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1 缅甸情劫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5本章字数:3332字

    “您不用愧疚,您女儿也是被利用了。”我心里冷笑,高力对不住了,随后我将张月娇说的话说了出来。

    果不其然妇女脸色煞白:“混蛋!”

    “今天我们来的目的,就是想问林家和高家有没有资金往来。”我解释,“如果没有,高力就有可能真的爱您女儿。”

    妇女抬眼看我,手上搅拌,能看出内心挣扎,不一会站了起来:“生意上的事情,我也不懂,雅诗的死拜托你们了。”

    “你刚才……”胖子张口就问。

    我立马拦住:“您放心吧,但是这件事不要张扬,尤其是不要告诉高力。”

    “我怎么可能告诉他!”妇女咬牙切齿,眼里满带着悔恨。

    林家小区。

    胖子暴躁了:“你拦着我干什么?明显有猫腻啊!”

    我灌了口矿泉水:“察言观色你懂不懂,女人的手搅拌,这就说明内心很挣扎,但她最后还是没有说,你想想为什么?”

    胖子气的拍了下方向盘:“老子不知道!”

    “你谁老子啊!”我猛敲胖子后脑勺。

    “姑奶奶,你也是姑奶奶成了吗?”胖子哀嚎,“别蹂躏哥哥的智商了。”

    我扑哧一声笑了,嗯……胖子终于正视这个问题了。

    所以也不打算再逗他:“当然是因为林雅诗的父亲啊,这样,账目问题你还是去查查,如果没有意外这笔交易不但存在,高家的生意林家还有参与,并且被羁绊住。”

    胖子其实还算聪明,我一点他就懂了,但却满脸鄙视:“活着的人永远比死了的重要。”

    “人之常情啊。”我闭眼休息,“对了,南树林那边要不要先找警局的人过去?我过些日子要去缅甸。”

    胖子咋舌:“缅甸毛料市场?去吧,顺便查查那里有没有昂贵毛料,南树林这边不能交给警局,让普通警察知道太多不好。”

    我点头说好,胖子直接给我送回了家。

    直到晚上,别墅来了不速之客。

    “你这个狐狸精,还我擎哥哥!”一开门,华清张手就要打我。

    我往后一退:“发什么神经,顾擎不在。”

    “不可能,擎哥哥好几天没回家了,也不在公司。”华清一边说一边跟抄家似的来回看。

    我也没心思阻止,连忙给圆圆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端圆圆确定:“是啊,这几天都是万副董掌权,公司乱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挂了电话,这时候华清也抄家完毕,手指着我:“你把我擎哥哥藏哪里了?”

    “顾擎不在我这。”我长舒一口气,“你最好安静的想想顾擎能去哪,伯父伯母也不知道吗?”

    “你真不知道?”华清虽然语气疑惑,但却是信了,焦虑的跺脚,“擎哥哥能去哪啊,急死我了,报警,对报警!”

    说着华清就往门口走:“如果让我知道你骗了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觉得好笑,绿茶婊就应该职业点,总是露出这幅小学生模样,根本提不起我的战意。

    等华清走了,我才想起给顾擎打电话,但却关机了。

    不多时,胖子来了电话,单刀直入:“顾擎失踪了?”

    “对,顾家报案了吧?有什么消息尽快告诉我。”我也心急。

    “怎么会这样呢?小暖,你不会又收到灵车信了吧?”胖子问我。

    灵车信?我倒是希望能收到灵车信。

    但那位能控制住顾擎?

    我总觉得不可能,如果他能直接控制住顾擎,就不会弄这么多事情了。

    挂了电话,我再次给师父打了电话,却发现也是关机。

    从王经理那出来,我几乎可以肯定,那位是针对我和顾家的,而最开始将我和顾擎连在一起的是师父。

    说什么童身带煞,命沉死劫。

    别的大仙虽然知道却无法化解,唯有师父,像是知道一切,却在装傻一样。

    我喘了口气,觉得胸闷。

    顾擎,你千万不要出事情!

    到了半夜,我接到了胖子的电话,说是顾家撤警了。

    “顾擎回来了?”我问。

    胖子也疑惑:“说是回来了,你也别担心了,顾家没和警方交代太多,你自己问顾擎吧。”

    我挂了电话连忙打过去,接电话的却是华清:“你打电话做什么?”

    我皱眉,但心里却放松,华清接了电话是顾擎真的回来了:“他去哪了?没事吗?”

    “关你什么事?”华清语气强硬。

    不多时,电话易主,是顾母的声音:“小暖啊,我很感谢你给我儿子带来福气,他现在身子好了,虽然阿姨是因为迷信才将功劳堆在你身上。”

    这话说着就变了意思:“是顾擎自己好起来的,和我没关系。”

    “大家倒是都这么说。”顾母呵呵笑,“你能这么想也好,顾家的门户终究不是你能进的。”

    我攥紧拳头:“阿姨,顾家什么门户我听不懂?我不会和顾擎在一起,好好照顾他,千万别再让你儿子来找我了!”

    挂了电话,只觉得痛快,我倒不是说真的不想见顾擎,只是看不惯他妈妈说话的态度。

    咦呃……

    我嫌弃,就因为这婆婆我也和顾擎没戏。

    第二天一早,红姐就来了电话,说让我现在去机场。

    我诧异速度之快,但好在准备好了。

    路线是从青市到云南昆明,在从昆明坐车到临沧,临沧位于缅甸和中国的边境,如今过去是要偷渡。

    我惊讶,等到了机场当面问老蒋为什么,老蒋却颇为尴尬,老脸一红:“不能直接入境,我在缅甸有仇人。”

    这也太……

    我耸了耸肩膀,老蒋真心有强大的惹祸基因,怪不得被逼到那种程度还不去缅甸上货,不够我也好奇红姐是怎么做到把老蒋拉到缅甸的。

    等到上了飞机,红姐偷偷为老蒋辩解:“怪不得我哥哥,此‘仇人’可非彼‘仇人’,哎呀,反正你到了缅甸就见到了。”

    我颇为不解,都偷渡了这么小心意义了,那敌人还能发现?这么强悍的关系网吗?

    却见娟娘笑的像只偷腥的小猫,月眼弯得直冒坏水,指了指自己,说她已经联系了仇人。

    我靠:“红姐,你确定你和红姐是亲兄妹。”

    红姐一副我有所不知的样子,白了我一眼:“小丫头,就是亲妹子才能冒着危险去联系敌人,说了你也不懂。”

    我听得迷糊,可是刚刚过了临沧边境,到了缅甸境内,我们就被人团团为了起来。

    我大惊,红姐却笑的开心,再看老蒋一脸尴尬愤懑,不一会围着的人群中走出来一貌美的贵妇,一步一妖娆的朝着我们走来:“奴家等你好久了!”

    这一声奴家叫的我鸡皮疙瘩掉了满地,老蒋脸色通红向我看过来有些尴尬。

    那娇媚的贵妇见老蒋看我,竟是慢条斯理的晃着蛮腰走了过来,啧啧两声:“这姑娘却是漂亮,比起奴家嘛,到是差了几分,老蒋,你的眼光什么时候这么差了?”

    额……我这是被骂了吗?

    “误会,误会,老蒋待我如父如兄。”我冷汗直冒,压低了声音问红姐到底怎么回事。

    刚说完红姐就笑的不停,竟是对着那娇媚贵妇喊了声嫂子,声音发嗲说累了。

    贵妇呵呵笑了起来,招呼着周围的人围着红姐往车上带。

    老蒋一副认命的样子,临上车前狠狠的瞪着红姐,红姐也是被那眼神吓了一跳,但下一刻,老蒋就被贵妇搀扶着上了最前面的车。

    我和红姐则是上了后面的,等到车缓缓开了,红姐才长舒一口大气拍着胸口说吓死了。

    我哭笑不得,问老蒋和刚才的贵妇到底是什么关系,说恋人吧?老蒋视她如仇敌,但仇敌嘛,更是不可能了。

    红姐乐得自在躺在豪车的坐背上,闭着眼缓缓弯着嘴角,缓缓道来。

    她说那个贵妇叫谭昙,昙花一现的昙,中国人,当年和老蒋是情投意合,但后来因为和老蒋一起来缅甸上货不小心被缅甸毛料开发商看上了,控制了老蒋的货源。

    当然,也是因为老蒋当时受挫,各方面孤立无援,毒蛇盯得又紧,所以谭昙就想办法说服缅甸商人卖毛料给老蒋。

    但是没想到对方却让谭昙做他的三姨太。

    “三姨太?”我听蒙了,重婚罪啊。

    红姐笑我无知,她说缅甸富豪娶几个老婆的多的是,不过当时谭昙并没有答应,直到老蒋挚友的死刺激到了老蒋一蹶不振,后来谭昙下定决心嫁给了商人,但没想到缅甸商人还是不肯给货。

    “缅甸商人骗了谭昙,等她知道的时候已经怀了商人的孩子!”红姐说到这竟是突然捂着诡异的笑。

    我正诧异,却听红姐说起谭昙狠,谭昙当时知道受骗了竟是偷偷把孩子打掉了,还陷害说是大夫人害了孩子。

    二姨太胆小怕事,缅甸商人怒气之下休了大夫人,把谭昙扶正了。

    “宅斗啊!”我咋舌,用自己的孩子做手脚,也的确心狠。

    但我以为这女人狠也就到头了,真心没想到红姐竟然说她没过几天就杀了缅甸商人,栽赃给了二姨太,最后偌大的缅甸商人家全部财富落到了她头上。

    “下次我一定给她跪。”这女人心真是狠,堪称当代武媚娘,“后来呢,为什么没和老蒋在一起?”

    红姐摇头叹气说是心结,老蒋知道谭昙做的根本不肯原谅,一个男人是不会让自己女人牺牲身体去帮自己的,得知了消息老蒋震怒,但听到后来的事情心里复杂,但仍旧无法接受,他就说让谭昙守着金银财宝过。

    “老蒋到现在还想不开吗,毕竟这么多年了……”我不禁唏嘘,谭昙是爱得太深爱错了方式。

    红姐说这么多年过去了,多大的恩怨都淡了,能不能过去就看他们自己了。

    一路上车开到了别墅区,等进了谭昙的房子才发现屋子里很冷清,只有一个菲佣,屋子里大多都是毛料,大大小小摆着。

    老蒋气馁的坐在沙发上,脸色稍稍有些冷:“我们谈谈。”

    “奴家当然愿意。”贵妇妖娆的笑脸相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