• 25 出卖胖子再救一命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2本章字数:3023字

    “半仙?”沈括语调提高,脚下猛踩撒车。

    晃得我差点碰到头,扭头皱眉看他:“这么激动干什么?杀人得偿命啊!”

    “哎呀,我也不是故意的。”沈括挠头讨饶,着急的进入主题,“你是打听到了关于我爷爷的什么?快告诉我!”

    他这反映让我多少失落,看来他当真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沈叔叔让我守口如瓶,大月又忌讳沈括参与这些。

    我当下也就打了马虎眼,不打算让他知道:“能有什么事,就是听沈叔叔说了你家世交半仙,不知道就赶快开车,昨天在你家没睡好!”

    说着,就打了个哈欠,是真的困了。

    沈括瘪嘴,不知道嘀咕了什么这才又开起来。

    大月家门口。

    “你有完没完?”我不耐烦的等着沈括,“快20遍了!”

    沈括帅气的脸上染着红晕:“那你一定得帮我和月月说好话,我下半辈子的幸福就靠你了!”

    我翻了个白眼,转身开门走进去,临关门前摆了摆手。

    等听到门外驱车声,才露出笑容,沈括是真的喜欢大月,这丫头,终于能有个好归宿了。

    想着,听到肚子响才惊觉饿了,于是去厨房随便弄了点。

    等饭饱才能大月发了短信,说到家了。

    半晌,那货来了短信:“爱妃,等朕回家。”

    我苦笑不得,躺在床上准备午睡。

    只是睡着睡着,就被电话吵醒了,我迷迷糊糊挂掉。

    不一会又是一串震动。

    我蹭得一下坐起来,迷糊着眼,满脸不耐。

    在沈家没睡好,好不容易能补眠,这下起床气可压不下了:“谁啊!”

    “我!”是黄处,“被吵醒很不爽?”

    黄处?我顿时清醒了。

    想起那次半夜将黄处吵醒两次,当下没了脾气:“哪敢啊,嘿,找我什么事儿?”

    黄处冷笑:“跟张弛学的挺识相啊,潜入高家的事儿你办得怎么样了。”

    我恍然想起这个任务,头疼不已,高家,实在是我不愿意触碰的一个话题。

    当下为难的说过不了高力那一关。

    黄处听是因为高力的原因,清了清嗓子:“这倒是不成问题,高力去了缅甸,第九处确切查出是高家的一笔大生意出了问题,据说还是你未婚夫的杰作,你利用这个生意为解决口,加入高氏,就算高力不答应,威胁张敏肯定没问题。”

    我吃惊,高家的生意出了问题我知道,但当时也只是怀疑是不是顾擎做的,如今第九处查实,我心里说不出的情绪。

    这的确是个出任务的好时机,可利用这个生意,务必要联系顾擎。

    那天……

    “这事儿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黄处来了脾气,“明天,早晨八点高氏门口,等我给你找的帮手!”

    “我不去!”黄处话落,电话里传来一声歇斯底里。

    听起来倒是耳熟,还没反应过来,黄处就下了死命令,随后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嘟嘟声,我一阵苦笑,这才不得不认命的给张敏打了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我直奔主题:“上次我和你说去高氏的事情现在还做数吗?”

    “小暖,这个……”张敏语气为难,果不其然道出了实情,这事儿高力极力反对,并且警告过张敏禁止我进入高氏,所以她现在也很为难。

    我冷笑,为难只是因为利益不够。

    “缅甸的麻烦,我帮高氏解决。”我详细的摆出条件,“当初你用我爸妈的钱救了高氏,说到底高氏有我一份,如今我只是要求进入高氏工作。”

    电话那边一阵沉默,我继续摆筹码:“我刚从医院辞职,只是需要个过度的工作,不会长久。”

    “我答应。”张敏出声,却将贪婪的目的暴露无遗,“不过顾家那边。”

    “你放心,我会尽快摆平。”说完,主动挂了电话。

    我从未想过,与高家恩断义绝后,还有筹码可言,这还多亏了顾擎。

    正想要联系顾擎,电话突然响了,低头一看竟然是师父。

    我赶忙接了,忍不住揶揄:“徒弟掐指一算,师父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师父没好气:“贫道掐指一算,你和顾家掰了?”

    “额……”我尴尬,“您怎么知道的?”

    师父那边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数落。

    说是刚才给我算平安卦,才算出我和顾家脱节。

    “你和顾家长子的八字是天生地和,分开大克,合则大融,再说你俩……”

    “你还没好啊,我等不及了!”突然,电话那边传来女人的催促。

    只听师父话锋一转:“算了算了,总之你还是好好和顾家那位说说吧,挂了!”

    辣妹?

    还真有辣妹?

    我一时间如遭雷劈,半晌才缓过劲儿来。

    师父说话说一半,我也没明白,不过想起那天冲动之下说的话,其实心里是愧疚的。

    我当时只是怕纠缠不清,却没想顾擎要怎么和父母交代。

    想打电话,半天没拨出去,最终还是发了短信:“顾擎,我那天太急了,对不起。”

    不一会,顾擎回了信息:“没关系,你嫌弃我也正常。”

    又来了,我以手扶额:“我没有。”

    过了半个小时也不见顾擎回复。

    我当真着了急,怕他误会:“我真的没嫌弃你,而且你腿没问题,只是身体不好,肯定能人事的,所以我没嫌弃你。”

    刚发过去,没过半分钟就来了回信:“因为我能人事,就不嫌弃我了?”

    额……

    我只是怕他忌讳这点。

    可怎么到了他嘴里就变味了。

    还没想好怎么解释,顾擎又来了信息:“明天晚上我自己在家,你来,给你解释的机会。”

    我想了想,明天去高氏,下班过去应该来得及就回复了个好字。

    磨磨蹭蹭到了家也到了晚上了。

    大月给我做了好吃的,庆祝我在医院辞职,但又催着让我找工作。

    我一阵为难,在第九处的事不能曝光,但也得有借口堵住大月。

    左思右想,突然灵光一闪:“哦,我现在给胖子做协警。”

    “给张弛那个贱货做协警?”果不其然,大月暴躁了。

    我缩了缩脖子:胖子,对不住了!谁叫你缺德事做得太多,不缺我这一个报应。

    “不行啊,我告诉你不行!”大月严词拒绝,“妈个鸡,我现在就找他去,我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我吓得连忙拦住,大月打胖子,那可不是说说。

    “别激动,我不是卷入案子吗?做协警对清白有好处。”我挑眉,“毕竟自己人好办事啊,你可不能去捣乱。”

    大月将信将疑看了我半天,才褪了怒气,一副大方的样子:“得了,他那身肥肉就先留几天吧!”

    我嘿嘿一笑,千恩万谢。

    手心出了一层冷汗,挽救一条生命容易么!

    第二天一早,我站在高氏门口,等所谓的援助。

    远处,一个带着黑墨镜身量不高的胖子,右手将蓝格衬衫屌丝的背在肩上,左手转着钥匙,嘴里吹着口哨,那感觉就像一个灵活的胖流氓。

    他走到我面前,压低了眼镜,从上面跳出视线,吹了个响亮的口哨:“大妹砸?”

    “靠……”我一阵无语,看着小眼地流转,一副贱贱的样子,遮得再严实,我也知道是谁了。

    果不其然,我话音刚落,胖子就将墨镜摘了下来,嘿嘿一笑:“哥哥罩你!”

    “谢谢哥哥啊!”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怎么老是你,第九处没别人了吗?”

    “有啊,我就见过一个。”胖子耸了耸肩膀,拉着我往里面走,“第九处的神秘,得用看的,说不出来。”

    我撇嘴,无奈问他打算怎么进高氏,毕竟我进高氏是高姨点头的,可我没说还带一个人来。

    说着就回头看去,顿时愣住了。

    张胖子竟将格子衬衫穿的整整齐齐,黑墨镜挂在了领子出,就连手上不闲着的钥匙也挂在了裤腰上,腿直了,腰挺了,整个人也不得瑟了。

    从一流氓胖痞,一下子成了精英IT男。

    如果不是他脸上贱贱的笑,我都怀疑大变活人了!

    “怎么样?”见我吃惊,张胖子一脸得瑟,“这就是咱第九处的实力,哈哈哈!”

    说完扬长大笑而去,我跟在后面,越看越吃惊,胖子先是去了技术部,说高氏有网络有漏洞,技术部的人自然不服。

    然后就见胖子在电脑上噼里啪啦几下就找出了一个监视病毒,惊动了高氏上层,最后成功踢馆,留在了技术部。

    饶是我知道胖子IT技术了得,也不得不震惊。

    我一脸蒙圈:“胖子,凭你的实力,要想进入高氏调查什么很容易啊!黄处为什么还要让我来?”

    张胖子想笑又不敢笑,憋屈了半天才煞有其事的说:“首先,我能进入高氏却进入不了高层系统,这事儿得靠你,还有,咳咳,你便宜啊。”

    我……太便宜?

    胖子见我要急,连忙比划了个五:“我年薪一百万,参加一次特殊任务是五万。”

    我顿时觉得天雷滚滚,想起那天谈薪酬时胖子奇怪的表情,顿时明悟,有种要把黄处撕了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