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4 下定决心,查顾家吧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3本章字数:3099字

    “不行,我要报警!”老板一脸后怕,操着电话就往外拨,可刚拨出去就立马挂断了。

    突的额头冷汗直冒,吓坏了:“不行不行,顾家有钱有势的,我光凭那个骗子的话就把顾家拖进去,到时候顾家找到我,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听着老板擦着冷汗絮絮叨叨,我顿时黑线,这胆子……

    本来还抱着侥幸心里,但如今这个案子唯一的线索就透露到了顾家身上。

    虽然很有可能是对方故意拖顾家入局,但清者自清,我是带着任务的,这个案子对我事关重要。

    顾家……也该查查了。

    我下定了决心,挑眉循循善诱:“惹了顾家你只会事后遭殃,不惹顾家一辈子倒霉,警察相信的是证据,你有确凿证据证明自己清白?”

    老板眉头皱着,情绪不稳,但明显动摇了。

    我嘿嘿一笑:“再说了,也许和顾家没关系呢?供货商卖东西给顾家也给你,也许你们都是一样的受害者。”

    “怎么可能,不会的,顾家不一样,顾家自己有货源为什么要接受他的货源,蒙麻毛料又不是顶级的,现在想想……”老板声音发抖,半晌突然语气坚定的抬头,“我会找警察的。”

    赌石界的毛料是分等级的,以前听张敏普及过,有很多毛料坑,大家称之为场。

    比如乌鲁木齐场,比如缅甸场,但每个地方又分大场和小场,这不仅和出毛料的数量有关,也和质量有关。

    而蒙麻毛料算是质量中间层次的,对于玉石界大亨来讲,比如顾家,是绝对看不上眼的。

    但对于这家店的老板,却是可遇不可求的货源。

    听到老板来了这么一句,我紧皱眉头,还真是奇怪了。

    交代完没多久,顾擎就来了电话,说是在毛料市场外面,顺便接我回家。

    “谢谢你,等我哈。”我有些心虚,满口的好语气。

    以至于等上了车,顾擎一脸不明的看着我。

    “额……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我摸着脸。

    顾擎修长的手抬起,就要碰到我的脸,我猛地往后一躲,满眼警惕。

    可就在这时,他突然收了手,嘴角微扬,玩味的笑了:“没什么,我只是好奇你做错了什么。”

    “我能做错什么?”我佯装镇定,“我什么都没做错!”

    顾擎笑着,明显心情不错,还想说什么,突然电话响了:“王妈?”

    不过一分钟的时间,只见他整个脸色都变得难看,等挂了电话吩咐司机:“加快速度,家里出事了。”

    “是!”司机不敢多说话,车速可是费了起来。

    “别担心了,会过去的。”我安抚着,却明白估计是那个老板报警了。

    虽然愧疚,但顾家牵扯甚多,不得不查了。

    ‘顾擎,我也希望顾家没事。’我心里默念。

    车子一路开,顾擎沉着脸不再开口。

    等到了顾家别墅门口才发现警察果然来了,不多,只有一辆警车。

    我佯装讶异,跟着进了屋子。

    只见一脸焦急的王妈正在招待警察,都是我不认识的,估计是黄处想先让警察探探,又或许这事儿黄处还不知道。

    这两个警察,一个年轻的二十岁出头,英气十足,另外一个五十多岁,老练沉稳。

    老警察看到顾擎倒是热情,笑声迎人:“顾先生,好久不见?”

    “崔警官,又见面了。”顾擎语气生硬,扭头看我,“先上楼。”

    “这位是新少奶奶吧?”说话的是年轻警官,站起来一米八几的个头目光锐利的看向我,语气竟带着嘲笑,“顾大少爷果然是薄情,前妻似乎没走多久吧?这位……呵!恐怕不便上楼,我有问题问她。”

    “好冲的口气!”顾擎操着轮椅,挪到沙发旁边,自顾自的倒了杯茶,脸上却冷得让人心颤。

    好强大的气势!

    老警察笑呵呵打圆场,训斥年轻警察:“你也是不懂事,在别人家里还那么放肆,哈哈,顾少爷,咱都是老朋友了,也不用客套,让这位姑娘坐下聊聊天也没什么,配合一下我们工作嘛。”

    我听着这位老警察言笑晏晏的把话的意思表达明白,只觉得圆滑厉害,在警局我只认识张胖子,还是个第九处的伪警察。

    有时间倒是想结交一下这位崔警官。

    我看了眼顾擎,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自然配合。”

    顾擎歉疚的看着我,明显怒了:“崔警官,说吧,匆匆把我叫回来要盘问什么?”

    “说盘问就生分了。”崔警官笑说,却给年轻的使了个眼色。

    我默默看着,只见那新警察拿出档案袋:“我和顾少爷是第一次见面,不对的地方请多包含。”

    他道着歉语气桀骜,哪里都听不出真诚,接下来的话更是讽刺入骨:“刚刚我们接到报警,说有一个供货商曾经向玉石界龙头的顾家供货,你们收了。”

    “有什么问题吗?”顾擎并不否认,“前些日子遇见了骗子,说有蒙麻坑的料,我顾家虽然和几大场有合作,却追求利润,他给的价格低,所以进了一批看看成色,损失不小,怎么你是来过问顾家生意的,犯法?”

    我听着,也在判断顾擎是否说谎。

    毕竟王妈新安置了一批货入库,如果是那一批,此时应该好好在库房才对。

    当然,也许是之前被处理的批次。

    “啧啧,顾大少爷真是聪慧果然,我还没问问题,您就自顾自的说上了。”年轻警察眉眼微挑,嘴角上扬似乎对顾擎的表现很满意。

    顾擎不动声色,手指轻轻点击着轮椅把手,眼神淡淡的。

    我诧异,顾擎虽然之前都病着,可如今表现出来的状态,倒像是上流社会的天天经受商战,不容易被心理战露出马脚的人。

    “顾家的生意绝对没有犯法,但这个线索涉及到了盗窃案和抛尸案,我们自然要好好查,只是,顾大少爷,您还真是让人吃惊!”年轻警察将档案嘭的一下拍在桌子上。

    猛然,声音不由自主上扬爆发力十足:“案件一和沈家靠拢,线索分分钟查出来,根据顾家亲近的朋友回答,抛尸案的死者竟然是您第二任妻子,死亡时间近一年,也就是说……”

    年轻警察微微一笑,靠近顾擎:“也就是说您在第二任妻子死了一年后,不仅娶了第三任,还要娶第四任?”

    “这和警局没有关系?”顾擎够起嘴角,冷笑,“而且,死了一年的尸体还能被认出来?”

    说着,顾擎眼神阴翳看向老警察:“崔警官,你们不是来搞笑的吧?”

    “那个……”崔警官没想到顾擎反问,一时间竟被噎住。

    我听着却不禁喝彩,啧啧,锋利之极,一针见血!

    这就是普通警察比起第九处的短板,因为他们压根不会往不科学事件上靠。

    理论上,死去一年的尸体早就腐化了,但按照胖子描述的完整程度,即使判断不出死亡时间,也绝对是死了没多久。

    第九处可以怀疑的事情,警察根本不会怀疑。

    这俩警察,从一开始败了。

    “崔警官,我怀疑你有意扰民。”顾擎露出招牌玩味的表情,“有什么事情和我的律师谈吧!”

    “别别,咱们是老朋友了嘛,有话好好说。”崔警官笑着站起来,打着圆场,“他是新人,我回去好好教育。”

    说着看向新警察:”还不走?”

    “上楼。”顾擎气势不减告诉我上楼。

    有示意了王妈,王妈也气急了,立马上前推着轮椅,这架势是要将警察晾在客厅。

    我没有立马跟上去,因为年轻的警察一直看着我。

    我觉得有趣:“该我了?”

    “我以为你会上楼,你是我见过受审最淡定的。”年轻警官坐下也不着急,“风暖?想要嫁入豪门?”

    “你有意见?”我留下可不是受气的,抱着手依靠在沙发上,“我只是想看看你能问出什么。”

    这是实话,对于这个案子,我想知道全面。

    他嗤笑:“伶牙俐齿!你见过顾擎的前三任妻子吗?”

    “鬼魂算吗?”我认真思考,看他骤起眉头,才无趣的改口,“没有看到过。”

    年轻警察皱起眉头:“姑娘我看你只有二十出头吧?我调查过你的身世,你父母很早就死了,而你在和顾擎认识之后,也和养母家闹得不好,我觉得肯定有故事,能说说具体情况吗?”

    我听着不由得气笑了,气到极致,我淡定了:“警察同志,您叫什么,多大了,结婚了吗,有女朋友吗?”

    “我叫周青,27岁。”周青回答,俊眉微不可循的皱了一下,“至于我有没有结婚,有没有女朋友,这好像是我的私人问题吧。”

    “很好。”我笑着站起来,带着公式化的微笑,“那我是不是有故事,干比屁事!”

    说完,扭头就上楼,丝毫不顾周青的震惊,只是刚回到屋子吐槽新警察不会问询,就看到床边一抹白色身影。

    抬眼一看,竟是消失了的女鬼!

    她全身上下都在滴水,白衣褶皱,浑身发抖的看着我,分不清脸上是血水,还是血泪。

    “怎么才两天就这么狼狈?”靠,她要是总这么突然出现,我真不知道哪天心脏承受不住就嗝屁归西了。

    女鬼摇头,眼露迷茫。

    竟是什么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