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3 残留遗物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5本章字数:3044字

    入目,屋子里黑漆漆的,让人很不舒服。

    幸好屋子里格局差不多,我抹开灯,里面的装饰一下子映入眼帘。

    就一个字,阔!

    虽然当初房子卖了,家具都被搬走了,但墙壁和吊灯可搬不走。

    谭家上下两层是通透的,水晶吊灯梦了一层灰,谭宗铭站在旋转楼梯处向上看。

    “想到什么没有?”我走过去。

    谭宗铭摇了摇头:“我母亲姓张?”

    我点头:“依照目前的线索是的,但现在无法给你明确的回答。”

    提张家的时候顺便提到了高家,谭宗铭一脸茫然。

    我不动声色的将话吞下,张敏赫谭夫人是亲姐妹这事儿我很惊讶,因为我从来没有听张敏说过,她还有个亲姐姐或者亲妹妹。

    所以,她介绍张月娇的时候我是惊讶的,后来说是远房,也就释然了。

    谭夫人也是远房?

    我没有想到一点就立马给黄处打电话,因为我能想到的,黄处一定可以调查清楚。

    也许是自己呗困住,对第九处的依赖更深了,也对第九处的好奇越发真切。

    这个组织有了明确目标,调查起来的速度太快了。

    “去楼上看看。”谭宗铭说完就忘楼上飘。

    我又环顾四周,看了眼空荡荡的一楼,没有什么线索,唯一能证明的就是当时的谭家当真有钱。

    于是随着上了二楼,通过旋转楼梯,谭宗铭停在几个卧室的过道。

    “这里,好熟悉,熟悉到我想哭,不知道为什么。”谭宗铭神色微冷,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没滴道地上就消失不见了。

    “让你见笑了。”即使死了,他的礼貌还在,似乎在嘲笑自己。

    “没事儿,哪个房间让你忧不一样的感觉?”我问。

    谭宗铭顿了一下,推门走进左边第三个房间。

    白色的床,粉色的家具,还有梳妆镜。

    “家具竟然没搬走!”我说着纠去核对其他房间,随后惊讶了,除了这个房间,其余房间空空如也。

    “案发房间。”我几乎确定。

    按照老爷子的说法,当时谭夫人死后,头七那天,谭大老爷也死了。

    后来谭雅亭疯了,入了精神病医院,等到搬家那年,谭家除了不大的谭宗铭,也就只剩下佣人。

    佣人敢擅作主张?当然不可能!

    所以搬家的事情就落到了谭杰父亲的头上。

    最后他将所有的家具搬走,只剩下这一间,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案发现场,因为太过于忌讳,所以不敢动。

    换言之,如果他忌讳,那么整个屋子里的家具久都应该忌讳。

    足以说明,谭杰的家境并不好,和谭宗铭家的关系也不好。

    至少,谭大老爷给开车的一套别墅,兄弟却没搬进来。

    ”这里……“

    谭宗铭突然出声,我收回思绪,不去作为线索,毕竟一切都是我的猜测,还需要验证。

    ”怎么了?“

    ”这个柜子。“

    我顺着他的手看到粉色的柜子,走过去,拿出一张纸,隔着打开。

    本以为会是空的,却没想到里面满满生活的状态,是男人和女人的衣服放在一起。

    “你爸妈关系很好,或者说,你爸爸很爱你妈妈。”一个大男人的柜子愿意和妻子用粉色的衣柜,听着就有爱。

    谭宗铭笑了笑:“谢谢,我更好奇的是,为什么这些衣服不脏,还有这间屋子,虽然有灰尘,但当真不像空了20多年的没人打扫的。”

    我一愣,还真是!

    “有人来过?”我问。

    谭宗铭淡定的看我:“这是你应该去调查的事。”

    得!

    我怂了怂肩膀,一人一鬼有兜转了许久,没有其他线索。

    但已经足够了,对于一个20多年前的案发现场,你还能要求什么?

    回到16号别墅,谭宗铭很懂规矩的没有进来。

    我洗漱了一番躺回床上:“监狱啊,睡醒之后就还剩下一天。”

    说着翻了个身子,皱起眉头:“不对啊,如果事凶杀,为什么我今天没有看到谭宗铭父母的鬼魂?”

    辗转着,胖子的电话顶了进来:“小暖,我来报告顾擎的情况!”

    我来了兴致:“说,怎么样?”

    “很凄惨。”胖子贱笑,“你家顾擎今天被赶出了顾氏,然后身份……他竟然是顾家领养的孩子吗?反正是顾家老董事长亲自召开的记者会。”

    “混账!”我气的牙根痒痒。

    对于这件事,我是同情顾父的,但养了20多年的儿子,就这么伤害吗?

    想起刚才顾擎给我打电话时轻松的声音,心脏一阵阵疼。

    “你笑什么?接着说。”我拿胖子撒气。

    胖子表示自己很委屈:“后来啊,顾擎也召开了记者发布会,说顾老董事长有私生子,叫万辉,破坏别人家庭,万辉以前的父亲跳楼自杀了,母亲被养在墨尔本。”

    “噗!”这……做法的确很顾擎,太狠了!

    “顾氏这样不是完了?”

    “当然完了,当时股票就疯狂下降,最倒霉的事顾氏的股东们,本想着这棵大树能养自己一辈子,却没想到被自己人拆了树根,疯狂抛股票。”

    “抛了有人买?”

    “一开始没有,不过降到最低,价格实在太便宜了,所以有人买,还不少。”

    我想了想:“胖子,你帮我也买,一会我把我所有收入都给你,你有多少钱,全借我,大不了我卖房子也会还给你,全拿去买顾氏的股票。”

    胖子额了一声:“小暖,你不会对顾家感情这么深吧?你这样只能暂缓顾氏的风险,长时间下去,你会被套牢的,到时候你再抛,会没有人收购,全砸在手里。”

    “嗯?”额……当然不是,这肯定是顾擎的动作,收购的也是顾擎的人。

    不然胖子想到的别人也会想到,就算低价也不会收购。

    至于我嘛!

    嘿嘿,现在不赚钱,什么时候赚?

    想着以后顾氏风生水起,股票疯长的时候……就兴奋无比。

    我,谁啊?

    富婆!

    “咳咳。”出于人道主义,“以后股票会涨,你信吗?”

    胖子斩钉截铁:“不信!”

    “……”我淡定:“你不买,到时候涨了,别和我嚎。”

    胖子嘿嘿贱笑:“你记得还哥哥钱就行,就借你一百万啊,多了没有。”

    我:“……“

    本来想最多借给我50万的,这就是传说中的壕?

    “明天继续给你报道,顾擎这个人啊够可怜的,对你也不错。”胖子挂电话前还把顾擎垮了一顿。

    我这下更睡不着了,现在只能相信顾擎,他一定没问题的。

    我心里没底,毕竟几次相处下来,万辉不是个简单人物。

    第二天早晨,又是一睡睡到大天亮。

    到了九点左右,我接到了顾擎的电话。

    “顾擎,你那边现在怎么样了?”我急促的问。

    “担心我了?”声音听起来很疲惫。

    “你那边的情况我都知道了。”我略哀怨,“你的情绪需要发泄,难受就哭,别这样藏着掖着,会憋出病的。”

    顾擎哂笑出声:“这个世界上,能让我情绪波动的只有你,至于其他人……顾家和我没关系,对于我来说是件好事。”

    “顾擎,你……”我依旧不知道自己对他为什么会这么重要,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说父母不是他的亲父母是好事。

    “觉得我冷血?”顾擎反问。

    “没……没有。”我想着摇了摇头,“顾叔叔比你冷血。”

    “商场上冷血叫冷静。”顾擎语气带笑,却终值了严肃的话题,“不过,我的确很累。”

    额……这是在和我撒娇?

    我脸烧的慌,淡定的咳嗽了一声:“那就赶快完事休息,我在这也和蹲监狱一样呢。”

    “小暖,明天早晨十点,来顾氏门口,自己来,我接不了你。”顾擎声音喑哑。

    我一愣:“去那做什么?”

    “生死决战的地方,我怕情绪激动犯病晕倒,到时候的顾家可不会再送我到医院。”

    话说的轻巧,我心里瑟缩。

    “我一定去。”

    顾擎应声说好,说不能打太久电话,就挂断了。

    我看了眼时间,九点半。

    明天这个时候就得出发,确保10点到顾氏门口。

    “呼!”我舒一口气,还有24个小时就结束了。

    我弯起嘴角:“顾擎,既然我认定了你,就不会在意是成功失败。”

    反正……收购了顾氏那么多股份,就算那边赢了,最后顾氏会破产,我也有能力让顾擎再次成为顾氏的股东。

    所以一切还有生机!

    中午过后,黄处来了电话。

    带来的是谭高张三家的消息:“小暖,谭杰的父亲叫谭西,他大哥叫谭东,是亲兄弟,张家有两个女儿,大女儿是过继的,二女儿是张敏。“

    我皱眉:“谭家兄弟关系如何?”

    “说来也奇怪。”黄处咋舌,“谭家兄弟俩差将近十岁,弟弟比哥哥结婚还晚,而且兄弟俩关系并不好,几乎没有往来。”

    “有没有查清楚因为什么?”我问。

    “从以前的老邻居打听到,好像是因为女人,具体不知道。”黄处回答。

    女人?

    我心里咯噔一下:“去查查谭宗铭的母亲吧,谭家的案发现场保留完好,而且灰尘程度不像是20多年的,这期间有人来过,我怀疑是谭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