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6 顾总:当我的助理!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4本章字数:3138字

    脑子里越想越乱,最后只能瞪着房顶放空,谁知竟然渐渐有了睡意睡着了。

    但睡着睡着,耳边突然钻入了清脆而熟悉的脚步声,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不经意朝门边望去,谁知这一望,瞬间清醒!

    门口是一个背影,悲伤而熟悉,是男鬼!

    “你……”我惊得起身,却发现半点都动态不得,下意识浑身紧缩,怕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但男鬼却没有扭过身来,也没有前进颁布,但喑哑的声音却满是悲伤:“你真的不要吾了吗?”

    “我为什么要你?”我反问。

    男鬼身形晃了晃:“好!”

    话落,眼前一片模糊,再聚焦看门口,却没了男鬼的踪影。

    此时,我身体恢复了主控权,心口却发疼,脸上凉凉的,伸手一摸……我竟然哭了!

    我陡然心惊:怎么会哭呢?

    疑惑间,电话响了,是顾擎的。

    我看了眼时间,半夜两点了……

    嘴上咒骂了一句,还是接了:“大晚上不睡觉,有什么事吗?”

    “风暖,我不想这么不清不楚的结束。”顾擎声音像刚睡醒一样,有点虚。

    我笑了:“是不是做恶梦了?醒了想到这个就给我打电话?”

    “你不是也想彻底和我结束吗?”顾擎没有理会我的挑衅,“你的机会来了。”

    “什么机会?”我听到顾擎的声音还是会心动,但他说的没错,我想和他彻底结束,因为我会对顾氏不利。

    “当我的助理。”顾擎就像说今天想吃牛排一样简单,“我刚上任,需要一个信得过的助理,帮我度过这个阶段。”

    大哥……上任总裁是你爸爸啊,他留下的人你不信任?

    “有些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顾擎就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一样,“以前可不是我爸爸亲自打理,而是万辉……”

    万辉?我了然。

    只是……让我去当助理,这不是离我架空顾氏又进了一步?

    想要架空顾氏很简单,偷取最秘密的交易给那位,我相信那位可以做到。

    “不能找别人做吗?”我真的很为难。

    顾擎顿了一下:“之前对付高家,我帮了你,但你却没有旅行自己的承诺,这是你欠我的!”

    “好吧,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咬了咬牙,顾擎,我会顽抗到底,但如果那位等不及,我的天秤会倾向于朋友和父母……

    等挂了电话,我还是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甚至再想,顾擎会不会有别的目的。

    等第二天到了顾氏,是前总裁秘书接待的我,说是顾擎让他带着我去人事部签约,然后才去董事长办公室,出乎我意料的顾擎的办公室外观不仅小了些,还不在董事们办公的顶层,而是和策划部同在五层。

    前总裁秘书指了指最靠近门的一处工作台:“那就是你的座位,总裁指示的,你先熟悉熟悉环境,总裁什么时候叫你,你再进去。”

    我笑着说好,等他走了才打量起四周来,这一层大概有二十多人,工作台很大,如果不总体看,只是置身自己的工作台,完全有中在自己办公室的感觉。

    “喂!新来的!”突然文绉绉的声音传来,我抬头一看是个带着黑色眼镜框,肤色白里透红的男生,他抬了抬镜框,满是好奇,“我是策划员方舟,你什么职位?叫什么?”

    初来乍到,我立刻老老实实的回答。

    谁知我话音刚落,附近的人均是惊了,奶油小生方舟小脸一阵哄一阵白的,不一会又一个人窜了过来,是个女孩子,揪着马尾,但脸圆的像包子,大腿和胳膊几乎一样粗,眼睛圆圆大大的,五官却精致,除了胖些,倒是没缺点。

    “我的老天啊,姑娘,你中彩票了。”她说话嗓子略粗,说完嘎嘎嘎的笑了起来。

    我被她笑的发懵,不过眼前这胖妞真是天生自带喜感,我忍不住抿嘴:“怎么说?”

    那姑娘大眼珠子转悠,先是嚷嚷周围挺热闹的人快点干活,随后才干咳两声压低了声音:“你难道不知道吗?我们总裁可是钻石王老五,以前病着不来公司,上任之后又是去了新疆,现在才开始正常上班,但他却没有助理也没秘书,所以这是必争之位啊!”

    说着摸了摸她胖嘟嘟的脸:“想我裘圆圆也是顾氏一朵花,竟然败在你手上了!”

    我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裘圆圆,又是裘又是圆圆的,这姑娘的肉也真没辜负了名字。

    圆圆一脸你够了的表情:“别笑,我不就是一身肉吗?风暖,你看看我这五官,要是放在唐朝……”

    这话还没说完,就被缓过神来的方舟呛了声:“得了,唐朝那都是微胖的行不行,这是巨胖!”

    “那也比你小鸡仔一样强,皮肤跟个女的似的!”圆圆还嘴。

    方舟得意的笑:“你羡慕嫉妒恨!”

    “靠!”圆圆急了,使劲儿咳了一声,严肃起来,“不去工作吗?奖金还要吗?”

    我还等着方舟动作,不曾想这小子眉眼一耷拉,蔫不溜秋的竟是回了座位。

    我一阵差异,圆圆笑得得意:“我是策划组长。”

    “……”我一阵无语怪不得……

    裘圆圆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别怕,毕竟我不归她管:“虽然管不到你,但还是有些忌讳要和你说的。”

    说着她严肃着指向顾擎的办公室旁边第三间屋子,木头门,但本该在正上方中间标识的房间用途却被摘掉了。

    裘圆圆说那个房间不能进,总裁的房间不能随便进,即使是秘书,也得需要顾擎给裘圆圆打电话,叫我进去才能进去。

    听完,只觉得好笑,顾擎最近的确变得很严肃。

    第二条我能理解,但第一条中的房间不能进,我就不能理解不了,忙问圆圆里面有什么。

    谁知圆圆嘿嘿一笑,随后又垮了笑容:“谁知道,总之谁进去说开除!”

    “开除是轻的,好好的打印室顾总来了没几天就封上了,半个月前江林习惯性走错了,就被开除了!”方舟有凑了过来,嘴里抱怨。

    他说与江林是大学同学,私下又交好,江林被开除本来也不是什么想不开的事情,但前两天却住院了,一天比一天严重:“我怀疑有猫腻,透着诡异!”

    我听着手心一潮,周围人都咋舌,显然江林住院都是刚知道的。

    趁着几分诡异的气氛,大家就想聚过来说说话,谁料电话却突然想了。

    圆圆立时跳了脚,拍着胸脯吓了一跳,稳了稳才结了电话,规矩的说了声好挂了电话才看着我说顾擎叫我。

    该来的还是来了……

    我深吸一口气,敲了三下,里面才传来一声‘进’。

    顾擎正坐在老板椅上正批着文件,寸发,单眼皮,漆黑的眸子,下唇略厚…

    此时侧颜对着我,竟又是一时恍惚。

    他突然抬头,勾起玩味的嘴角:“怎么?还满意吗?”

    我脸腾的一下就红了:“我只是助理。”

    “是!”顾擎脸色骤冷,“不需要你提醒我!”

    说着撩眼,看向桌子上成摞的文件夹:“抱过去沙发那边,帮我过滤一遍,把不好的提案挑出去。”

    诶?

    我惊了,虽然我大学学医的,我是绝逼不认识他策划案的。

    顾擎见状抬头看我:“想和我继续纠缠?欲擒故纵?”

    笑话!反正不是我的公司!

    “当然不是,我没问题!”我露出公式化微笑,快速拿起一沓文件走到了沙发边坐下,开始‘工作’,斜眼看着顾擎,让我挑策划案,你别后悔!

    但一页一页看下去,竟是发现了规律,这里大多数都是翡翠首饰化的提案,有的提案重复,有的则是没有心意,总之随心所好挑出去自认为不能用的,时间一长越做越上手了,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眼见着就看完了一半,累的伸了个懒腰又拿起一本,只是刚刚打开文件,一张白色的字条就掉在了地上。

    我连忙弯腰去捡,却突然愣住了!

    只见那字条上写得竟是:既然你进入了顾氏,就尽快架空,我有一万种方法弄死你!

    落款是一辆小巧的灵车。

    “骇!”我胸口一闷,如鲠在喉……

    好半天才缓过神来,捡起字条第一反应就是去看顾擎,他在伏案工作,没有半点异样。

    我收回视线,心里七上八下的,这张字条出现在文件里绝非偶然,可是怎么会出现在顾擎的提案里?

    不是公司里有那位的人,就是这家提案公司的问题。

    我长吁一口气,只能先把字条收起来,低头看了眼夹着字条的公司名为‘飓风’,是一家小的珠宝公司,我压下心里的烦乱认真看下去,这一看竟然是入了迷,这家公司规模虽然小,但提案新颖,让人眼前一亮。

    我将文件放在通过的那一栏,继续工作,所有的文件都看完已经十二点多了,肚子咕噜噜的叫,腰酸背疼的,我往办公桌看去,顾擎却不见了。

    “我这是何苦。”看来顾擎是真的缺助理。

    只是老板都去吃饭了,我还在这里苦逼,自怨自艾的站起来将文案放在桌子上就打算离开填饱肚子。

    刚走到门口,门却开了,高大的身材迎面映入眼帘,是顾擎。

    “额……顾总,我完成工作了。”我尴尬的解释。

    顾擎只是点头,冷漠的从我身边走进去,我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翻了个白眼,轻轻将门关上。

    我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