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1 你怎么在这?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3本章字数:3046字

    我脑子里一团浆糊,以前高家虽然是玉石界的,但我接触的其实少。

    最近几天接触多了,虽然不能把翡翠的每个等级看懂,可最起码也知道软玉和翡翠。

    所以我很肯定,戒指和这块小的不能再小的令牌,都不是翡翠,更别提是玉。

    只是,在顾家捡到这个是偶然吗?

    毕竟,顾家可是玉石界龙头,有什么样的材料都不稀奇才对。

    正要看个仔细,门外可巧传来细微的敲门声:“擎哥哥!”

    竟是华清敲顾擎房门的声音,我不自觉立起耳朵,只听门开了,我小步跑到门外,故意离近了几步。

    “顾擎哥哥,我以为你不愿意理我了。”华清竟然没有娇滴滴的,一副谈心的语气。

    嗯,比张月娇段位高。

    “没有。”顾擎淡淡的。

    “你听你这个语气。”华清有些委屈,“我还记得小时候你对我最好了,会把所有的东西留给我吃。”

    “可是我生病后,你和家人离开了。”顾擎冷笑。

    华清语气急促:“擎哥哥,那个你七岁,我才四岁,能反抗家里吗?”

    强词夺理!我摇头不耻,四岁能记得什么!

    “四岁还记得,真是难为你了。”顾擎语不惊人死不休。

    额……这家伙是听见我说话了吗?

    “擎哥哥……”华清竟有了哭声,“我当然记得,我知道你和顾叔叔都怪我不能来的,可我后来和顾伯母有了联系,就经常问你的情况,听着你娶了妻子,我心里……”

    说到这,华清哽咽起来:“华清心里疼!”

    噗!我不厚道的笑了。

    “你来这就是要说这个?”顾擎顿了一下,“小时候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记得不记得我不知道,但我忘了。”

    “不可能!你骗人!”华清提高声调,“你桌子上的三彩小马还是我送给你的,如果你忘了,怎么可能这么多年都没丢掉!顾擎哥哥,华清真的错了,你不要娶风暖好不好!”

    我没了笑意,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住似的。

    三彩小马?顾擎的桌子上的确有一只,当时只觉得和装修风格不符,却不料是华清送的。

    呵……这还真是讽刺!

    当下也没了听的意思,更不敢去想顾擎对我表达爱意的缘由,他不是第一次结婚,又非期待和前三任有不同吗?

    脑子里,柳微不甘和怨恨的神情刺痛了我的心。

    顾擎,谜一样的男人,如果他心底也和高力一样住着个姑娘。

    那可当真危险了。

    我回到卧室,无力的躺在床上,放空思想,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半夜,迷迷糊糊间,门嘭得一声开了。

    我惊醒,揉了揉眼睛坐起来,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

    可是刚睁开眼睛,就见门口一双黑绿的眼睛熠熠生辉。

    顿时寒毛倒竖!是他来了!

    “你别过来!”我挣扎着靠后,想要看清楚他的长相,谁知身体被翻身按在床上,动弹不得。

    我虽然打算放弃顾擎,但还没整理好,心里有了喜欢的人,却还要被男鬼侵犯。

    这感觉就好比在等死,恐惧折磨指数急剧攀升。

    “别急。”男人走到床前声音低沉,顺势拿起我的手,冰冷的气息炸得毛孔麻酥酥的,大手不管不顾的朝我摸来,随后身子一沉,气息喷卷上耳册,同时身上一凉,衣服彻底被撕开了。

    尼玛!手真是越来越熟了!

    “放过我吧!”泪水从眼角留下来,“你到底是谁?”

    “自己笨,还怪吾,不要想着逃离,吾爱你。”‘吾爱你’三个字混着激荡弥漫一室。

    第二天早晨起来,一如既往的看不出任何破绽和痕迹。

    我恼怒的揉了揉头发:fuck!

    想上我就上我,想走就走,当我是什么了!

    当下毫不犹豫的给师父拨打了电话,不一会通了:“贫道……”

    “贫道掐指一算,徒儿找师父有急事。”我抢了无良师父的台词。

    “呦,都会抢答了!”师父嘿嘿一笑,“既然是急事就说吧。”

    我本来想说的,但是真到了说的时候,嘴就瓣蒜了。

    支支吾吾半天:“我被鬼睡了。”

    “什么?”师父没听清楚的样子。

    靠!还要再说一遍?

    我一咬牙一跺脚,提高音调:“我说我被鬼睡了!”

    “哎呦,师父老了,你小点声音,不就是被鬼睡了么,这艳遇……”师父说道一半,陡然停止,“什么?被鬼睡了?”

    “师父……”我无奈,“就在灵车出现的那天开始,还有一个婚书和戒指,本来都扔了,但是都回来了。”

    师父那边语气湍急:“等等,让贫道掐指一算。”

    “师父……”我无语。

    “你别打岔,是真的得掐指一算。”分不清师父语气真假。

    但还是安静了下来,半晌,师父咋舌:“哎呀,贫道掐指……”

    “师父,能不能说重点?”我抓狂,“你徒弟就要疯了。”

    “放心吧,他没有害你的意思,就是太爱你了。”师父嘿嘿一笑,“师父羡慕徒弟这艳福啊。”

    爱我?我毛骨悚然:“师父,有没有什么破解的办法,他是谁?”

    师父反问我:“我怎么知道,算不出来,没有破解方法,一会还有辣妹小酒,挂了啊!”

    “师父?喂?”听着电话传来嘟嘟声,我咒骂了一句,陷入沉思。

    师父说算不出来,还敢说男鬼爱我不会害我?

    这个老神棍,简直拿我当三岁孩子糊弄,他肯定知道什么!

    “啊!”我哀嚎着往床上一躺,“苍天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当当当!”正巧这时王妈进来了,是叫我去吃饭。

    想起顾擎和华清,我就不想动弹,只说是不舒服,她倒没不催我,又端了饭上来,临走时提醒我过几天顾母要回来,让我吃完再睡会,到时候别掉链子。

    我点头说好,等王妈走了才坐起来,收拾了几件自己的衣服,才下了楼,准备离开。

    顾家这地方,我是呆够了。

    线索没了,就剩下些是是非非,再呆下去,绝逼狗带。

    王妈见我下楼,问我去做什么,我只说朋友叫我有事。

    “那少奶奶小心身体,只是少爷和小黑出去了,没有车。”王妈担忧道。

    我摆了摆手:“我自己走下去好了。”

    只要能离开,别说走,爬都行。

    但等我爬下山坐上车,真的有些后悔自己冲动了,脚疼不说,累的一点力气都没了。

    “江心别墅。”我招呼司机。

    “那可是片老别墅了,姑娘家够有钱的。”又是个爱说话的司机。

    我跟着附和了两句,等被司机喊醒才发现自己说找了。

    付了钱,抹了抹口水,却觉得越睡越乏。

    以至于等到了爸妈留给我的别墅时,看着开着的门,以及里面装满的家具,还有顾擎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时。

    我几度以为自己是幻觉了。

    “嘴巴一会该和不上了。”顾擎竟然坐在沙发上嘲笑我。

    “不会是真的吧?”我险些崩溃,“你怎么进来的?”

    顾擎挑眉,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你昨天给我的啊。”

    昨天?

    额,好像是他逗弄我,而我被迷住了,神不知鬼不觉把钥匙交了出去。

    我环视四周,看着田园风格的家具,眨了眨眼睛。

    所以,这是他一天的成果?

    不对不对,这意味着,我偷偷逃离顾家却没有拜托顾擎!

    当下气馁的坐在沙发上,胡乱脱了鞋:“你华清妹子不会追来吧?”

    “吃醋了?”顾擎玩味的看着我,修长的手指挽着袖口,黑眸微闪。

    “吃醋?我还吃酱油呢。”我佯装大大咧咧,“我告诉你啊顾擎,我风暖说话算话,三个月就算个月,不过三个月后我没喜欢你,请你以光速离开我家,然后平时尽量井水不犯河水。”

    “我也不会输。”顾擎挑眉。

    “呵!”我呛声,“谁给你的勇气,换个台,看什么足球啊,看兵乓球多好!”

    “好!”顾擎顺手换了个台。

    额……这么容易妥协,真没有成就感。

    我干咳,穿鞋起身:“我上去挑个房间,下午我朋友过来吃乔迁饭,你能不能……”

    “可以。”顾擎点头。

    我满意笑了,还算有点眼力见。

    于是挑了个房间,给大月和胖子打了电话。

    内容如下:

    “大月啊,下班来我家吃饭,么么哒。”

    “死胖子,下班买菜来我家做饭,不客气。”

    到了将近五点多,胖子来了短信:“开门,累死小爷了。”

    于是我风风火火的下了楼,却分分钟石化。

    尼玛,客厅的桌子上摆满了可口的饭菜。

    但问题是顾擎正带着围裙忙来忙去,轮椅还好好在沙发旁边摆着。

    “你……你做的?”我磕巴了。

    顾擎抬着手,额头上明显细汗:“是啊,放心吧,能吃。”

    “不是……”我脚下踉跄着跑到顾擎身边停住,有些好笑,“我不是说一会我朋友来,问你能不能……”

    “能啊。”顾擎笑着,勾起嘴角,露出标志性玩味,“我能做饭。”

    “你!”我气结。

    顾擎看了眼门口:“刚才有人按门铃,是你朋友到了吧?还不快去开门。”

    我一咬牙一跺脚朝门口走去:顾擎,咱俩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