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6 逗比小赛,君石其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3本章字数:3233字

    小赛先是一听,抬头纹笑的都开了,连声说着有把我往里面带,里面是个小单间,有一处矮架子。

    “您随便挑。”小赛眉眼都在笑,就好像是他发了财。

    我被他逗得不忍不住笑了:“卖了开窗毛料你是不是拿的提成高?”

    小赛不好意思的挠头:“就多那么一点点。”

    我压根不信,他说的一点点绝对是很多,想起司机师傅说的开窗毛料价格高,我不由得咋舌,深感口袋一紧。

    这些开窗的毛料大小不一,小的都在架子上,地上放着几块大的,窗开的大小不说,我只看着裸露的绿肉就犯了难,我不会断玉,说白了,不知道哪块值钱。

    无奈之下只能转头看小赛:“这些裸露的翡翠都是什么品种?”

    小赛麻利的从左到右一一介绍,先是指着一块水杯大小的毛料:“您看这块毛料体积不大,开窗也只有眼睛大小,但是出了高翠,底纹淡青,还是细豆的,您想啊,才解了那么一点点,就出了绿,还是冰种,前途不可限量!所以您买了,绝对只赚不赔!”

    听着小赛卖力的吆喝,用手去摸,戒指瞬间接触,这块翡翠底纹发清,质地绵密,原来这就是细豆冰种,想着靠近一些佯装观察,戒指的视线慢慢浸入。

    这块毛料虽然有三十多厘米高,但厚度仅有十多厘米,很容易侵透,从头看到尾,先是一层同样的浅青色映入眼帘。

    我忍不住勾起嘴角,但继续往下看去,却除了白花花的石头还是石头,失望的摇头:“还有别的吗?”

    小赛也不气馁,顺着介绍旁边的梯形毛料,这块毛料乌黑一片,皮料很粗,一点纹路也看不出:“这块毛料呢叫铁乌,质地坚硬,这是我们老板一次出游的时候捣买回来的,开了碗口大的窗,出绿三分之一,也算是高翠,但是这底纹却是油绿偏黄的,只奇不正。”

    油绿偏黄,只奇不正,我连忙问是不是不值钱,毕竟这颜色阵算不上好看,如果我是买翡翠的人就不会买这种颜色,但人的喜好难免不同。

    “这种颜色不正的就得寻找伯乐了。”小赛抬头纹抬得老高,样子滑稽,“我也不能骗您,但这块毛料要价最低了,物超所值,只要两万。”

    次奥!两万已经算这里面最便宜的了?

    怪不得司机师傅说他买不起开窗的,不过转念一想也是,开了窗的毛料,出绿几率可是提高了不知道多少,价格自然高。

    我顿时欲哭无泪,本来我是身无分文的,后来卖了两块翡翠才得了十一万,给柳微买骨灰盒一万,去陵园买了五年的墓地八万。

    尼玛,现在身上总共还剩下两万,这块毛料是算计着我的钱来的吗?

    我咽了口唾沫,佯装若无其事的去打量,触摸侵入,透着裸露的绿肉看去黄色竟然越来越浅,油绿越来越深,而且质地也越发细腻。

    我心头一喜,还想继续往深处看,却发现戒指无法再深入一步了。

    当下扭头看向小赛,咧嘴笑着:“我就要这块了,不过能不能便宜点?”

    说着指向外面全赌的摊位:“送我一块小的,如何?”

    小赛满是为难:“这……这可不行,我们老板有规定。”

    “怎么了?”正说着,突然外面传来清爽的声音,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是君石。

    君石进来看到我很惊讶,小赛连忙上去耳语了一番,君石只说让小赛先去忙,这里他招呼。

    小赛苦着脸,快要哭了:“老板,那这单生意的提成?”

    “少不了你的。”君石笑得如沐春风,等他出去后扭头看向我,“姑娘叫什么名字?”

    “告诉你名字,能送我一块吗?”我脱口而出,但想起上午他看我的眼神,一阵尴尬立时反悔了,“算了,两万就两万,不过我要向你打听两件你知道的事情。”

    君石眼睛微微放大,似乎有些讶异,但不管我说什么都在笑,油盐不进,这种感觉让人很是挫败。

    就在我以为他不会答应的时候,这厮这才一本正经的点了头:“多谢姑娘理解,我这毕竟是小本买卖,至于打听的事情,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刷卡吧!”我肉痛的拿出银行卡递给他,心里鄙视,小本买卖?

    我可没忘了顾家店员怎么评价君石的,“青石泪”简直就是一座金山,而君石,典型的钻石王老五!

    君石问了我密码叫来小塞去POS机,随后拿起了乌黑的毛料放在解石器上,竟是亲自解石,令我惊讶的是,他手法娴熟细腻的很,一看就是老手。

    半赌的毛料不能切,只能一点点解,这一时半会的也解不完。

    我见状咽了口唾沫,忖度半天开了口:“君石先生,上午你拿着我那块翡翠看得痴迷,想必看到游动的白线了吧?那是什么?”

    谁知话音刚落,一向淡定的君石猛地抬头,眼露诧异:“真没想到你能看见。”

    说着不可思议一笑:“那是玉髓。”

    玉髓?

    “玉髓不会动吧?”我听说过玉髓,高中化学老师说玉髓又称石髓,是一种石英,“听君石先生说话的口气,似乎对于我能看到很惊讶,难道我不应该看到的吗?”

    君石摇头,又恢复了清爽如风的笑,低头一边继续手里的工作,一边解释。

    原来,他口中的玉髓是另外一种,别名称为‘活玉’、‘万玉之王’。

    “千千万万块翡翠也看不到一点活玉,君石早年有幸听一位老者描述过,今早那块的确是惊到我了,不过那一点活玉不被人看到还好,若非像你我这样视力极佳的人,恐怕会被当成杂质剔除了。”君石说着笑了,似乎在笑人们无知。

    我哂然,怪不得君石听到我能看见很诧异,如今想想那游动的白线的确小的可怜,若非我渡化鬼后,身体各项素质都有提升,也是看不清楚的。

    转念又想:“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告诉顾家?”

    早晨他明明可以说的,然而并没有。

    我话音刚落,就听君石语气傲娇:“我告诉顾家之后怎么低价买过来?”

    还真是……有道理呢!

    若是顾擎知道店员被糊弄了,该是什么心情?

    腹黑!我诽谤着君石,转念想起要打听的事:“今天听店员说您和顾擎交情不错?”

    君石点了点头:“你认识顾擎?”

    我一愣:“认识,不过我想打听的是,顾擎的第三任妻子是不是叫李冉?”

    今天去给柳微买目的,我发现柳微家人的墓地很便宜,最起码比起李冉家人动辄百万的墓地,简直是杯水车薪。

    这让我越发想不明白,还有,柳微的资料容易被调查出来,但对于李冉,第九处到现在竟然都没有动静。

    “第三任妻子?”君石眼底惊讶甚大,手上的工作稍稍慢了些,“我还真没见过。”

    我见状漫不经心提了李冉的名字。

    君石一听直摇头,对我的名字没有大反应,只说不知道顾家第三任夫人的名字。

    说完,若有所思的看我:“李晴姑娘为什么对沈家的事情这么感兴趣?”

    我心里咯噔一下,敛了眼神笑说事有凑巧罢了,女人本就八婆。

    君石看样子还想说什么,眼略股手上的石头,却突然瞳孔放大。

    我诧异的凑过去看,这一看不要紧,好家伙,当真是奇玉!

    只见沿着油绿偏黄的地方解下去,先是慢慢出现了正宗的油绿色,随后竟是变成了翠绿,再往后是墨绿,这已经够奇了。

    但如今君石解开的地方又出现了翠绿的底纹,这说明什么?很有可能是一块首尾呼应的渐变翡翠啊!

    “运气真好!”君石赞叹,不知道说我还是说他自己,手底下的动作也快了,半晌,整块翡翠终于出现在眼前。

    全长大约三十厘米,直径十厘米左右的不规则圆柱,从上到下依次是油绿偏黄,油绿,翠绿,墨绿,翠绿,油绿,但唯独没有油绿偏黄,虽有遗憾但若是从油绿算起,也是首尾呼应的渐变翡翠了。

    我兴奋极了,抑制不住脸上的笑:“能卖多少?”

    “这东西你要卖?”君石觉得好笑,“只能给你五万,这块翡翠虽奇,但用处很小,三十厘米左右的圆柱,仅有十厘米直径,细想下来也只能做玉镯,玉佩等小件,再者它质地不均还有裂痕,能用的就更少了。”

    质地不均是真的,但裂痕?

    我连忙凑过去,中段的地方确实能看到稀稀疏疏的裂痕,操着戒指浸透进去,只见裂痕更大,好巧不巧的横亘在墨绿部分,当真是大打折扣!

    我忍不住唏嘘,君石却笑了,走到水池边洗手擦干:“别气馁,你可以做成珠宝成品,然后再卖,这样价格会翻很多番,但切忌不要贪多,这块翡翠若是想卖大价钱只做一只镯子和一对耳钉便好。”

    君石说如果我单卖翡翠只能给我五万,也就是说单赚三万而已,但做成了首饰找对买家至少能赚十几万,我实在无奈只能同意,但又不知道哪里能做成品。

    君石精明:“我们这里就能做,只不过要抽取十分之成交价的佣金,手工免费。”

    我听着他的生意经,不由得觉得好笑又佩服,不过还是说了自己急用。

    “这样你一共给我十万,剩下的钱你买多少算你的本事。”老苍的事情不能再耽搁了,否则我会愧疚一辈子。

    君石笑得如沐春风,油盐不进,听我的建议也不反对,只是让小赛转账十万将卡交给我。

    小赛激动的笑,我看着一阵阵肉痛,怎么……怎么感觉上当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