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8 背锅,喜当爹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4本章字数:3061字

    当初在飓风策划案发现那位的字条。

    我虽然怀疑是那位在顾氏有人,但也不排除是飓风放在策划案里的。

    我寒暄了几句,看着顾擎的眸子,有些磕巴。

    “你什么时候走?”我咽了口唾沫,指了指时间,“你最近不是很忙吗?”

    顾擎挑眉,笑了笑:“你很希望我离开?”

    “额……”可以说是么。

    顾擎刚想要说什么,电话响了,接起来皱了皱眉头:“等着。”

    随后看像我起身:“如你所愿。”

    等到他离开,我才捂着胸口长舒一口气:终于走了。

    整个一下午的时间,我都在看策划案,直到临近吃饭时间。

    大月暴力的推开了门,穿着碎花裙子,迈着豪迈的步伐,一手拎着水果,一手拎着黑超沈括。

    “病了?怎么回事?”大月进了屋子,嘭的将门关上,原形毕露,“妈个鸡,顾擎没照顾好你?”

    沈括也将黑超摘了下来:“你怎么了?”

    我疑惑的摇头:“结果还没出来,你俩赶快坐下,我这精神疲惫,经不起你们吓。”

    “听见没有?我家小暖嫌弃你。”大月坐在病床上,对着沈括撇嘴。

    沈括看着手里的黑超呆滞了?

    似乎在思考黑超的吓人性。

    我白了眼大月,却见这厮乐颠乐颠:“你们怎么知道我病了?”

    “还不是你家顾擎?”大月提到顾擎,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风暖,你不喜欢顾擎?”

    我蒙圈,大月看我这幅模样,气的牙根痒痒,挥着粉拳揍倒我肚子上。

    “饶命啊女侠。”我叫苦连天,这是犯了哪门子罪啊,“顾擎和你说什么了?”

    大月白眼说,刚才顾擎打电话说我生病住院了,让大月给我送饭,说是医院里的饭不好吃。

    总之,一副24孝男朋友的样子。

    他是不是装的无所谓,重点是,顾擎苦大仇深的说我喜欢别人了,让大月来问问到底是谁。

    “卧槽,你被收买了?”我扑在床上不愿意起来,“我都替你没脸了,几顿饭就把你收买了。”

    “妈个鸡,放屁!”大月癫狂了。

    我嫌弃:“沈括,看看你家乔月,什么素质!”

    “挺可爱的。”沈括傻笑。

    我:“……”

    没救了,没救了。

    打闹着,护士突然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摞化验单,递给我:“怀了孕怎么还这么劳累?应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

    “什么?”

    “什么?”

    我和大月几乎是统一反映。

    “你不知道自己怀孕?”护士鄙视的看着我,“真没个当妈的样子,怀了一个多月的孕都不知道。”

    “妈个鸡!”大月先我一步将护士手里的化验单给我,仔细看去,一脸呆滞的移开。

    我浑身止不住的颤抖,怀孕?怎么可能。

    “护……护士,是不是拿错化验单了?”我试图让自己冷静。

    护士脸色鄙夷:“不会是未婚妈妈吧?这里是医院,怎么可能拿错,不要侮辱我的职业素养。”

    说完扭头离开。

    大月拿着化验单,手有点抖:“沈括,你先出去。”

    沈括拍了拍大月的肩膀,让她有话好好说,才离开病房。

    “谁的?”大月声音发冷。

    大月是化验师,她能这么问我,这化验单肯定没问题了。

    和男鬼在一起的画面不断充斥着我的脑海,双手插进头发,蜷缩在病床上:“不可能。”

    “不是顾擎的?”大月一顿,“你告诉我,是谁的?我去撕了那个王八蛋!”

    去撕男鬼?

    我激灵清醒,绝对不能让大月纠缠进来,偷偷擦了一把眼泪,攥紧拳头,靠在枕头上:“不是顾擎的还能是谁的?”

    “是他的你哭什么?”大月长舒一口气,“我还以为你背着顾擎偷汉子呢!”

    我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顾擎已经有未婚妻了,那个华清!我算什么啊,这个孩子是意外。”

    说着,心里默默对背锅的顾擎道歉。

    “这事儿啊。你放心吧。”大月猛拍我的肩膀。

    说什么今天顾擎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已经教训过了,不过顾擎说华清是家里的安排,而现在他和家里已经闹翻了。

    “你听听,人家顾擎为了你都和他们家闹翻了,夫复何求啊!”大月一脸欣慰。

    ……

    他闹翻也不是因为我啊。

    我头疼,这事儿越说越乱:“大月,你不是来送饭的吗?赶快带着你家大明星走。”

    “你先把饭吃了。”大月摇头,“都是孩子妈了。”

    孩子妈……

    我摸了摸肚子,眼泪又要夺眶而出,不过为了让大月安心,赶紧乖乖的扒饭。

    但我没想到,饭快吃完了,顾擎竟然来了。

    大月一见顾擎进来,就将化验单放在顾擎手里:“恭喜你当爹了!”

    我看着顾擎的手明显一顿,随后惊讶的看着我。

    “你看看你家顾擎高兴的。”大月哈哈一笑,“得了,不耽误你俩了,我走了,沈括一会该被拍了。”

    ……大姐,你家沈括估计早被拍了,还有,不多嘴会死吗?

    病房里只剩下我和顾擎。

    “那个……”我咬了咬牙,闭眼一口气将话说了出来,“顾擎,对不起,我拿你当了挡箭牌,我和你说过我有喜欢的人了,这个孩子就是他的,所以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孩子父亲呢?”顾擎话里带着笑意。

    嗯?笑了?

    我睁开眼睛,就看到顾擎嘴角漾起难以言明的喜悦,这是喜欢的女人怀孕的反映吗?

    “孩子父亲……死了。”嗯,我觉得自己英明,男鬼本来就不是人,“所以我打算守寡一辈子。”

    当我说道死了的时候,顾擎脸色一滞,等我说完整句话,他才缓和了脸色:“也不一定守寡,万一孩子父亲活了呢?”

    神逻辑!我下意识归结到顾擎被刺激到,才引发的错乱。

    “这个孩子我会打掉,所以这个锅……只是让你暂时背。”我长舒一口气,心瑟瑟发痛,“因为大月……”

    “孩子不能打。”顾擎神色发冷,“你要把自己的孩子打掉?怎么做母亲的?”

    我一愣:“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顾擎下意识后退,随后又看向我:“总之,孩子不能打掉,我可以帮你养着,还有我不怕背锅,三个月的约定依旧有效。”

    我一愣:“顾擎……你这又何必?”

    “我不在意这个。”顾擎露出玩味的笑,“是不是觉得我很好?你以前的顾虑消失了?要不然我们结婚?”

    顾擎越说越是靠近,我的心陡然漏跳了半拍。

    下意识往后躲,将被子胡乱盖上:“我刚吃完饭,困了,你走吧,我要睡觉。”

    身后传来顾擎的笑,似乎觉得我的狼狈很有趣。

    不过迷迷糊糊的还真睡着了,再次醒来是转天早晨,屋子里空无一人。

    只觉得脸上凉凉的,伸手一摸,竟然留了眼泪。

    摸上肚子,起身看着桌子上化验单,先是五十天左右的时间。

    脑子里一闪,拿出手机给师父打过去电话。

    “贫道掐指一算,徒儿找为师有事啊。”电话里熟悉的声音,让我险些泪崩。

    遇见无量老道那晚,就是在五十天前的样子,那晚我和高家闹翻,师父将我和顾擎紧紧联系在一起。

    “师父,还记得我和您说的男鬼吗?”我哽咽,“我怀了他的孩子,怎么办……”

    师父那边咕咚一下,似乎是从什么地方摔了:“哎呦,疼死我这把老骨头了,徒儿啊,你说你怀了鬼胎?不可能啊,他不会这么……啊,不是,人怎么会怀鬼胎啊!”

    “师父!”我激灵一下,“您刚才说他不会这么?什么?师父,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我能说什么,我说那个男鬼啊,他不可能让你怀孕啊,他是鬼,你是人。”师父一个字一个字掰开讲,“你别误会,贫道就是个道士,能知道个什么?”

    是这样吗?我疑惑,觉得师父有些不对劲。

    第一次和他说男鬼也是,他斩钉截铁的说我不会受到伤害,但却说什么都算不出来。

    虽然相处不长,但我也知道无量老道的为人,看起来放浪不羁,但是有真才实学的。

    “师父,我……”我刚想问什么。

    就听师父啊了一声:“为师还有事,先挂了!”

    听着电话里嘟嘟声,我心里没着没落的,他越是慌张,越是有鬼。

    正想着,电话突然响了,我一惊,但看去却是大月的,还是稍微失望:“怎么了大月?”

    “我是嘱咐你的,好好休息别累到。”大月难得温和,“顾擎这人挺细心的,还知道给你化验个常规检察外的,冲着这一点加分,不过他家的情况你也知道,再忍忍,听见没?”

    我的思维没在大月的嘱托上,而是全都被“常规检查外”这几个字吸引。

    “常规检查外?”我重复了一句,“这不是普通的验血报告吗?”

    大月鄙视我:“怎么可能,你见过谁家常规验血报告能看出怀不怀孕的,这种验血检察叫HCG,检验怀孕很准的。”

    “你是说,顾擎在众多身体检查外,单独给我做了一项验孕的?”我再三确定。

    大月理所应当:“当然,多细心。”

    我慌张的按下了电话,浑身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