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8 男鬼是他吗?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3本章字数:3447字

    我觉得可笑,不禁摇头。

    老板娘见状缓步走过来,月牙眼睛带着担忧,回头看着让解石员尽快给我解石:“姑娘放心,咱这速度快点,省的一会那娇小姐去而复返找你麻烦。”

    乍一听,我十分诧异,别管那女人有没有势力,会不会回来,对于老板娘来说都是一场麻烦。

    我和她是单纯的陌生人,换做其他店家肯定抓着让我彻底解决了再走的,可这老板娘也是心眼好到缺心眼的地步,竟只想着让我逃脱麻烦。

    “慢慢解就好。”从她开口替我说话开始我就觉得这人好,如今再开口,对她的印象到达了顶峰,于是忍不住安慰。

    老板娘咋舌:“有麻烦还不躲?倒是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的姑娘,长的柔弱漂亮,爆发力惊人,那么刁钻的女人,竟是被你打跑了,啧啧!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说着就见她月眼含笑,带着我就往解石的地方走:“那咱俩就一起等麻烦。”

    我也笑了,这世界茫茫大,这么遇到对脾气的也算是奇遇,到了跟前一看才惊觉这解石的机器比别家的要大。

    “哎呦,竟然是石头!”老板娘盯着解石处,看到一块白花花的石头被切掉,连叫可惜,身子贴在我身侧安慰,“还有机会!别慌!”

    只是这老板娘也是逗趣,一边安慰我,一边继续抱怨:“这块毛料透明度好坏不一,水底好坏分布不均,看来老蒋也有失手的时候,这是灰卡场出的毛料,个体大小悬殊,不易出绿,老蒋偏偏说看好,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有糊弄我!我还指望着这批货开店呢,合伙人没找着,我这边别再赔了!”

    就听她说起老蒋,陡然来了精神:“你认识老蒋?”

    老板娘点头说是:“我和你头脾气,就和你说了吧,老蒋啊,是我哥哥,真的,一母同胞,我叫蒋红花!你呢?”

    我蒙了,蒋……红花?立时忍俊不禁,却愣是不敢笑:“风……风暖。”

    “想笑就笑呗。”她满不在乎,“我到到现在都还在怀疑,我是不是亲生的!”

    “咳。”我干咳几声,还是不敢笑,硬是憋了回去,“长的还是挺像的,肯定是亲生的。”

    “你这丫头!是安慰我还是打趣我……”她月眼弯着,说老蒋在毛料市场叱咤风云,但没有几人知道老蒋和她真正的关系。

    说到这扭头问我是否也认识老蒋。

    我顺坡下描述起那天的情景,她直说这是缘分,让我以后改口叫她红姐。

    我笑着答应,才说到正事:“红姐,其实我今天来是找人的,话说,那老板不做了?”

    我指了指斜对面紧闭的店门。

    红姐虽然诧异,但没问原因就给我讲了缘由。

    那老板人称老苍,昨天来了几个人,踢了摊子砸了店把人抓走了。

    “我看着像流氓。”娟娘说老苍是凶多吉少,“那几个人不像是普通流氓,穿的人模狗样的,不怕流氓横,就怕流氓有文化,估计是得罪了某个势力。”

    我哂然,不会是顾擎动的手脚吧?

    但想了想又极力否认,那天王妈和顾擎的对话我是听到的。

    顾擎只让王妈打听事情,并没有打击报复的意思。

    可一时间又想不到是谁,不由得担忧。

    就在这时,突然听得一声大呼:“我的妈呀,血色夕阳,赌涨了!大涨啊!”

    我闻声看去,在一堆灰皮之中红黄相见的翡翠夺目亮相,虽然只露出了一少半,等到再全部解除来,红姐也是倒吸一口凉气,大笑着说我发财了。

    “我不太懂。”虽然不懂,但就属我笑的最开心,眼睛眯着看翡翠,一是喜欢,二是听这意思,值钱!

    不过论如何断定价值,我还是圈外人。

    红姐也不藏着掖着,说这是灰卡料,虽然也是好场出来的毛料,但还不如蒙麻料值钱,虽然也出绿,但吸引不到有钱的赌石大佬。

    红姐嘟囔:“这块毛料体积算是大的,我这次是因为想开个店,所以才让我哥去帮我上货的,毕竟他赌王的名号不是白来的。”

    原来红姐的要求是,上货必须便宜。

    甚至是别人不要的料,一百买下她卖一千,一千买下她卖两千,可谁知老蒋拿来的都是歪瓜裂枣,几天下来红姐心灰意冷,十赌才出三。

    但念在这也算是高效率就没找老蒋的麻烦,可因为当初红姐打着招牌是老蒋货源的旗号,以至于那些慕名而来的赌石者也是失望。

    “这块毛料买的时候最便宜,废料,就花了一百,还是因为体积大。”红姐说着。

    我一阵无语,谁那么有眼无珠说它是废料。

    我真是……

    该谢谢他!

    “那现在该值多少钱?”我问。

    “最少十五万。”这话不是红姐说的,而是身后传来的男声。

    回头一看竟是顾擎,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看来你运气不错。”

    “你回来了。”我将夕阳翡翠捧在手里,“那我卖给你?”

    “别呀!”红姐连忙阻拦,问道,“这是谁啊!”

    顾擎推着轮椅上前,礼貌颔首:“她未婚夫。”

    “不错哦!”红姐笑意不减,似乎对彬彬有礼的顾擎很是看好。

    我心里不满,看人怎么只能看表面呢?

    娟娘笑我害羞什么,没等我解释,就指了指夕阳翡翠:“如果这是你未婚夫呢,就更不要卖给人家了,这东西都是坑别人的,这块是冰种的,在翡翠中是血色夕阳,这大小,圆润程度,浑然天成,小暖,你要是信我,我拿去拍卖,绝对超过15万。”

    “当然相信你!”对于红姐的好意,我自然不能驳,再说还比顾擎给的价格高。

    “那就多谢红姐了。”顾擎笑了笑,看向我,“天色不早了,回家吗?”

    “回家回家!小暖赶快回家吧!”红姐催促着互留了电话,颇有让我赶快回家陪未婚夫的意味。

    我哭笑不得,但只能推着顾擎往毛料市场门口走。

    心里不忿:“有没有人说过你很腹黑?”

    顾擎双手合十:“你是第一个。”

    我该感到荣幸么:“迟早要分手的,下次不要再介绍你是我的未婚夫!”

    “好!”听着顾擎这么痛快答应,我还纳闷。

    谁知顾擎又说:“介绍丈夫还是先生老公?”

    本来快到门口了,此时一听立马将轮椅停住,绕到前方抱手怒视:“顾擎!”

    “答案想得怎么样?”顾擎黑眸微闪,打断我了我的话,缓缓站了起来,除了脸色还有些不健康的白,根本和常人无异,“告诉我答案!”

    面对顾擎的攻势,我彻底慌了。

    “我……我……”卧槽,怎么不按常理出牌,“之前我们不是说好了?”

    我叹了口气:“顾擎,你看你越来越好,身边的姑娘也会越来越多,选择有的是,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让我嫁给你,但是如果只是因为合适,没有任何一个女孩会愿意的。”

    “如果不只是因为合适呢?”顾擎定定的看着我,向前一步,眼看着唇就要压下来。

    我陡然快速退了几步,警惕的看着他:“那也不可能!”

    “为什么?”突然的,顾擎眼神仿佛穿越了亘古的伤,无药可医。

    我看着这样的眼睛,虽然不明,却止不住心颤:“很简单,我不爱你。”

    “你不爱我?”顾擎看着我,像是有意重复。

    如果不是明白我们之间仅见过几面,我都要怀疑他爱了我多少年,却被我抛弃了。

    “不爱。”我攥紧拳头,压制住心里一丝异动,斩钉截铁。

    下一刻,顾擎嘴角弯起苦笑,抬眼看我时竟是满眼的自嘲,随后坐回轮椅,控制着朝门口走去,声音却别有意味的传回原地:“好,那我赌你三个月内会爱惨我。”

    我听着他自信的赌注,不敢想太多,三个月吗?

    压抑着躁动,跟着回到了车上,心里却决心一定想方设法,提前结束三个月的同居。

    车上。

    寂寞已久的小黑简直是久旱逢甘霖:“少奶奶怎么两手空空?赌垮了?”

    我故意逗他:“赌垮了。”

    于是乎我在小黑的一路安慰下回到了顾家。

    临近门,小黑还在车上喊:“少奶奶,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这次输了,下次再赢。”

    弄得我一脸黑线……

    这傻孩子!

    以至于到了客厅,竟一时没反应过来。

    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个矮胖,应该是王妈,而坐着的是万辉。

    万辉见我和顾擎进来,几乎是冲过来,劈头盖脸质问:“你怎么能带着顾擎出去?他早晨那么虚弱!”

    我讨厌万辉已经能用恨得牙痒痒来形容了,当下只觉得他找茬:“早晨虚弱?怎么可能,他现在脸色比前几天还好。”

    万辉满是不耐烦,句句带刺:“你看看你有个当女朋友的样子吗?我早晨和顾擎一起去了公司,我能说谎?”

    说着王妈也是责怪,不过却是看着顾擎:“少爷,下次身体不舒服,要去医院。”

    “王妈我没事,万辉你过线了。”顾擎不怒而威,“小暖,你先上楼。”

    “好!”我当下也不好发作,就上了楼,但却没有进房间,而是在楼梯边缘蹲下,透过镂空监视偷听楼下状况。

    “以后谁都不许在风暖面前提我的身体状况。”顾擎淡淡的。

    王妈担忧:“开始您这身体怎么总是早上不好,也没有规律可循。”

    “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不碍事的。”顾擎对王妈语气柔和了些,下一句却变得冷淡,“你来干什么?”

    “是公司的问题,我想和叔叔说的,但叔叔说让我以后都和你说。”万辉解释着,声音带着恭敬,却不虔诚。

    接下来就是一堆絮絮叨叨的公司情况,然后我的注意力却始终在顾擎身上。

    在万辉面前,显示出无法形容的上位者气质,更像是王者。

    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只是盯着盯着我却猛然怔住,手心发潮。

    此时,顾擎的背影和男鬼的背影,渐渐重合在一起,竟是像了七八分!

    等我回了卧室,早已冷汗涔涔了。

    过了好久,才说服了自己,兴许是想多了。

    毕竟这个世界脸长得像也很,更别提背影。

    况且顾擎可是从小到大都能查到底细的,而那个男鬼却是最近才出现的。

    这么想着,倒也说通释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