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6 顾大少爷变幻莫测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4本章字数:3121字

    “风暖,立马来警局审讯室。”黄处的意思是去开会。

    我挂了电话,等到了楼下,顾擎竟然在看电视。

    我局促的朝门走过去。

    “你出去?”在路过沙发的时候,顾擎挑眉。

    我看了眼时间,晚上九点,说出去和胖子大月玩?

    额……他万一说跟着怎么办?

    我就这么因为他的一句话纠结了。

    “额…有点事情。”话外之音……不方便告诉你。

    顾擎笑了笑,继续看他的电视。

    等到我出门的时候,屋子里飘出来四个冷冷的发音:“早点回来。”

    九月末的夜晚明明已经有些凉意,但今天的风却暖到了心里。

    以至于我到了警局,黄处和胖子都以惊悚的眼神看着我。

    “发春了?”

    “谈恋爱了?”

    我没好气的坐在桌子上,翘起二郎腿:“一老一小两个光棍,还好意思关心别人的终身大事?”

    “你!你你你!”胖子郁结,哭丧着脸,“老大,风暖说你。”

    黄处鹰眸一闪:“他那是说你。”

    话落,我和胖子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震惊。

    我心里:谁那么不长眼?

    胖子嘴上:“老大还能结婚?”

    于是乎,我就默默看着黄处横眉冷对胖子:“这个月的奖金没了!”

    “哈哈哈哈!”我不厚道的笑了。

    要知道,第九处的工资,比起丰厚的奖金,那可是九牛一毛。

    “风暖,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无耻?”胖子绝望了,“当初是谁帮你背了黑……”

    “黑什么黑。”我毛骨悚然,见黄处处于疑惑状态,我侧脸威胁胖子,“大月最近对你印象还是不错的,就是不知道以后……”

    胖子憋屈:“老大,我们还是谈正事吧!”

    黄处指着我俩,说我俩有猫腻,不过眼下还有正事,但我没想到黄处说的竟然是李冉。

    相对于我的震惊,胖子更泰然,显然他俩已经通过气了。

    “李冉改过名字。”黄处道出这么多日子查不到李冉消息的原因。

    “叫什么?”我皱眉。

    胖子咋舌:“原名李星华,如果不是第九处查根本查不到。”

    “更名的话警局户籍处不是应该有记录?”我抓住不对劲点,“什么时候改的名字?”

    还有,我皱眉将心里的疑惑说了,因为在我而言,李冉不应该是难查的。

    毕竟查到李冉的时候,不仅仅是单线,最起码还有老鸨这个亲戚。

    即使是远房,李冉家的大概位置也应该是知道的。

    黄处苦笑:“一开始就是按照这个线索去查的,你口中的老鸨也给出了线索,但是当我们到了她说的地址。”

    胖子耸肩:“去了之后我们问是不是李冉家啊,但人家根本不姓李。”

    额……这倒是,李冉一家死了,现在住的不是李家也情有可原。

    但胖子摇头:“老鸨也就是个李家的远方亲戚,李冉去找她的时候已经是决心当援交妹的时候了。”

    黄处接过胖子的话,描述说,当时第九处找到了李家老地址,里面的住户却说不认识,也不知道自己住的房子以前是谁家的。

    “房子倒卖了好几手,最后查到第一个倒卖的,他说以前的确住过一户姓李的,但是后来搬走了。”黄处叹气,“但幸运的是,我们问到了李星华这个名字。”

    “好事啊,叹什么气?”我看向胖子,又转看黄处,“说吧,凭我的直觉这才是重点。”

    黄处挑眉:“你这丫头啊,不当警察真是可惜了。”

    “得了老大,你别夸他了。”胖子乐颠颠的,“这不是被你拐来了?”

    黄处笑了,说也是,又扯到了正题上:“住户姓李绝非偶然,而且我们打听到,李星华一家之所以卖房子是发了财。”

    我知道黄处指的可能是彩礼,毕竟柳微的家人就曾经因为顾家的彩礼一夜暴富。

    “对。”黄处起身,“但是李星华一家搬去了哪里,却不知道,就连问老鸨认不认识李星华,或者李家其他人的名字,愣是不知道情。”

    “关系这么远?”我有种要崩溃的冲动,就算不知道远房嫂子的名字,也最起码知道远方哥哥的名字啊。

    “而且李冉以前的名字,她没有印象吗?”我问。

    胖子贱气凛然:“反正亲戚更远的,农村家庭,一般介绍自己,都会提爷爷,据老鸨所说,李冉来找他只提了塘乡二爷屋里的孙女。”

    我叹气,觉得这认亲的方式也太元始化,不过也没什么问题,毕竟这种出处也不是有人能乱认的。

    “说重点。”我抱手,“黄处,你是怎么查到的?”

    黄处情绪并不乐观:“阴差阳错,既然老鸨不知道李星华这个名字,我就怀疑是不是改了名字,最起码地址没错,于是第九处深入查,就查出来了:李冉一个人有两个身份证。”

    我张了张嘴,什么情况?

    “初步怀疑是顾家办理的,李冉这个身份证没有任何信息,但是我们靠李星华却找到了她家后来班的居处。”黄处突然走近我,“在邻居的言语间,李冉嫁过人,那户人家是T市的,特别有钱,李冉结婚没多久,全家就死了,墓地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绕是怀疑李冉的身份,但如今真相大白,仍旧觉得震惊。

    黄处的意思是,既然李冉的身份能确定,那么目标就可以锁定在顾家和高家了。

    “嗯。”我半天都不知道说什么,牵扯到顾家是我不愿意的,但顾家屡屡牵扯其中……

    开完会,胖子和黄处先离开,我溜达着到了门口,心绪不宁。

    走着走着,突然周围骤冷。

    我猛地抬头一看,竟然是穆石和穆希。

    他们神色愉悦,更多的是感激。

    这是?

    “我们是来谢谢你的。”穆希开口,指了指警局,“小玲无罪释放了。”

    我了然,这对兄妹虽然是被刘玲所杀,但并不希望刘玲判刑。

    当日说开了误会,他们就应该走了的。

    但是没有最后一口阳气入体,晚上没有梦到新的东西,我就知道他们还有未了的心愿。

    看这幅架势,我也明白了:“刘玲的事情不用谢我,如果这件事不是她被人利用,我不会插手。”

    穆石比穆希略微沉稳:“我们都懂,我们最后的心愿就是找你道谢,还有,我们死的时候有你名字首字母血字的事情……”

    “血字?”我来了精神。

    穆石和穆希对视一眼,点了点头:“当天我们被刘玲杀死,其实那时候思维是空白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不可能,随后意识就像静止了一般,现在想起来死亡其实一点都不可怕。”

    穆石说,他就好像陷入了休眠状态,慢慢的有些缓和可以感知周围环境的时候,他疑似听到了男人和女人的声音。

    “男人和女人?团伙作案?”我蒙圈。

    “我最先不敢说,以为是听错了,昨天我和穆希一说,才发现……”穆石顿住。

    穆希点头:“我也听到了,我还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断断续续的,说什么作对,好像还提到了风家不成器,还有一个名字,具体的忘记了。”

    我听着心里久久无法平静,这件事肯定是那位做的,但是为什么会提到风家?

    “风暖,好人一生平安,我和穆希不能久呆了。”穆石笑了笑,连同穆希的灵魂都在消散。

    我点了点头:“一路走好。”

    随后两鬼露出笑脸,消散在了空气中,眼看着两股金色的气陡然钻进体内,暖洋洋的。

    我钻了钻拳头,觉得不仅力气大了些,就连听得看的也更远了。

    不禁咋舌,这样下去还能练成千里眼顺风耳不成?

    想着,看了看时间,才惊觉到了半夜。

    到了别墅底下,顾擎房里的灯还亮着。

    我撇嘴悄声漫步的进了卧室,随后竟然听到了隔壁关灯的声音。

    “在等我?”我不自觉弯起嘴角,随后又垮下。

    没有希望的事情,还肖想什么?

    睡觉睡觉!

    第二天一早,刚下楼,就被顾大少爷惊到了。

    客厅的餐桌上,摆满了早餐。

    顾大少爷淡淡的看了眼他对面的座位:“吃完一起去上班。”

    “这样不太好吧?”我咽了口唾沫,‘蛋定’的坐下吃饭,“公司员工会误会。”

    “不会。”

    “嗯?我不够漂亮?”什么叫不会误会啊,这话说的。

    “董事长和助理在一起很正常。”

    额……这倒是!我恼羞,风暖,你刚才在想写什么!

    于是在顾大少爷的注视下,我低着头愣是吃了两个人的食量。

    以至于等我吃完起身,顾大少爷似乎第一次认识我似的:“不错。”

    “什么不错?”我刚拿起包。

    “饭量。”顾大少爷勾起玩味的嘴角,留下瞬间踉跄的我。

    腹黑!他再也不是那个能让我可怜的,连背影都是悲伤的顾擎了。

    于是我聪明的,不再和他对垒,毕竟他可是小时候智商变异后来极速赶超的非正常人类,像我这种正常人,如果不想找虐,还是乖乖的相安无事比较好。

    到了公司,果不其然没有人说什么。

    但红姐却联系了我,说是云客又问她要不要货:“本来我是不想要的,但你上次不是很感兴趣?”

    “要!”我一激灵,那可是钱啊,“我直接和云客联系。”

    挂了电话,试着和顾擎请假,谁料他倒是没多问什么,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早点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