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1 风暖,你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4本章字数:3151字

    “他来保释?”我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

    去乌鲁木齐的前一晚,我和顾擎就恩断义绝了。

    虽然找我去公司帮忙,但却冷漠的不行。

    “在哪儿呢?一会去你家让他做饭吧!”大月瞪大了眼睛。

    胖子也猥琐的笑了:“我看行!”

    我白了他俩一眼,就知道吃:“他在哪呢?”

    “在大厅,周青和崔队正陪着呢。”胖子一米八的大个子,满身虚胖肉,脸上露出对美食的幻想。

    “打住啊,我告诉你俩,我和顾擎没戏了!”我拍了拍手,就要往外走。

    胖子一把拉住我,脸色衰得啊:“为什么啊!”

    大月也惊了:“不行啊,你不能和他分手!”

    “你俩就知道吃!要他还是要我?”我扬手作势做出自尽的动作。

    大月哀嚎:“以后这日子没法过了!”

    胖子撅嘴:“你们有没有看到哥身上明媚的忧伤?”

    我觉得好笑,不理会呆滞的两人,就朝着大厅走去。

    但到了大厅,没见顾擎,却见到周青和崔队正审讯着一位中年男子。

    我疑惑的走近,想问清楚,却不料那中年男子突然激动的站起来指我:“是她,就是这个姑娘!”

    我生疑,仔细去打量,竟觉得有些眼熟,但实在看不出是谁。

    周青看我这样子发笑:“认不出是谁?”

    我摇头说认不出来,崔队也笑了,说这是在案发时间搭载过我的司机。

    见我还没想起来,那司机竟是急的拍了大腿:“姑娘啊,我送过你墓园啊!”

    哦!我恍然,怪不得面熟。

    其实也不能怪我,我见到司机的正脸只有下车给钱的时候,司机背对着我,但是他却能时常从镜子看到我的脸。

    “你的嫌疑总算是洗清了!”崔队为我高兴,“一天之内先是有了录音,又找到了目击司机,真是两次惊喜。”

    我心里感动,对着崔队鞠躬,心里鄙视黄处:瞧瞧人家普通警察,办案多神速!

    再看看第九处,啧啧!

    崔队见状却摆手:“不用谢我,不是警局找的。”

    “不是警局是谁?”我连忙问。

    但结果却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崔队语气严肃不像是开玩笑:“你未婚夫啊!”

    我立时竟呆滞了,顾擎?

    什么情况,他不仅来保释我,还帮我去找了线索?还真是……是见鬼!

    “他人呢?”我环顾四周,不见顾擎的身影。

    周青接过话茬,似乎我洗清了嫌疑,他就没了工作的严谨,又开始针尖对麦芒:“呵,风暖,你未婚夫现在是钻石王老五了,我还以为你会被抛弃!提交了线索,做了保释就走了!”

    我了然,撇嘴咒骂周青:“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周青立时恼了:“你!”

    “你什么你!”我白了他一眼,不再理会,扭头看向笑呵呵看戏的崔队,“崔队,刘玲那边会怎么样?”

    崔队一听说起正事,摇头说不太好:“刘玲老实上交了杀人工具,却说不是自己的,是被人栽赃陷害。”

    我心里笑刘玲听话,面上却若无其事:“也许真是别人的呢?您看那姑娘哪里半点像是杀人的样子?”

    崔队和周青听着也是点头。

    我见好就收,若是得知真相之前我也是相信人的眼神的,毕竟都说眼睛是心灵之窗嘛。

    但现在嘛,如果不是因为刘玲是被牵扯杀人,我才不会管。

    天色不早了,又被保释,我就和周青崔队道别,招呼着大月一起走,崔队笑着说最好不见,一阵说笑间将我送出了公安局。

    等剩下我和大月两个人,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突然愠怒极深:“风暖,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再以身犯险?”

    “我哪有?”我蹭了蹭鼻子。

    大月起了怨气:“那可是犯人,你单枪匹马过去?你是协警,不是警察,我可是问张胖子了,他说也没想到你会去!”

    尼玛……张胖子踢锅踢的真利索,想起他每次替我挡黄处,瞬间认命的点头认错。

    “下次不会了,下次不会了!”我念叨着,“姑奶奶我送你回家。”

    但大月能这么算了?这姑奶奶一路上根本没停,直到将她送回家,我的世界才安静了!

    回家的路上,我混乱的脑子逐渐清晰。

    法律太过于严苛,死者都不怪罪,那么杀人凶手就不需要再受刑了,再者这件事情,若是没有那位利用人性扭曲促使案件形成,就不会死那么多人。

    所以刘玲有罪也无罪。

    不过,想到那位得知我洗清嫌疑的表情,不由得心情那个愉快,同时竟然有些期待他和我联系。

    毕竟越联系越会暴露。

    “你到底是谁?”我攥紧拳头,难言恨意。

    等到了家,我立马给顾擎打了电话,却不料对方关机。

    “怎么关机了?”我喃喃自语,这还是第一次遇到,想了想还是明天在感谢他吧。

    第二天一早,再去公司的路上,接到了红姐的电话:“今天“石阁”开张,有空来一趟!”

    “晚上过去!”我回复红姐。

    到了公司,我直奔五层策划部,大家看我回来都惊讶。

    尤其是裘圆圆。

    她抖着身上的肉小步跑过来,一边推搡着周围的人,一边给我端来一杯热水:“都让让,都让让,来,风暖,喝热水去霉运,苦尽甘来。”

    我笑着端过来一饮而尽……

    水温且甜,我笑着道谢,指了指顾擎的办公室:“顾董在吗?”

    圆圆还没说话,方舟就插了嘴,一边扶着黑框眼睛,一边小声说道:“在里面呢,出事儿之后顾董还特意询问了情况,似乎挺关心的。”

    “可不是。”圆圆出乎意料的赞同方舟的话,“以前呢,我们董事长就是高山上的一朵冰山雪莲,只看远观,昨天你出事被抓走了之后,得知此时就开始问我们具体情况,然后就出去了,顾董似乎很着急关心的样子。”

    “是啊,看来是个好董事长,本来因为江林的事情,我对他有偏见的,现在是一点都没有了。”方舟颇感欣慰。

    我皱了眉头,本来顾擎对我冷漠,自己心里还舒服些,如今听到这些,一颗心抑制不住加速跳动,想起那晚恩断义绝的话,心隐隐作痛:“圆圆组长,能不能帮我打个内线通报一下,我想当面谢谢董事长。”

    圆圆一听连忙说好,紧接着打了电话,将我的要求说了,但我却从电话里听到了冷冷的两个字:“不必。”

    圆圆有些尴尬劝慰我。

    我撇了撇嘴,顿时尴尬的笑了。

    只是越想,心里越发不舒服,于是我扭曲了:“工作工作!”

    人群顿时散了,各干各的。

    我坐在工作台上,嘶着手纸泄愤。

    那位……顾擎……

    比起那位的手段,顾擎实在禁受不起拖累。

    越想越头疼,干脆爬在工作台上。

    不知怎么的竟然睡着了,再次醒来是被圆圆拍醒。

    “姑奶奶,你吃饭不?”圆圆将脸靠的我老近。

    我一睁眼看到这么个大脸,顿时吓得清醒了,连忙摇头:“我等顾董,他出去了吗?”

    圆圆说没有,我听了催促她和同事们先去。

    自己又等了一会,果不其然顾擎的办公室的门开了。

    我一激灵,匆忙跑过去,对着顾擎一个九十度深鞠躬:“谢谢你。”

    顾擎今天穿了一身灰色的亚麻西服,我低头只能看到他棕色系的豆豆鞋,整个人很清爽又不失沉稳。

    “不必。”顾擎又是这么一句,就要越过我离开。

    我立马抬起头扬手拦住他的去路:“那个顾擎啊,你是要去吃饭吧?我知道附近一家特别特别特别好吃的牛排,我知道再好吃的饭菜也不能抵消搭救之恩,但是能不能让我请你吃顿饭?”

    说完低着头等回答,却不料半晌也没声音。

    我终于忍不住猛地抬头,却见顾擎扬起标志性玩味的嘴角:“我只是不想失去唯一信任的助手,但是特别特别特别好吃的牛排可以去试试,你勾起了我的食欲。”

    嗯……嗯?只是为了不是去唯一信任的助手?

    靠!那家牛排阵的超贵的,肉痛!

    想着掐了一下手指,面上露出公式化的笑容,带着顾擎去了牛排馆。

    点餐上餐花了不到十分钟时间,顾擎点头:“不错。”

    废话,那么贵:“那你以后经常来。”

    “你请我?”顾擎拿着刀叉的手指修长。

    我听了简直一口老血要喷出来:“顾董说笑了。”

    “我确实是在说笑话。”顾擎抬眸。

    我看着他黑眸微闪,心漏跳了一拍:“一……一点也不好笑。”

    “是么?”顾擎挑眉,干脆放下刀叉,稍稍往后面椅住,“你今天找我来,只是为了吃饭感谢?”

    我被他盯着,手心冒汗,佯装淡定的吃着,根本不敢抬头。

    因为我敢肯定,此时脸一定是涨红的:“是啊,感谢你。”

    “风暖,你是当真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思?”顾擎嘲讽,“如果想报答我,今晚八点顾氏酒店有酒会,我妈回来了,想见你。”

    说着,就见顾擎起身,迈开步子朝门口走去,就在掠过我身子的时候,低沉喑哑的嗓音冲透耳膜:“我希望今晚是最后一次交集,还有风暖,你不会喜欢上了我吧?”

    “没有。”我垂头呢喃,“怎么可能?”

    “最好是这样。”顾擎冷笑着离开餐馆。

    我浑身瘫软在座位上,脑子里都是那句:风暖,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心一阵阵酸疼,脸上一凉,竟然落了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