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3 双婊‘贱天下’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3本章字数:3177字

    我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

    怎么可能又和灵车联系上?

    毕竟从现在的事情看来,灵车引发的一系列案件,倒霉的都是我。

    老苍和韩茹一家与我毫不相干,但竟然也收到了灵车信。

    我沉下心思,若果一开始管老苍韩茹家的事情,只是有目的或者愧疚。

    那现在就不得不查下去了。

    只是这点暂时不能告诉黄处,倒不是怕和顾家有什么交集,而是灵车事件兹事体大,我想弄清楚到底是不是同一起案件。

    这么想着,再迎上韩茹的眼睛,却见她满是惊恐,连声音都哆嗦了:“后……后来,我们又接到了一封信,说让我们着手准备,务必在二十一天之内准备好,否则……否则我小儿子必死无疑。”

    这话听得我一惊,也难怪韩茹会出来摆摊了。

    “我明白了。”眼下事情棘手,信件看似威胁到孩子的生命,但实际上却是威胁老苍。

    老苍是谁带走的,我必须查清楚。

    整件事情看似复杂诡异,却不是没有突破点,我听着就觉得好几处奇怪的地方。

    比如,神秘供货商竟然在老苍所有渠道都中断的时候突然雪中送炭,典型的事出有妖。

    而这个供货商曾经也联系了顾家,但王妈和顾擎的谈话,并没有对付老苍的意思,所以幕后黑手应该另有其人。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一百万,可是一百万冥币得需要多少人民币……

    算了,赚一百万人民币肯定能卖百万冥币就是了,剩下的给孩子治病好了。

    我缓了口气,扭头看着地上七七八八三十多块毛料,不禁咋舌,这批毛料真不是一般的次,上次我挑走一块以后就只剩下两块出绿了,一块是红色的,另一块则是单纯的绿,体积还偏小,我走上前去将两块毛料抱在怀里,掏出来一千块钱,递给韩茹:“这两块我买了,拿着吧,白血病烧钱,而且孩子还得吃饭。”

    韩茹眼中挣扎,最后还是点头道谢。

    “钱我帮你准备,回家照顾孩子吧。”此处是毛料入口第一家店颇为引人耳目,我想着带去红姐那里,顺便也让老蒋给卖个好价钱,说着留了她的手机就朝着毛料市场里走去。

    路过顾家店铺时,我没忍住心往里面瞄,但这一瞄不要紧,竟是看到柳微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的盯着我,那眼神像是要把我吃了,血泪一滴滴往下流,猛地一飘竟是从店铺门口蹿到了我面前!

    她鬼魂几近透明,却怨气滔天来,我不禁往后连退几步,柳微如洪水猛兽,双手伸直倏然掐住我脖子,我能看到她脸上的痛苦,却依旧不退后一步。

    我咽了口唾沫,吓吓唧唧的立时软了口:“柳微,好好说话,是你怪我没帮你查家里人的事?我当然查了!你误会了。”

    柳微明显不信我,阴寒的怨气几乎黑化了,从半透明的鬼魂里往外钻,眼神越发狰狞。

    我又不傻,见她撒手,我趁机撒腿就跑,直到跑到一个无人拐角处才停下,毛料市场租金昂贵,所以并不是所有的地方头盘出去了。

    柳微也不出所料的跟来,她浑身散发着的黑气越发浓郁,眼睛狠狠的瞪着我,如果眼神能杀人,我绝逼已经死了一百次了。

    我直面柳微,平静的心情开始有了波动,压了压怒火,笑了:“我欠你的啊?说实在的,你这事儿我是放在心里了,也因为别的目的不得不查,但是事情有轻重缓急,我也有自己的生活,咱俩非亲非故,我凭什么勤勤恳恳帮你?”

    柳微明显一愣,身上的黑气竟是散去了一些。

    我心中一动,果不其然,柳微生前人一定不坏,只是突遭大难,扭曲了罢了。

    而且前几次她都不催我,只有这次着急,我看着她几乎透明的魂魄皱了眉头,看来她情况不太好。

    “柳微,我从小没有父母,最近刚知道自己的父母并不是死于意外,而是根本没有死。”我试图感同身受,“被养母一直蒙蔽,像个傻子一样,所以我理解你,你相信我,我会帮你查明真相,我有必须查透彻的理由。”

    柳微动容,双眼血泪更加汹涌,到最后眼神坚定点了点头。

    一时间,柳微身上的黑气竟然全数散尽,就连透明的鬼魂也越发凝实,脸上的血泪逐渐干涸,除了脸色苍白外,漂亮至极,柳微看着我第一次笑了。

    只是魂魄更加虚弱了:“柳微你没事吧?”

    柳微摇头,有些遗憾:“如果有可能,请把我的尸体带出来,和家人葬在一起。”

    嘶!“你能说话?”

    “答应我。”柳微神色恳求。

    我下意识点了带你头,柳微见我答应,对着我深深鞠躬,笑语嫣然的慢慢消失在了视线中,随后一抹金色的气体瞬间窜入我的身体,暖和了几分。

    “柳微!”我遇见的鬼盛怒之时才会说出几个字。

    师父说那是怨气凝结所致,但一般在没有被渡化前,鬼是不会释然的,不会释然就不能恢复说话能力,可柳微不仅能说话,还将真阳气留了下来。

    这说明什么?

    柳微一直在装!想起她那天在困鬼阵莫名其妙被救,再见到我从怨气竟成了恳求。

    那段时间她发生了什么?

    我倒吸一口冷气,从现在的状况来看,柳微一直在装聋作哑,而通过我想达到的目的无非是查明家人的死因。

    而她一直能说话,就说明她知道自己的是怎么死的,但是不愿意透露!

    为什么?

    “靠!”我有点后悔,“什么线索都不留给我,当我是慈善机构啊!”

    虽然话这么说,但念着柳微的孝心,我还是折头重新回到顾家店铺,决心一定要把那块包裹柳微尸体的巨石带出来。

    顾家店铺是老店了,但客人却不多,很大的原因是只做精品,能买得起的很少。

    店员还是上次那个瘦高挑的,只是如今看的仔细,生了双圆滑世故的眼睛,让人看了虽然讨厌不起来,却也不想亲近。

    与那日不同的,还有两位客人,我盯着装着柳微尸体的巨石,走了过去:“这块毛料卖不卖?”

    “哎呦,真不巧,这块毛料不卖。”店员竟是没有认出我。

    不过想来也是,距离那天已经隔了好久,再加上我这些日子被景伯母和大力养得圆润了许多。

    “可是,这块毛料我很喜欢,多少钱我都买。”这话说的连我自己都汗颜。

    本来嘛,这毛料虽然是巨大,但很不好看,粗嘎的材质,颜色也不亮堂,在戒指下更是残破恐怖,之前没仔细看,如今再看石头与石头之间竟然有透明的胶状物体,很有可能是拼凑粘上再打磨表面而成。

    “是你?”我正和店家交涉着,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一时分辨不出,回头看去,只见说话的竟是那两位客人之一,单眼皮,鼻梁微挺,勉强称得上好看,穿着看起来价格不菲的运动套裙,竟是华清!

    再看她旁年的女人,我笑了,穿着简单大方的运动服,披散着头发,但却生了杏眼,琼鼻,瓜子脸,可不就是张月娇么!

    此时高力不在身边,没了娇滴滴的模样,看到我竟露出几分严谨。

    “呵!真是冤家路窄!”华清不理会我眼里的讽刺白了我一眼,“上次你抢了我的毛料,这次犯在我手里,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要不是上次顾叔叔……”

    “华清!”张月娇连忙打断,皱了眉头,“你上次说抢你毛料的就是她?”

    华清一听,不屑的笑:“表姐,就是她!”

    表……表姐?

    呵,我就说隔三差五遇到绿茶婊,原来都是一家的啊。

    “你想要这块毛料?”张月娇抱着手。

    “是!”我点头,眼睛打量着张月娇和华清。

    觉得讽刺,一个是前未婚夫爱的人,一个是现未婚夫的青梅竹马。

    一个高力面前娇滴滴,外人面前略冷静;

    一个顾擎面前冷静范,外面面前没脑子。

    就这渣性格,在爱情方面竟然是胜者。

    风暖,你说这这是什么命?

    “华清听我的,她能做主。”张月娇,“所以我能成全你。”

    “什么条件?”我被她这话刺得不舒服,但大局为重。

    张月娇一听笑着说我果然聪明,天下没有白吃的粮食:“赌石!我赢了,你跪下道歉,我输了,就把那块毛料给你。”

    “张小姐,这不可以,少爷以前吩咐过不能卖的。”店员为难。

    我本以为张月娇会打退堂鼓,却不料她却态度坚定,不过话却是说给我听的:“华清是顾家未来的少奶奶,她的话不好使?”

    “对!”华清点头,眼神撇向我。

    我撇嘴,这么快么,看来我不用等三个月了。

    我掐了掐自己的手,为此时的失落不耻。

    “好吧,这……这到时候您得帮我说话。”店员苦笑着看了看张月娇又看了看华清,才点了头。

    “放心!”张月娇信心满满,她其实是不甘心上次输给了我,这次不过是借着华清的怒火找回胜利感办了。

    随后她宣布了规则。

    很简单,就是在顾家店铺门前的一堆毛料中随便挑一块,谁切出来的值钱谁就算赢。

    不一会就见张月娇瞄准一块,竟是仔细打量起来。

    我咋舌,倒是个懂行的。

    其实这个比试我不占便宜,一来顾家毛料质量高,虽然卖价很高,但出绿也多,但今天比的是谁的绿值钱……我根本不懂翡翠和软玉的具体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