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0 林家线索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5本章字数:3068字

    王经理冷汗涔涔,那副不知情的样子做不得假。

    紧张的不止他一个人,还有我。

    我能接受对方冲着我一个来,但无法接受是冲着我和顾家来的。

    这意味着什么?事情远没有我想的简单。

    “姑娘,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威胁字条。”王经理这么大岁数了,此时要哭了。

    我叹气,知道为难他也没有用,将策划案递给他,将顾擎交代的事情办了。

    没心思理会他有多高兴,出了公司,立马给黄处打电话告知。

    黄处也是烦躁:“破案子!”

    “有风家的消息及时告诉我,黄处你大案子见多了,何必因为这个烦躁?”大月的电话顶了进来,我草草结束了和黄处的对话。

    大月电话里传来哽咽声,我吓得魂飞魄散:“你这是……哭了?”

    “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啊?”

    大月支支吾吾,到底还是说清楚了,乔伯母,也就是她妈妈,不来了。

    “凭什么啊?”大月崩溃,“说离婚就想起我,现在不离了又和我断绝关系,我他妈算个什么东西?”

    我攥紧拳头,难掩气愤,以前我就和胖子说过,大月的父母都快赶上畜生了。

    现在我得给畜生道歉,他们是畜生不如。

    想到这我语气强硬:“别哭了,这么多难不习惯吗?你还有我。”

    大月破涕而笑:“现在还快有干儿子了。”

    这画风转变的有点快,我一愣一愣的。

    后来听着大月语气里的悲伤,才发觉她是装的。

    聊了半天,等她情绪平静,我才问起乔伯母的事情。

    原因很简单,她那个丈夫有了小三,乔伯母无法接受要分手,但她也是有些手段的,就接受小三的孩子进家门,可小三必须在外面。这样一妥协,她那个丈夫觉得妻子知书达理,也就哄了哄和好了。

    “小暖,我觉得自己超级没出息,我在意他们对我的看法,什么都在意。”说着大月苦笑,“别人都是想失忆忘记爱情,我可到好,想失忆忘记父母。”

    我打电话期间到了家门口,开门进了屋子,坐在沙发上换了个姿势:“忘记做什么?磨练越多,人才会过得越轻松,我以后也好放心。”

    “知道了,哲理暖。”大月嘿嘿一笑,“不过你放心是什么鬼?说的和你要去哪一样。”

    我一顿,懊恼自己不自觉将话说了出来,连忙转移话题,说起联系不到顾擎的事。

    “会不会在顾家?我听说华清这几天闹得挺凶的。”大月道。

    我手托下巴:“也许吧,不然也不可能不接电话。”

    又寒暄了几句才挂点,洗漱一番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摸着肚子,觉得这孩子奇怪,50天,按理说应该有孕吐反映吧?

    但除了那天在奇石馆出来毫无征兆的晕倒,再也没有其他反应。

    还有理智告诉我不该留下这孩子,但自从知道了他的存在,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就被攻克了。

    我辗转反侧,不想这个问题,反正还没到不能流产的地步,再纠结一下吧。

    夜里,迷迷糊糊的总觉得肚子上有双大手在动。

    但我却没有危险感,昏昏沉沉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是被红姐的电话吵醒的。

    “小暖,出事了,出事了!”红姐一反常态,很是焦躁。

    我揉了揉眼睛:“怎么了?”

    红姐咽了口唾沫,缓缓道来,听完,我彻底没了睡意,嘱咐红姐稍安勿躁,我马上过去。

    这件事和那天赌石要钱的男人有关系,红姐说她只是觉得眼熟,但没想到是毒蛇。

    所谓毒蛇,就是让老蒋再也不能做赌石生意的人。

    红姐说着,我才知道原来这玉石界和赌石界还不同。

    赌石界的大佬并不是沈家,而是赌宗。

    这个名字神神叨叨的组织,里面的人也一样奇怪,赌宗坐下首徒,就是毒蛇。

    极其受宠,因为天赋极高,当时老蒋出入赌石界,叱咤风云,很快就遮盖了毒蛇的名气。

    毒蛇是什么人?阴翳,锱铢必较,看不得别人好,在他眼里,赌宗必须统治着赌石界,而他就应该是师父之下最强的。

    所以就联合一些人给老蒋下了套,老蒋被众人算计自然不忿。

    但业内都是怕赌宗的,所以没有人敢和老蒋做生意。

    红姐说道最后哭了,她说有几个朋友气氛不过,要帮老蒋,但最后都死了。

    如今又用同样的手法断石阁的后路。

    我知道事情的重要性,很怕红姐情绪失控。

    等到了石阁,果不其然,红姐在啜泣。

    “小暖,你可算是来了。”红姐抓着我的手不放,“怎么办?”

    “有没有赌宗管不到的地方?”这件事不能硬碰硬。

    老蒋什么性子的人我也知道,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动静,肯定是因为无法抗衡。

    “缅甸,还有……”红姐皱眉,带着我往后面走,“小暖,这块奇石是你找云客买的?”

    我点头,知道红姐的担心:“这块是在毒蛇警告之前买的,应该不会有问题,至于上货问题,去缅甸不可以吗?”

    “缅甸……”红姐为难,“倒不是不行,就是哥哥那边……”

    “怎么了?”我怎么觉得红姐表情那么奇怪?

    “没什么,你等我消息,石阁不能倒!”红姐握紧拳头,那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惹得我汗毛倒竖。

    红姐见我这幅模样讪笑,说让我回去听去缅甸的消息。

    我点头说好,离开毛料市场直奔公安局,去缅甸总要去请假的。

    到了公安局给胖子打电话,胖子嘿嘿笑了:“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和我一起去林家,在门口等着。”

    我无语问苍天,只是赶上了问询?

    不一会胖子就从警局出来了,临近十月的天气,很清爽,胖小皮鞋,九分裤,短衬衫,穿的还算比较清凉。

    当然是忽略那身肥肉的……

    路上,我问胖子:“去林家调查什么?”

    “还不是陈耀的事情!这个林家啊和陈耀并没有什么交际,我也没办法传讯人家,只能上门。”胖子解释。

    我点头说是,让胖子给我介绍一下林家。

    胖子伸出一根手指:“餐饮界的老大,民以食为天,虽然林家的产业不怎么高大上,但还真的有钱。”

    怪不得张月娇说高力找林雅诗,只是权宜之计。

    现在想想,如果张月娇说的是真的,那么高力讨好林雅诗的期间,不正是猎华公司项目运作期间?

    “胖子,你查查林家和高家有没有资金往来。”我皱眉。

    胖子应声说好,眼看着我们就到了林家,比起富豪人家的别墅,这栋普通人家的房子让我对实干的林家产生了好感。

    “林雅诗父亲吃过苦,做买卖本分,为人也好。”胖子拉着我去了501按了门铃。

    开门的是个妇女,气质上有五十岁的样子,但长相却不到四十。

    “你们是?”妇女不急不慢。

    胖子表明来意,妇女缓了一会才将门让开,又给我们倒了水。

    “警察来我家做什么?”她的话很硬,能听出来她招呼我们进来只是不想惹麻烦。

    “阿姨,我以前是高力的未婚妻,我不是警察。”过不去凄然,我表明身份过后,她愣住了。

    “你……”

    “我叫您林阿姨吧。”对待这种人,普通的问询是不成的,“您放心,今天我来也不是找麻烦的,其实我们对您隐瞒了林雅诗的尸检报告。”

    “什么!”妇女脸带震惊,“我女儿不是病死的?我就说我女儿不是病死的!她到底是怎么死的?警察怎么能骗人!”

    胖子也急了:“风暖!”

    我示意胖子稍安勿躁,这件事说破了大天,也不能空手套白狼。

    “阿姨,我如果是您,就会整理情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感觉虽然不好受,但……”我安慰道,“逝者已矣,您情绪如此,我不敢说。”

    妇女看了我一眼,双手掩面哭了起来,我和胖子对视等着。

    将近过了十分钟,妇女才整理好情绪:“你说吧。”

    “林雅诗的尸检报告。”我顿了一下,“没有尸斑,无法判断死亡时间,尸检异常,死者瞳孔四散,生前受到过惊吓。”

    “那凶手是不是你?”妇女说完又摇了摇头,“不对,如果是你,你不可能来。”

    她越是这样,我越觉得可惜,和林雅诗的接触不过是那一条短信,但当我过去,林雅诗已经死了。

    之前我还怀疑那短信是不是她发的,如今看她母亲,倒觉得没了百分之八十的可能。

    这样家庭出来的,给人做小三要么就是爱惨了,要么就是毫不知情。

    “不是我,谢谢您的信任,您领走林雅诗尸体后,我们留了一小块组织。”我说道这里,示意胖子开口,毕竟尸检报告我并不专业,照猫画虎,不如虎自己来。

    胖子阐述,林雅诗的组织在一个月之后并没有破败的痕迹:“当天风暖撞破现场的是您的女儿发短信叫她过去的,但林雅诗尸体的状况明显是提前做好防腐工作的,所以我们怀疑高力,可没有证据。”

    “高力?不可能啊,他追我们女儿的事情,全小区都知道。”妇女讪讪看我,“对不起姑娘,当时我们都以为他单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