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0 顾擎的娃娃亲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3本章字数:3023字

    店员看向我:“我们这店的确是顾家的,只是老板……我不方便透露。”

    他这话说的巧妙,我也不好难为他,满脑子都是巨石裹尸。

    “小姐?”店员见我晃神,挥了挥手指向门边的几块,“那几块也是新货,成色不错,您要不要看看?”

    “这也是刚运来的?”我和顾擎是同一辆车,那车能装毛料的恐怕只有后备箱。

    如果单纯一块巨石,顾擎还有肯能瞒天过海,但眼前这么多新货……

    “是啊,都是一起的。”店员微笑,“您要吗?”

    我摆手说不要,觉得奇怪,毕竟如果不是顾擎,那就是顾父?

    可王妈明明说顾父去接朋友了,明显有不在场时间。

    临走时,我示意柳微跟着我出来,她却摇了摇头,明显对面外青天白日有所忌惮,我见状也只能作罢。

    回到毛料市场门口的时候,顾擎果然已经在车上等我了。

    他不见了来时的严肃,眼神温和了些:“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哦!我去顾家店铺找你了,可能是走差了。”我解释着上车,小黑脚踩油门往顾家开。

    “你……”我狠了狠心,“刚才店员说老板进了一批货,是你吗?”

    问完,仔细观察着顾擎,见他漫不经心的说:“爸爸让进货的,因为他要去接朋友。”

    “叔叔吗?”顾擎的神色和状态极为自然,不像说谎的。

    可是顾父要说顾父透了柳微的尸体藏在石头里,又让自己的儿子看货。

    一旦被警方发现,那顾擎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这是什么心态?

    关于巨石为什么不卖,我没敢问,怕顾擎怀疑我。

    “风暖?”顾擎轻轻喊我的名字。

    “啊?”我回过神来,就看他眼神温和带笑,“我们明天搬出去吧。”

    “明天?”今天的顾擎无疑是怪异的,“明天可以,只是我没收拾。”

    “把钥匙给我。”顾擎伸手,帅气的脸温柔的看着我。

    我脑子发胀,点了点头将钥匙从包里拿出来递给他。

    顾擎骨节分明的大手握住我的,轻触离开,手里的钥匙就易主了。

    “你要钥匙做什么?”我脑子终于回路了。

    顾擎挂起玩味的笑:“当然是装修我们未来的家。”

    什么?大哥我幻听:“那是我的家,三个月之后……”

    “我不介意吃软饭。”顾擎打断我的话,“哪个赌约,我不会输。”

    话落,心扑通扑通挑了起来。

    再傻我也清楚了,我后知后觉的喜欢上顾擎了。

    在明知道男鬼有了夫妻之实的情况下。

    在深陷灵车风波朝不保夕的情况下。

    我眼睛瞪大,心跳抑不住速度:为什么!

    “怎么了?”顾擎眼里竟然带着担忧。

    “没什么!”我佯装镇定,心里慌乱的叉开话题,“小黑怎么不说话了。”

    顾擎冷哼,小黑可怜兮兮的眼神透过后视镜:“少爷说我太吵。”

    我:“噗!”

    小黑:“少奶奶……”

    等回到家,看到王妈准备好了一大桌子饭菜。

    “王妈,晚饭不是吃过了?”我换拖鞋,准备上楼,并不打算和顾擎常呆,这个男人有毒。

    却不料王妈指了指楼上:“老爷的客人到了,等着少爷和少奶奶呢,我上去叫。”

    说着王妈就上了楼,我当下也没了避开的理由。

    顾擎缓缓从轮椅上站起来,将桌子边一张椅子挪开,随后又坐回轮椅,操控着坐在桌边。

    我看呆了,顾大哥,您都好到这程度了,还做轮椅装什么13啊?

    顾擎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眼神,侧脸勾唇,我下意识红了脸。

    干咳两声,也坐了下去,却故意隔了个位置。

    随后就听到有人从楼上走了下来,有王妈、顾父,还有一个人跟在身后。

    我猜测应该是顾父去接的朋友,然后等人都到了桌边,我还处于惊呆状态。

    那在顾父身后的,竟是个穿着清纯可爱的小姑娘,一身名牌在眼熟不过,这不就是和我抢毛料的姑娘?

    “是你!”女孩吃惊的指着我,憋了嘴。

    “怎么?你们认识?”顾父坐在主位上,面带微笑,“华清,你也坐。”

    “知道了顾伯伯。”说完,华清竟然绕过我,坐在了顾擎旁边,“顾擎哥哥,我们又见面了。”

    顾擎礼貌的点了点头,女孩这才又看向我,眼里却是不满:“我们俩这也算不打不相识了吧?”

    “哦?”顾父很感兴趣的笑起来,“你们俩丫头打起来了?”

    华清埋怨的看了我一眼:“您接到我之前,我是去了一趟毛料市场的,知道您喜欢翡翠,就想碰碰运气挑一块,没想到这位姐姐非得和我争。”

    给顾父的礼物?我和你挣?

    我勾起嘴角:好厚颜无耻的脸皮!

    “我已经拿起来了。”我简单的解释了一句,并不打算争辩。

    顾父也恍然:“这点小事啊,华清,这可是你未来嫂子。”

    “嫂子?”华清一愣,下一刻竟然眼神氤氲,“顾叔叔,这次我父母可是让我来和顾擎哥哥相处的,怎么就有了嫂子?”

    “这……”顾父脸色一变,明显不知情。

    华清眼泪汪汪:“爸妈说,我和顾擎哥哥小时候定了娃娃亲的。”

    这话一出,顾擎拿着的筷子吧嗒一声放下了。

    “好了,别哭了先吃饭。”顾父脸色也不大好,尴尬的看了我一眼,“小暖,这事儿恐怕是误会,华清,叔叔回头和你父母说道说道,毕竟这事儿20多年都没提,太突然了。”

    华清听得懂顾父的意思,我也懂了。

    顾擎这些年什么名声?病秧子啊!

    如果是认定的娃娃亲,早来相处了。

    现在顾擎身子快好了来了,顾父能高兴才怪。

    一顿饭吃的别扭,吃完饭,顾擎将筷子一放,看向我:“推我上楼。”

    我没有拒绝。

    “顾擎哥哥!”华清连忙起身去拦。

    顾父见状给王妈使了个眼色,王马是何等精明的人,小步跑到华清面前:“华小姐,您的房间在一楼。”

    于是,一场闹剧就这么告停了。

    到了二楼,我径直回了房间,也不理会不明所以被我留在原地的顾擎。

    “风暖啊风暖,你竟然吃醋!”我倒在床上,胸口发闷,想起华清那副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脑子混乱间,我才想起重要的事情,连忙给胖子打了电话。

    胖子那端立马接了:“有线索?”

    我看他是真着急,立马说了:“你算是说着了,我在毛料市场顾家的店里发现了柳微的尸体。”

    “顾家?”胖子虽然着急,思路却异常清晰,“不对不对,这件事情顾家应该极力不招惹才对,偷尸体,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听着胖子的逻辑,我稍稍放了心,最起码不是我一个人这么想。

    随后和他将巨石的事情说了。

    胖子更加怀疑:“店员说不卖?顾家这么重视这块巨石又不像不知情。”

    “你真相了。”我继续说,“但是我想到了一个思路,你不妨听一下。”

    我怀疑,这件事情和顾家是有关系的,但尸体却不是顾家偷的。

    那天后院仓库里,我明明看到了两个棺材和一张照片。

    第二次去后院,仓库锁了,顾家的防范意识说明,东西还在里面。

    但警察搜查那天东西却丢了,那个脚印和王妈仔细擦洗的样子,肯定是顾家人自己运出去的。

    但就在那天之后,柳微的尸体丢了。

    “试想,尸体好好的在仓库没丢,出去就丢了,说明什么?”我问。

    胖子惊醒:“顾家有敌人!天呐,这阴谋的涉及范围……”

    “这就是最可怕的地方了。”我也是心惊,“现在这个案子将沈家,顾家,傅翟,高力,紧紧的联系到了一起,胖子,这个案子,先不要妄下结论,我需要一点时间。”

    “好!我相信你。”胖子嘿嘿一笑,“风暖,我发现你真的很适合做警察,逻辑思维颇有为兄之风。”

    我冷笑:“呵,为兄?小心大月行凶,日子定了啊,后天。”

    “我的祖宗啊!”胖子崩溃。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我冷笑,“认命吧!”

    调笑完胖子挂了电话,又想起刚才的饭局。

    越发觉得最走背字儿,以前喜欢高力,小三横行。

    今天才刚发现自己喜欢顾擎,又来个娃娃亲。

    想起师父说我童身带煞,命沉死劫的话,难不成我克服?

    顾擎的命格不够硬?

    不对啊,这要是不硬,就那病秧子,不是早该一命呜呼了。

    我气馁的往后一躺,可能动作过大,就听咣当一声,硬物落地。

    这声音……

    我猛然想起口袋里塞着的东西,低头看去,竟然真的是在后院捡到的红色物件。

    要不是突然从口袋里掉出来,我都忘记了。

    这东西通体红色,像是玉,但如今接触了翡翠和玉,又觉得不像。

    东西虽然小,但触手滑嫩,形状似玉佩,材质特殊,我仔细摸索着,虽然我看不清楚,但能确定上面有纹路。

    “嘶!”摸着摸着突然瞄向左手戒指,顿时慌了,这小玉佩的材质,竟然和戒指上的红玉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