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2 高谭相依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5本章字数:3028字

    “可不是谭家!”老爷爷擦干了眼泪,恨的牙根痒痒,“不说了,老子就是偷着住了怎么着?”

    老爷爷横的出奇:“老子以后还在这住,有本事让你朋友打死我!我反正不想活了!”

    我笑了:“您以前是混子吧?”

    “就是,怎么滴?”他可有理了。

    得!跟混子讲理就是自讨苦吃。

    和老混子讲理,那给自己气出个好歹,是自找的。

    “老爷爷这样吧,您不是想住在这吗?”我打着顾擎的幌子,“这房子肯定是不能给您了,毕竟您当时卖了,房钱两讫,对吧?”

    “是又怎么样?我后悔了,我这房子特别贵,但是当时非得说闹鬼!”老爷子不服气。

    我也知道当时是顾擎搞的鬼,不过死人的事儿是真的,老爷子自愿把房子卖了也是真的,所以我升不起半分同情。

    “我能让您用钥匙开这个门,心安理得的住在这里,直到您离世。”我笑着,“虽然话有点难听,但我说了,就能做到。如果我朋友后来对这块地有别的想法,我负责给您找房子,让您安稳住着,如何?”

    “当真?”老爷子眼神放亮,“有条件吧?”

    我话题一转:“您只要把当年谭家的事儿说清楚,就行!”

    “这么简单?”老爷子明显不信。

    我露出公式化的微笑:“您似乎没有权利和我讨价还价,私闯民宅,这可是重罪,哦,对了,我忘记告诉您了,我朋友是警察。”

    混子怕什么?

    片警啊!

    老爷子一听眼神微缩:“说就说。”

    随后,老爷子将当年的事情缓缓道来。

    他说这一片别墅区以前叫谭府。

    是谭家人花钱修建的,只知道是t市有名的商人,这里面住的都是有钱人。

    有钱到别墅买了,觉得样式不好看,推了重建。

    “我呢,姓李,当年市给谭家开车的,司机,这套房子,是老板给我的,这么多年我在谭家吃住,也没给我多少工资,说白了,我会做人,当年就想图个大的。”

    说到这,李老爷子笑的凄惨:“房子是到手了,也托谭家的福气娶了媳妇,生了孩子,本想着能安然渡过晚年的。”

    “晚年?”我看他这岁数够大的,“您多大有的孩子?”

    “我有孩子早,当年谭家的事儿有20年了吧?”我卖房子也有十五年了。

    等会……顾擎今年26岁,20年前是6岁,就算卖房子那阵又后退了五年,感情顾擎买这片地的时候最大十一岁?

    我之所以想最大时十一岁,还有散播舆情的时间。

    “您继续说。”

    老爷子点头:“当年啊,说到谭夫人的死,还让人唏嘘,在屋子里死状凄惨,当年他的孩子才几岁,长的也清秀,老板对夫人疼爱有加。”

    我打断他:“谭夫人死了?当年有个儿子?叫什么您好记得吗?”

    “叫宗铭,我以前叫他宗铭少爷。”老爷子斩钉截铁。

    我瞪大了眼睛,不会这么巧吧?

    从南树林见到男鬼,然后我被顾擎拖到这个小区,这个小区竟然是谭宗铭家里盖的?

    “这小少爷应该跟着谭家二老爷走了。”说到这,老爷子嘬牙花,“我老板后来也莫名其妙死了。”

    “到底怎么死的?或者说死亡现场。”我问。

    老爷子听得抖了三抖:“夫人死的时候在梳妆镜前化妆,老板死在了夫人头七那天,可怜了小少爷,后来二老爷非说闹鬼,就嚷嚷着把房子卖了,本来停歇了两仨年,闹鬼的传言一下子又起来了。”

    嗯……

    我估摸着,两三年突然起来的时候是顾擎做的。

    ”您认识谭杰吗?“我问。

    老爷子思前想后,最后一拍大腿:”二老爷家的儿子吧,比宗铭少爷大,没生得富贵命,现在谭家可不是以前的谭家了。“

    这关系我算是弄明白了……

    ”哦,对了,当时警察来了,还立了案,可是没查出真相,毕竟老板和夫人死的时候没有任何被杀害的迹象,而且表情平和。“说到这,老爷子脸色发白。

    他说其实他也怕,所以才卖了房子,要不然砸在手上又不敢住……

    ”只有流言吗?“我觉得奇怪,“一定有什么事情让人们觉得是真的,才害怕吧?”

    老爷子点头:“是大姑娘,宗铭少爷的姐姐,现在应该在精神病医院,叫谭雅亭,她突然疯了,说看到了死去的父母,每天还对着空气说话。”

    我了然,起身,将20号的钥匙给了老爷子:“先住着吧。”

    老爷子等到了眼睛:“真……真的给我?”

    我塞在他手里:“你儿子呢?”

    “我没钱了,还有儿子?跑了,也不算跑,每个星期给我送回蔬菜大米。”老爷子感概,将钥匙握紧,“我虽然是混子,但我讲义气,以后有帮的上忙的地方,尽管吩咐。”

    我笑了,这老爷子可爱又可恨:“行,肯定有再麻烦您的时候,额,对了,一起谭家住在几号?”

    “6号,地理位置最好的那栋。”老爷子回答,突然扬高了语调,“对了,高家和谭家关系和好,出事前的一晚,夫人还和高夫人在一起,其实如果你有朋友是警察,可以去问问高夫人。”

    “哪个高家?”我一愣。

    “玉石高家。”老爷子说的轻松,“我们夫人和高家夫人是亲姐妹。”

    “这样啊……”

    我道谢离开,高家和谭家有亲戚关系?

    那之前谭杰的口供……

    “妈的!”我气闹的想打人,和着被人当猴子耍了?

    离开20号,回到了16号,坐在屋子里混时间。

    到晚上这段时间,我先是和黄处打了报告,让他去查谭雅亭,还有高家谭家的事情。

    胖子注意力则完全没在案件上。

    “小暖,我的女神!”

    “你其实是想说,我的奖金吧?”

    “诶?看破不要说破嘛!“

    “那岂不是很虚伪?”

    “你赢了!”

    吃完晚饭,黄处来了消息。

    说查到了谭雅亭所在的精神病医院:“的确是谭家所为,谭杰的父亲根本不像我们想象的老实。”

    “提审谭杰了?”我问。

    “提了,什么都不肯说。”黄处叹气,“怎么会牵扯到谭家呢?我宁愿这是独立的案子,妈的,头疼。”

    我敢同身受,苦笑:“谭雅亭你们先不要去打草惊蛇,我怕谭家背后有人。”

    “还有,高力那边,放弃监视。”

    “为什么?”

    “我越来越怀疑高力,但高力这个人就像是狡猾的狐狸,明眼人查他,肯定有问题,可人家做生意啊,做多大谁管得着?”我笑了,“但是高力有软肋。”

    “张月娇?”黄处对我们的事儿并不陌生,“真可以么?”

    “高力对张月娇绝对是真爱。”我想了想,“还有林雅诗为什么会被利用?”

    黄处明白了:“你是想在支线着漏洞,行这件事,我从现在开始听你的。”

    还没说完,屋子里的座机响了,我连慢挂断,接了座机。

    果不其然诗顾擎。

    “你那边怎么样?”自从昨天的事儿,我一直觉得对顾擎有隔阂。

    可如今案子没完结,查他的事儿根本不能说。

    我语气温和:“遇到个老爷爷,为了听故事,我承诺他住在20号,当然如果你觉得不行,我可以给他找别的地方住。”

    “你说了算。”顾擎笑了,“在哪里呆的怎么样?孩子有没有不听话?”

    我脸红……孩子?

    我跳过这个话题:“你那边如何?”

    “还算不错。别担心我,小暖,我不能和你打太久的电话。”顾擎说怕有监听,“还有两天,到时候我会像你求婚,你所有担心的我不能接受的,我都没问题。”

    “顾擎……”我心里忐忑。

    “小暖,别急着回答我。”顾擎停顿一下,“后天,再告诉我,先挂了。”

    听着座机嘟嘟声,我心跳到了嗓子眼。

    答应他吗?

    我当然想!

    要不然就为自己活一次吧!

    我攥紧拳头,那位也好,男鬼也罢,我都不想理会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顾擎,我要了!

    做好决定,我仰起笑容,一回头,就看到谭宗铭飘飘忽忽来到我跟前。

    “吓死我了。”我拍着胸脯。

    “查的如何?”谭宗铭一脸淡定。

    我白眼他,还真是高材生,只是怎么这幅模样?把衣服都扯成这模样了?难不成是被女人……

    “咳咳。”我挠了挠头,“查到了一些。”

    谭宗铭和其聪明,我看瞒不住,干脆全说了。

    谭宗铭想了想,飘到门口:“带我去6号别墅看看。”

    “现在?大晚上的,我害怕。”我内心是拒绝的,尽管有红风和道器。

    “现在!”谭宗铭点头,“求你,我白天无法出来。”

    我攥紧拳头,咬了咬牙:“算我倒霉。”’

    当下拿好道器,朝着六号别墅走去。

    果不其然像老爷子所说,六号别墅是地理位置最好的,但却让我忧说不出来的感觉,阴森森的,不由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谭宗铭旁若无人的飘了进去,我赶忙跟上,拿出钥匙打开,轻轻一推,只见门吱呀一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