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2 吼吼!直面虐三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2本章字数:2683字

    “表哥……呜呜,风暖她太过分了。”张月娇哭着躲到高力身后,一副被欺负了的模样。

    而高力则是一把将她护在身后,轻轻安抚,那紧张的神情骗不了人。‘’

    我都开始相信顾擎之前和林雅诗也好,还是在外面拈花惹草也好,都只是为了顾家了。

    可如果是这样,林雅诗死亡那天,高力脸色灰白的手握玫瑰花倒在地上场景怎么解释?明显在发生意外之前在求婚才对啊?

    “风暖,立马给月娇道歉!”高力一脸冷漠。

    看着他毫不遮掩的讨厌,我惊讶的发现心里除了鄙视,竟没了其他情绪。

    这还真是……喜感!

    “和小三道歉?”我摊手,摆弄着手上的戒指,“我还真没那么大度。”

    “小三?”

    “真的假的啊?”

    “不会吧,这小姑娘看起阿里挺单纯啊?”

    果不其然,人群炸了。

    “你胡说八道!”张月娇气的跺脚,“表哥一直爱的都是我,没有爱的才是第三者!”

    “月娇!”高力皱眉。

    我就差给她鼓掌了!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啧啧。”我可惜的看着高力,多精明的一个人,怎么会喜欢傻货?

    “对,你说的没错。”我看着高力紧皱的眉头,扭头一字一句说给张月娇听的,“所以我把未婚妻的名号让给你了,怎么还没定婚?是觉得太突然,不好对外界宣布吗?”

    陡然一转语气,漫不经心的移了视线:“嗯?高氏的高总?”

    嗡!

    人群里沸腾了。

    “高氏高总?”

    “玉石高家?”

    “玉石高家的未婚妻的确是不姓张!”

    “嘶,原来是真的啊!”

    “小三真不要脸。”

    “有一种女人啊,叫绿茶婊!”

    听着众人你一嘴我一嘴,我缓缓勾起玩味的嘴角,后知后觉的恼怒,这不是顾擎的专属表情么?

    “风暖!你要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高力脸色铁青,“我高力唯一的逆鳞就是月娇,希望你今天记住这一点!”

    说着就见高力大掌猛地扇过来,竟是和我动手!

    真他妈不是男人!我以前就是瞎了眼!

    我心里不断吐槽,高力的力道和速度可不是张月娇能比的,我几乎没有反抗之力。

    下意识躲避间,一下重心不稳就要倒地,迷糊中用手快速撑住,踉跄了几步,缓冲,扶到了一块巴掌大小,地上摆放的毛料上才停住。

    可下一秒:“嗡!”

    只觉得脑子一阵眩晕,只觉得从左手顺着手臂,一个画面清晰的传送到脑子里,好像……好像透过灰灰的石料,我看到了晶莹剔透的绿色!。

    “骇!”我浑身紧绷,拼命往侧面打了个滚,左手离开毛料,画面也消失了。

    低头看着自己的左手,整个人都呆滞了,什么情况?

    当下不甘心的,又拿右手去触碰,什么都没有,随后再换上左手,金纹红戒接触的地方,那副穿透的画面再次清晰。

    “嘶!”我倒吸一口凉气,这戒指……竟然能透视毛料!

    “表哥,算了。”张月娇啜泣的劝阻传到耳朵里。

    “月娇,你就是太善良了。”高力声音严肃,“风暖,你打月娇的那一巴掌,我可以不打回去,但是你必须道歉!”

    我缓过神来,压下心中戒指再一次给我的惊讶,拍了拍身上的土起身。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这两个不要脸的。

    “道歉?”我抿嘴点头,“做梦,要不你打110报警抓我?”

    “噗!”周围不知道是谁,忍不住笑出声。

    紧接着大伙哄笑,女人的嘴,黄蜂的尾,都不是饶人的。

    “你!”高力还想说什么,手却被张月娇拉住了。

    “表哥,月娇能自己解决。”张月娇擦干了眼泪,“风暖,你敢不敢和我赌石,如果你赢了,我免费把五万买的翡翠送给你!,如果你输了,你道歉。”

    “你确定?”省五万我当然愿意,不过……姑娘我刚发现自己能透视,你这不是找虐吗?

    “当然确定,到时候你愿赌服输就好。”张月娇信心满满。

    高力见张月娇说赌石,脸色也稍微好了些,由此窥见,张月娇在赌石上还是有本事的。

    不过……再有本事能和透视比吗?

    我耸了耸肩膀:“如你所愿!”

    老板一听来了生意,苦笑着起身开始介绍,说地上的毛料都是五百一块。

    张月娇开始挑,拿着地上放的手电筒等工具仔细打探,一看就是行家。

    再看我,双手胡乱的摸……

    不一会,周围的人也越聚越多。

    一开始只是看,半晌之后都在议论:

    “这小姑娘是新手吧?”

    “我看是,都不用装备,往这砸钱来了。”

    我鄙视着自动屏蔽,一群山炮,懂什么!

    不过,我确实遇到了麻烦,看着从戒指传来的透视画面。

    嗯……我在纠结哪一块值钱。

    这家摊位地上的毛料虽然多,但这里面能切出来东西的也就三块,一个是刚才见到的绿玉,还有一块是绿玉里掺杂了金丝,另外一块是红色的,我虽然能透视石料,但对翡翠和玉的价值却一窍不通。

    “小姑娘,你这样站着挑可是不行的。”突然一双带着金色腕表的大手拍了我一下,扭头一看竟是位身量不高,略微发福的老者,一头短发,单眼皮,宽鼻,厚唇,看起来精神矍铄,超不过六十岁。

    见我看他,笑着收回手,随后蹲下指着跟前最近的一块毛料:“这毛料呢,得看松花和莽带走向,说白了就是石头上的纹路,比如说这块表面看着就不错,是蒙麻石料,也称乌砂,黑中带灰,水底差点,夹白雾,绿色偏蓝,但切开很有可能是靠皮脆,要是贴着石头薄薄的一层就切垮了,不过这块也便宜才五百,有可赌性,你要不要试试?”

    “好,我试试。”我笑着将这块毛料抱起来,心里略感惊讶,这块毛料里的确有绿,正是那块绿玉加金丝的,我是因为戒指看到了,而这个老者看来有些本事。

    “老蒋……”老板拉长声音喊着老者的名字,看样子是埋怨他帮我,不过又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我,才将毛料递给解石的人,毕竟他刚才还说送我一块。

    同一时间周围等着解石看热闹的人一片唏嘘,七嘴八舌的议论着老蒋,细听下来才知道这位老蒋名气不小。

    从三十岁混迹这片毛料市场没输过,但悲剧的是,久而久之,毛料市场没有店家愿意卖毛料给他。

    为什么?

    嘿,逢赌必赢,卖家必赔,换你你卖?

    但他也不恼,照样有空就来溜达,指点指点新人,总之我今天算是幸运。

    周围悉悉索索杂声不断,老蒋也不理会。

    “你这是作弊!”高力声音发冷,“重新选。”

    “表哥,算了。”张月娇起身,俨然是选好了,将一块圆形毛料送到解石员手上。

    我耸了耸肩膀,将老蒋选得托在手里,又随手拿了一块:“老板,这两块我都要了,老先生的这块我自己留着,另一块比赛。”

    老蒋看着我笑了笑,似乎很欣赏,相对于高力的息怒,张月娇满眼嫌弃的表情就越发明显了。

    仿佛再说,你输定了!

    解石员接过三块毛料放好,先抄起了老蒋选的。

    这是众望所归,但一刀下去,竟是白花花的石头,众人唏嘘。

    可再一刀下去,竟是透出一抹绿意,众人惊呼:“卧槽,太神了,第二刀就出绿,赌神,我膜拜你!”

    老板的眼都瞪大了,屏息凝神的看着,解石员开始换小机器解,绿玉也慢慢露出原貌,竟是有小孩拳头大小,绿玉中金丝洋溢而出:“金丝豆种!”

    我能听出老板要哭的声音,笑了笑走上去感谢老蒋:“谢谢您,五百块钱买的,看起来我赚了。”

    “谢什么,看你顺眼,交个朋友。”老蒋笑起来有些憨厚,很讨人喜欢,“不过你的确赌赢了,五百块钱买的,这大小,最少能卖十万。”

    我倒吸一口凉气,卧槽,这是什么赚钱的买卖,这么暴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