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9 还原真相的机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4本章字数:3344字

    “你……”刘玲也毛了,“说明白点!”

    “一定要证据吗?如果我没猜错,将死者心脏解剖开会发现一小摊死水,正常人心脏是不会积水的,当然你可以说他有病,但一同被杀害的人心脏里都发现了积水,这就是证据!”我觉得可笑。

    有一种人是最可恨的,那就是平时交好却背地里捅刀子,如今刘玲的刀捅出了国际水平。

    但她明显不认账,摇了摇头:“即使有证据,那也应该去找犯人啊,找我做什么?哥哥姐姐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已经很难过了。”

    刘玲似乎心态平和了,如今说话的语气脸色都是无辜脸,似乎刚才发射暗器想要杀死我的人并不是她。

    我不禁胆寒,睁眼说瞎话的功夫,我算是服了,不过比无赖?

    呵,你可比不过我。

    想着,立时笑了,露出公式化的微笑,要多规矩有多规矩,然后将手机拿起来再将录音给胖子发了一份。

    这才漫不经心的将刚才的录音放了公放,刘玲脸色一会一变,最后到底皱起了眉头:“你以为这样就能威胁我了吗?凭这段录音可以证明是我做的?”

    “你放心,绝对可以!这个世界上你想不到的有很多!”这个时候第九处的优势就展露无疑。

    我笑了笑:“刘玲,既然你我心知肚明,就不要藏着掖着了,我明确告诉你,那段录音有效,但如果告诉我为什么杀他们……”

    我将手机放在桌子上,以示诚意:“上面的录音任凭你删。”

    刘玲眼睛一量:“当真?”

    “当真。”坑的就是你!

    刘玲虽然答应了,却心思缜密让我将手机放在一边,省得我一会反悔,等我做好才仔细说了起来。

    “的确是我杀的。”刘玲一股子怨气难消,“谁让他们都背叛我,穆希是我的闺蜜,他哥哥爱我,她的男朋友也爱我,怪我吗?穆希四处败坏我的名声,至此,我心头对她只有恨意。”

    刘玲说,但是穆希怪她,她并没有做错什么,这么多年的姐妹,为了一个哥哥一个男盆友翻脸了,这让她无法接受。

    “我爸妈因为感情不和才离开,穆希陪伴了我将近十五年,她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说着刘玲脸色发红,竟是隐隐发怒,“我怎么也没想到穆希会将我卖给老男人睡。”

    我听到这里心里咯噔一下,迅速扭头看穆希,却发现她和我同样惊讶,两个男鬼更是生疑,三只鬼你看我我看你。

    而我却是明白了,刘玲误会,然后进行了报复,那么幕后策划之人……不用脑子想都能想到。

    “如果说你误会了穆希,你道歉吗?”我问道。

    刘玲却摇头,一脸自信:“不可能,我亲眼在她的手机上看到了通信记录。”

    她太倔强,此时已经认准了。

    我只是笑了笑,又问别人呢,为什么要杀别人,她的理由很是奇葩却恩怨分明,他说如果没有穆石和陈耀,她还会继续开心,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

    “还有呢?”我的意思是他们三人之外的其他人,目前已经发生了四起连环杀人案。

    刘玲却想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着我:“你疯了吧,我既然承认了,多一个少一个我也不在乎,但我只杀过他们三人,别人死不死与我何干?”

    我一愣,本以为四起谋杀案是一个凶手,却不料还是低估了那位!

    对于刘玲的话,我是相信的。

    因为她刚才的反映完全符合正常人思维。

    既然刘玲只是制造了第三起谋杀案,那么另外三起也很有可能是独立的,不过是有人故意伪造线索串联成了连环杀人案。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那位,好大的手笔!

    真他妈变态!

    我看向刘玲:“这个用冰尖杀人的方法是谁教你的?”

    刘玲疑惑的看着我:“你怎么知道不是我自己发明的?”

    我讶异,继续盯着她,却见她扛不住还是招了,当是刘玲和穆希姐妹情已经发生了间隙,但是穆希有家人陪着,刘玲就只能孤苦无依的支撑着,那种感觉就像全世界都将她抛弃了。

    “那天我回家就在门口看到了一张小广告,我本来都要扔了的,却发现上面的东西的确很新奇,都是我没见过的。”刘玲说着依旧觉得有趣,“自从那天开始门口天天塞小广告,后来我看到了如何制造冰杀器,才知道这东西竟然能杀人与无形。”

    后来有一天穆石和陈耀前后和刘玲告白,亲哥哥也就罢了,闺蜜的男朋友却不行,刘玲深知闺蜜的脾气,虽然自己没做什么,但心里始终愧疚,就威胁陈耀再也不要来,但陈耀就像是喝醉酒一样要侵犯她。

    好巧不巧的是那一幕正好让穆希看到了,当场混乱,后来刘玲想和穆希说清楚,穆希那天却让她去了酒吧,但是没想到没等到里穆希却遭遇到了壮汉灌酒,这一灌就不省人事,再次醒来已经失身了。

    刘玲瞪大眼睛,尽量不让眼泪流出来:“我转天早晨回家找她哭诉,正巧碰到她在洗澡,来了短信,我看了,竟是昨晚很成功几个字……”

    刘玲崩溃:“我当时的感觉就好像是天塌下来了一样,既然我下了地狱,那我最好的朋友也要下来陪我,还有陈耀这个始作俑者,至于穆石哥哥,是我误伤……如果可以我愿意和穆石哥哥说声对不起!”

    她越说越激动,说道最后竟是潸然泪下,我的心也是紧缩着七上八下的,心疼这个女孩命运多舛,但千不该万不该起了杀念:“最信任的人之间往往失去信任。”

    正在这时,穆石走了过来看着刘玲:“小玲,你冤枉穆希了。”

    听着穆石的声音,心中了然,穆石得到了刘玲的道歉得到了解脱,方得以说话。

    再看哭的和泪人一般的穆希,眼里那还有什么怨恨,盯着穆迪帮她解释。

    但听到穆石声音的刘玲,却是脸色发白,浑身都抖了起来:“……穆……穆石哥哥?”

    刘玲惊了,我了解那种感觉,一个无神论者,每每看到别人烧香拜佛内心鄙视的不行,此时内心却恐惧了,不仅仅是对鬼神的恐惧,还有世界观被推翻的无助。

    “不要怕,我已经死了。”穆石神色悲痛,“穆希什么都没有做,一切都只是个误会,你冷静一下好不好?”

    在我看来穆石是喜欢刘玲的,即使他刘玲害死了自己的妹妹,但从他的语气中不难听出柔意。

    刘玲果不其然缓和下来,却用双手堵住耳朵摇头:“我不信,短信我看到了,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

    穆希在旁边听着,两行泪就往下流,她不是哭刘玲,只是哭彼此的信任与误会。

    正感叹着,手机突然响了,低头一看是胖子的短信:录音里的音色可以证明你的清白了,接下来你就能作为线人继续留在警局了,这样我们也方便了,你在哪里啊?

    我回复:“在罪犯家里。”

    胖子急促:“你要疯啊,快点回来,你能对付鬼,但对付不了人!”

    我没有理会,如今警局那边的事情已经交代了,甚至没有想抓刘玲的意思。

    毕竟这件事情,虽然是被利用人性,但罪魁祸首还是那位,而那位的目标是我。

    有时候我在想,没有我,是不是会少很多冤案!

    越是这么想越是恨,我攥紧拳头:不管你是人是鬼,我一定要抓到你,是人,永无天日,是鬼,魂飞魄散!

    如今我只想看着他们冰释前嫌,而且我隐隐觉得这个误会不一般。

    穆石飘到刘玲旁边:“穆希现在也在这里,她哭的很厉害,我了解自己的妹妹,如果你能释然,她也能释然的话,我相信你们可以和好。”

    刘玲怔住,慌张的看着四周,半晌,陡然蹲坐在地上大哭起来:“穆希!我最不想杀的就是你,我怎么舍得杀你,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怎么都不会动手!可惜,如今你已经死了,再大的仇怨也化为灰烬,你们死后……我很寂寞,这个世界上只剩下我一个了……”

    刘玲哭着转为啜泣,穆希哭着哭着竟然哭出了声音。

    “穆希?”刘玲慌张的寻找穆希的声音。

    一对好朋友,毁在信任上,毁在误会里,陡然听到穆希的哭声也惊了,穆希应该是释然了。

    空气里慢慢传来穆希的声音:“小玲,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陈耀已经和我坦白了,他说他喜欢你,他找你那天我们分手了,我虽然生气,却不想因为一个不爱我的男人影响我们的关系,因为我相信即使我选择和他分手,你也不会接受他。”

    说着她看向身边满脸愧疚的陈耀:“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的心都管不了,怎么会有幸福,你说你喜欢小玲,但你追求我的时候天天蹲在我家门口,我不相信你不喜欢我,只不过没有新鲜感罢了。”

    “我唯一后悔的,就是……”穆希说着看向刘玲,“我没有早早告诉你真相,但我实在想不到……”

    穆希展眉笑了:“那条短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在我的手机上,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好巧不巧就看到了,是误会!”

    “不可能是误会!我怎么会杀了我最亲近的人?你们骗我!”刘玲听到这里睁大了眼睛,不住的摇头,突然之间举着一个小仪器对着自己,脸上是满是解脱。

    我大惊失色,上前两步将小仪器夺下来,入手冰冷,刘玲就要来抢,我哪里能让她得逞,反手抱住她,随即对着她的肘关节一踢,刘玲便瘫倒在地上。

    “你要好好活着,犯什么傻?”穆希也急了,“你的命是我们三个人的。”

    刘玲怔怔的发呆也不说话。

    这个死劫她是走不出来了。

    我见状蹲了下去,扶着刘玲的肩膀:“这件事情你的死罪是逃不过了,但是你还有还原真相的机会。”

    这句话一出,刘玲才有了反映,她有些疑惑:“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