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7 这年头流行绿茶婊?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3本章字数:3305字

    中午,王妈送饭上楼,说是顾父还在休息,让我单独吃。

    可等吃完饭没等到顾擎,不却等到了胖子的电话:“那边有什么蹊跷?我听周青和崔警官描述的嘀嘀咕咕的,不过那个周青现在怀疑你在耍他们。”

    “还不都是因为你。”我翻了个白眼,还是老老实实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字不漏的告诉了胖子。

    话落,电话那端竟然出现了黄处的声音。

    “拿来,我说。”电话易主,“风暖,你做的很好。”

    “谢谢黄处夸奖。”我腿不酸,心不虚。

    黄处恩了声:“嗯,还有,顾家周围有监控,我会让张弛调查一下九点到九点半,这个时间段有谁去了顾家。”

    “为什么又是我,我不去!”胖子哀嚎。

    然后黄处什么脾气?当然是忽略他的反抗。

    压根没搭理他的话茬,继续说道:“另外,有两个消息,坏消息是刑侦队那边可能不会再轻易相信你的话,好消息是今天顾家发生的事情彻底激怒了崔宏。”

    我纳闷,激怒崔宏算毛线的好消息?

    紧接着黄处道出了重点:“据说崔宏以前和顾家有些渊源,尤其是和你未婚夫的爸爸,总之这次他绝对杠上了,这颗棋子用好了对我们有力,用不好,第九处就有可能暴露,总之你们小心行动。”

    我点头称号:“没问题,还有其他吩咐没有?”

    “你再去一趟毛料市场,那个小老板联系不上了,你去打听一下。”黄处明显有愁绪。

    “我不去!”胖子怕他,我可不怕他,再说之前的错事胖子都替我顶了,更是无所忌惮。

    黄处一顿:“你说什么?”

    我不满:“老头儿,我是不是给你好脸色太久了?别以为我进入第九处就卖给你了,张胖子的工资比我高多少?额外奖金又多多少?”

    黄处恍然大笑:“你这丫头,惦记这事儿呢!得了,以后你和张弛工资一样,奖金一样行了吗?”

    “这还差不多!”我眼冒人民币。

    胖子不乐意了:“凭什么啊!不公平,我要求涨工资!”

    “闭嘴!”黄处一喝。

    胖子:“……”

    我完满了。

    挂了电话,我收拾东西,带足了现金,才打算出门,想着大不了走下山打车。

    谁知道刚下楼正好碰到司机小黑推着顾擎进屋子。

    顾擎穿着休闲黑裤子,卡其色上衣,头发有型,不知道和小黑说着什么,侧颜邪魅,随后看向我,黑眸微闪:“出去?”

    我心漏跳了半拍,下意识掐自己,风暖啊风暖,真没出息,怎么能在男色面前发呆呢?

    “对,我去趟毛料市场。”我佯装镇定,但不可否认,最近顾擎脸色一天比一天好,魅力也是激增。

    “毛料市场?”推着顾擎的小黑一听乐了,“少奶奶不会是迷上了赌石吧?怎么三天两头往毛料市场跑?”

    我心惊,立刻看向顾擎,他黑眸注视着我倒是没因为小黑的话没多想什么而变化。

    我连忙打哈哈:“那天去认识了个叫老蒋的高手,叫了个朋友,也接受了他的指点,所以有点着迷,想再去试试。”

    “老蒋?”顾擎看着我发笑,“你说的不会是毛料市场的赌神蒋魏吧?”

    小黑也挠了挠头:“那可是个厉害任务。”

    “虽然不知道名字,但应该就是那个老先生吧。”见糊弄过去,我长舒一口气。

    谁知道,顾擎竟然控制着轮椅到了我跟前:“小黑去通知一下王妈,然后开车。”

    “是,少爷。”小黑颠颠跑去王妈的休息室通知,随后又颠颠的跑了出来直奔门外,看样子市区开车了。

    我笑着往外走:“谢谢你啊,把我送到,就让小黑回来。”

    我刚要错过顾擎身边,就见顾擎伸手一揽,紧接着我整个人倾斜,被迫坐在了他身上。

    “你干什么?”我挣扎起身,脸带恼怒,“顾擎你别得寸进尺!”

    顾擎一脸无辜:“我只是想拦着你,推我出去,爸爸让我回家陪你,哪有我回来,你走了的道理?”

    “额……”这话说的还真是在理。

    可是我带着顾擎怎么查案?

    左思右量,咬牙将顾擎推了出去,不管了,反正不能引起顾擎怀疑最好,至于案子可以悄悄查。

    一路上,可能是熟悉了,在顾擎和我说话的时候,小黑时不时的插句话,到了后来就光听他叽叽喳喳了。

    “少奶奶,您有漂亮的朋友吗?”

    “少奶奶,你看那儿好看吗?”

    “少爷,您累不累?”

    “少奶奶,您是不知道我们少爷小时候多顽皮。”小黑越说越嗨。

    以至于根本没看到顾擎脸上不挂:“闭嘴!”

    “诶?少爷,害羞什么。”小黑完全不拿顾擎的怒火当回事。

    我讶异:“顾擎不是身子不好吗?小时候没事?”

    “小时候大夫只说少爷脑力发育慢,可是后来脑力好了,身子又不好了。”小黑单手挠头,“其实这些我也是在少爷病危的那段时间,听王妈说的。”

    智力发育缓慢?我看了看顾擎,却见整理了一下袖口,看像我,似乎再问不可以吗?

    我心里飞了一万个白眼了,这家伙小时候智力发育不好?

    天呐,所以后期发育超神了吗?

    “没什么。”我自动闭嘴,然后把耳朵给小黑,让他继续说,时不时的应付几句。

    看着顾擎习以为常的样子,突然想献上无限同情。

    小黑简直比唐僧还唐僧!

    到了毛料市场,小黑将轮椅抬下车,就被顾擎留在了车上。

    我对这个决定,表示衷心的赞同。

    以至于进了嘈杂的毛料市场,我竟然感叹:啊!这个世界清静了……

    顾擎自己控制着轮椅走在我身侧,眼看着已经到了第一家小店跟前,但不仅门店紧闭着,就连外面的摊位也没了。

    我心里暗叫不好,但顾擎跟在身边,又不敢太明显,就想着找附近老板偷偷问一问。

    于是随意溜达着,准备伺机而动。

    “不打算买吗?”顾擎看我一直溜达,经过一家店铺时,问我。

    我下意识蹲下,抬头淡淡的:“正要看呢。”

    说着手就随意在这家店外面的摊位上摸索,想着他走了我好问话:“你自己也看看,我不需要陪的。”

    顾擎挑眉,看着我坚持的表情有些落寞:“你就这么嫌弃我?”

    “没有没有!”又是这幅表情!

    自从顾擎身体好些之后,我以为他永远不会在出现这幅落寞的画面了。

    可如今看到,竟是心疼,我诧异自己的变化,不敢去细想。

    “小暖,我给你考虑的时间,正好去家里的店铺看看。”顾擎摆手,“我觉得我们适合在一起,希望你今天给我答复。”

    说完,控制着轮椅向毛料市场深处而去。

    我看着他的背影,竟有些失落,不知道是因为他的落寞,还是因为那句只是‘合适’。

    “风暖,你喜欢他吗?”我扪心自问。

    不可能!

    我摇头,先不说此时也许是被顾擎的情绪影响了,就说真的喜欢,那又怎么样?

    首先,我和顾擎之间隔着男鬼。

    其次,顾家现在身陷囹圄,而这个案子还有有关我的生死。

    想着,手下也胡乱的摸了起来,突然一抹亮丽的夕阳色映入眼帘。

    嘶!好漂亮!

    我顺利的被吸引了注意力。

    这毛料外形是铁色的,看起来锈迹斑斑,是有棱角的椭圆,水桶那么大。

    我佯装随意查看,但却让金玉戒指靠的更近了,瞬间,脑海里映出的画面更加清晰。

    “天呐。”我咋舌,这里面的东西有多好我到是不知道,但真是漂亮。

    内质圆润,好像磨好的一般,紧贴在一侧正好被我看了个正着,有两个婴儿拳头大小,比起整个体积所占比例仅有十分之一大小,红色黄色揉杂在一起,漂亮的好似夕阳,浑然天成。

    “姑娘,买毛料吗?”远处传来声吆喝,抬头见到一四十岁左右女人,穿着红色连衣裙,前凸后翘,风韵尤存,一双弯月眼看过来好似在笑。

    “要……”

    “我要了!”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娇喝打断了我。

    靠,两次了,是我太衰还是不懂规矩的人太多?

    我皱着眉头,扭头回身,女人二十岁出头,五官模糊,肤色却细白,嘲讽的看了我一眼,掏出一张卡递给老板娘:“刷卡吧,帮我解石。”

    “这……”老板娘有些尴尬,月眼弯着,“这位姑娘已经要了。”

    “明明是我先说的。”女人不甘示弱,“还做不做生意?”

    我撇嘴,一下子来了火,本想着买下这毛料顺便可以问问那老板的事情,却没想到遇到无赖,凡事先来后到,不是我的我不强求,但欺负到我头上。

    呵!

    我心里冷笑,面上却波澜不惊,抱着手站起来:“这毛料我要了,老板娘,帮我解一下。”

    老板娘也是明事理的人,连声说是吆喝着解石的师父来抱毛料。

    那姑娘哪里干,伸手就去拦,我挡住她去路,嘴角微挑:“你耳朵有毛病吗,我来的时候你没来,我说要的之后你才说的,不好意思,也许让你误会了,我天生说话言简意赅,买就说要,不买就说不要,懂?”

    “你!”那姑娘穿着热裤白色上衣,脚踩帆布鞋,虽然简单,却能看出牌子昂贵,话里也带着骄横,被我说的急了,伸手就打。

    我气笑了,最近当真是流年不利,阿猫阿狗都要叫嚣着打我,心里的火气蹭蹭往上涨。

    立时扬起手狠狠挡住,用力扇了下去,看她脸上瞬间红肿,我不由得笑了。

    她明显惊了,捂着脸看我,嘴唇青紫,五指间遮掩不住的红肿:“你打我?”

    “已经打了,感受不到吗?”我觉得好笑,这一看就是被家里惯坏了的大小姐,出来没带能说的嘴,脾气又大的不得了。

    “你给我等着!”只见她眼中氤氲,跺脚边跑边回头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