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1 顾擎,从此我俩一刀两断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3本章字数:3348字

    “是她吗?”那戴墨镜的男人猛地朝着老苍的膝盖踢去,老苍瞬间跪地,抬头看我,慌张的点了点头。

    我见状啧啧两声:“就是我让他报的警,我也没带任何警察来,如今双手抱头,一点战斗力都没有,你们不用怀疑,没有人愿意来送死的,我只是愧疚。”

    说着佯装胸有成竹:“我知道你们做这行不容易,我也知道背后指使你们的人,但如今我来送死,只有一个要求。”

    我指着老苍:“让他走,你们也是道上的,讲的是道义不是?我李晴从来不想欠别人的,希望你们让我死而无憾。”

    死而无憾?怎么可能,幕后凶手还没死,我一定争取不死!

    黑大哥似乎没想到我一个小女子这么讲义气,后退一步低喝:“没骨气的家伙,还不快走!”

    老苍一听,叽哩咕噜的爬起来,拔腿就跑,只是跑了两步回头看我,满是愧疚。

    我笑了笑:“理所应当,快走吧,韩茹在家等你。”

    老苍脸露挣扎,最后一跺脚,终是匆匆跑了。

    等到看着他跑出公园,我才长舒一口气,眼前十几个黑衣人气势极大,我又哪里是逆来顺受的脾气,当下露出公式化笑容,走到黑老大旁边的公园长椅坐下。

    翘着二郎腿,倚在椅子背上抬头看他:“那位要你们如何处置我?”

    “你不怕死?”这话不是黑老大说的,而是另外的黑衣人,不同的是没有黑老大高,也没带眼镜,他眼睛很小,鼻头很大,牙齿稍微有些黄,此时听我问话,竟是笑出了声音。

    我微微一愣:“我怕死你们就可以不杀我吗?”

    “那自然不是。”大鼻头摇头,“该杀还是会杀。”

    我嘲讽的看他:“那我怕有什么用?”

    “别和她废话!”黑老大冷哼着骂我牙尖嘴利,说着让十多个黑衣人一起围着我。

    “要杀我?”我并不害怕,并且很笃定,他们不会杀我。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那位如果要买凶杀我,恐怕我已经死了无数次了。

    但他偏不,不是设计陷害,就是威胁利诱,我在想,那位不是精神极度变态,就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理由不能杀我。

    果不其然,十多个黑衣人只是将我围了起来并没有别的动作,只有黑老大递给我一封信。

    我盯着他,接过来打开,先看了落款,果不其然是一辆呼之欲出的灵车。

    信的内容也只有短短的一行:你的命先留着,想知道你父母的消息和你朋友医生安全,帮我架空顾氏。

    这无疑是一个重磅炸弹。

    “答应,离开,不答应,留下。”黑大哥冷冷的。

    “我要见你们老板。”我倒吸一口凉气,虽然他不会主动杀我,但他已经动了两次乔月,可是顾氏是顾擎的!

    黑老大抱手冷眼:“你不是知道我们老板是谁?你答应了自己去找他,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炸我。”

    “如果我不答应会有什么后果?”我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黑老大毫不留情:“终身监禁,然后你的朋友亲人全都会死于非命……”

    “别说了。”我攥紧拳头,“我答应。”

    黑老大和旁边的黑衣人均是笑了笑,让开了生路。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总之看到黄处和胖子没有钥匙却出现在我家,一点都提不起惊讶。

    “风暖,你欠我一个交代。”黄处在沙发上正襟危坐,鹰目闪烁着怒火。

    他和我一直是笑着的,虽然也有过责怪,但从未这幅摸样。

    “诶,黄处,有话好好说。”胖子站在一边,小颠两下,对着我挑眼。

    我觉得疲惫,坐在沙发上,拿起水杯要喝水,却发现空空如也,皱着眉头扔给胖子:“给我倒杯水。”

    “嘿?”胖子京味儿上来了,“得,你俩都是大爷。”

    黄处气笑了:“风暖,你真以为我没了你不行?你和我这态度?”

    我倚在沙发上,挑眉:“我现在心烦,你最好别和我这个态度,第九处算个蛋,惹急了我,大不了退出让你们追杀,反正想杀我的人又不少第九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黄处一顿,愤怒的声线倒是多了疑惑。

    我斜眼看着他:“字面意思,第九处只会索取,要我什么线索都告诉第九处,好结案是吗?胖子昨天应该和你说了吧?你打算怎么办?”

    黄处眼神一缩:“还能怎么办,彻查顾家。”

    “呵呵,幸好你没说高力无罪。”我不屑。

    “这事儿和高力有什么关系?”黄处不解,“风暖,注意你的态度。”

    他这么一吼,我火气抑制不住往上窜,蹭得站了起来:“线索线索线索,就知道要线索,我问你,李冉可能是顾擎的第三任妻子,第九处查出来吗?”

    “这……”黄处语塞。

    我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昨天胖子告诉你的线索,你有没有将高力和顾擎联系起来?”

    “那……”黄处。

    “还有。”我冷笑,“我这个在查案的人,你作为第九处的头儿,有没有给我一点人身保护?我明确告诉你,幕后凶手有可能是鬼,也有可能是人,而且是冲着我来的,而且绝对不是顾家的人。”

    “为什么?”黄处冷静了下来,语气也平和了,甚至带着讨好,“你别生气坐下说。”

    于是,胖子端着水进来就看到了这样一副颠倒输赢的局面,张口结舌的将水递给我,偷偷竖起大拇指。

    我见黄处服软,也消了怒气,坐下喝了口水:“今天我去换老苍,但对方放我生路的条件是,架空顾氏,否则我父母的消息还有朋友的安全都会受到威胁。”

    黄处倒吸一口凉气,显然没想到。

    我继续说:“本来我以为老苍的事是意外,但紧接着大月出事,胖子接到电话,收到灵车信,和大月第一次失踪一模一样,所以老苍收到灵车信并不是巧合,只是那天晚上我被迫跳进河里,那位说早知道老苍有用,就不用多费周折了。”

    “这说明他用老苍这步棋,不是为了引你过去,大月才是!”胖子警醒,“至于老苍之所以会接收到灵车信,估计是因为他家庭比较特殊,厄运多贪心大,就容易被控制,但黄处,咱们仔细想想,如果顾家不是幕后黑手,那么老苍这步棋,达到了什么目的?”

    黄处鹰目瞪得老大:“将顾家引入警方视线,涉险栽赃!”

    胖子拍手叫绝:“这是人是鬼啊到底,天才啊!不过如果是人,怎么让大月鬼打墙的?还有第一次大月被绑架,当时的情况绑架者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现在想想显然被控制了。”

    “道门中人。”黄处看了看我俩,叹了口气,扭身在地上拿起了什么,等放到桌子上竟是师父给我的一箱子道器。

    “谢谢。”我收敛在身侧,“还以为丢了。”

    “我不打扫现场,那些警察还不知道怎么说呢。”黄处好笑,“说正题,这个幕后黑手有两下子,能让傅翟放弃身份地位替他顶罪,还会阵法,如今看还能鬼打墙,如果他本身不是鬼,那就是能操控鬼。”

    我点头,以目前发生的事情而言,这很有可能:“但也有可能是很厉害的鬼,不然他为什么从来不直面杀我?”

    黄处点头:“小暖啊,你先休息几天,身体重要,第九处的其他人也活动活动了,你先别急着动作。”

    说着黄处就站了起来作势要离开。

    胖子一个箭步冲过去。

    黄处挑眉。

    胖子嘿嘿一笑:“那个,解救人质花了一百万。”

    “还有我的!”我咳嗽了一声,凑热闹不脸红。

    黄处一愣,看着胖子又看了看我:“和组织报备了?”

    “没有。”胖子摇头。

    我摇头。

    “嗯,那还有脸找我要?”黄处甩手而去,“当作惩罚了。”

    胖子几乎要哭了,伸着手扭像我。

    “咳!”我立马闭上眼休息,语气懒懒的,“又不是我找你要的,找大月要去啊!”

    “啊!苍天啊,大地啊!”胖子癫狂了。

    我翻了个身:“滚,别在这嚎,没听黄处说要我休息吗?”

    胖子卒。

    我圆满了。

    省了一百万,还有假期休,正好该和红姐老苍上毛料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门铃声吵醒。

    起身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了:“大晚上的谁啊?”

    我嘟囔着,浑身酸软,等开了门却看是顾擎。

    “你轮椅呢?”我惊呆了。

    “小暖!”顾擎两颊微微红润,明显是喝多了,看到我猛然向前两步,酒气夹杂着冰冷的唇吻了下来。

    我感觉腰被收紧,整个身子被带进了温暖的怀抱:“你是我的!”

    “唔!顾擎……唔!你疯了!”我狠狠的推开他,一个巴掌就打了上去。

    顾擎踉跄了两步,嘴角漾出苦涩,眼神里满是复杂:“小暖,你打我?”

    “不和华清在家里亲亲我我,来我这撒什么泼。”我擦了擦嘴,故意提华清,我喜欢顾擎,不是说忘记就能忘记的,但如今那位却让我架空顾家。

    我想我会那么做,尽管不为了父母的消息,我也不能让身边的朋友受难。

    可是,对待顾擎,我不忍,但彻底一刀两断,才会让我架空顾家艰难。

    这样即使失败了,我也不会太责怪自己吧……

    “华清?”顾擎一愣,笑出声来,“为什么把我推给别的女人?昨天我醒来,为什么看到的人是华清?”

    我敛眉,佯装漫不经心:“让你的青梅竹马,未婚妻照顾你不是理所应当?她没告诉你是我打电话让她带你走的?”

    说着,心渐渐紧缩,一股窒息感从内而外。

    顾擎似乎受到了打击,俊美的侧颜血色褪尽:“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为什么?”我笑了,“顾大公子不会真的爱上我了吧?那我还是提前把话说好,咱俩什么关系都没有,既然你有了新的未婚妻,咱俩从此一刀两断,永不相见。”

    说完,我嘭的将门关上,瞬间湿了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