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7 谁让她蠢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6本章字数:3107字

    谭雅亭呆滞了:“你……”

    “想知道我怎么知道的?”我露出公式化的微笑,“中午的时候我提到谭宗铭,你的第一反应是小弟?反问句。”

    我顿了一下,走到她跟前:“随后我说带你小弟来看你,但你说了什么,你和我解释了一大堆,如果当真是单纯的孩子,不会解释那么多,只会说好啊!”

    “但……但孩子不能问吗?”谭雅亭露出悲伤的情绪,“我承认我在装傻,但也想知道是如何暴露的行踪。”

    “孩子的确是可以问,但要在我刚提谭宗铭的时候就要问,才是正常所谓逻辑吧?”我笑着。

    “算你厉害。”谭雅亭失态,“我小弟……刚才娃娃怎么回事?”

    我不带感情:“谭宗铭死了,我正好能看见他的灵魂,他死在南树林,南树林你应该知道吧?”

    “南……南树林?”谭雅亭磕巴,“不……不可能!南树林时禁地才对!小弟怎么可能去那里。”

    嗯?

    我抓到了重点。

    谭宗铭淡定的表情同样出现了裂痕。

    “你问她南树林的事情。”

    我点头:“南树林为什么会是禁地?”

    谭雅亭看了我一眼,明显有忌惮。

    我毫不犹豫说出实情:“你小弟现在就在你身边,但是他对你一点印象都没有,因为他失忆了。”

    看着谭雅亭的表情一点一点变化,我继续刺激她:“还有,他死后脸被毁容,但是他的魂魄却没有背毁容,这说明,杀他的人万分痛恨他的脸。”

    “不要再说了!”谭雅亭哀叫,眼泪不住的往下流,“求求你,别说了,你想知道什么,我告诉你。”

    “不是告诉我,是你身为他的亲姐姐,有责任让他死的清白。”我强调。

    谭雅亭泪眼朦胧的抬头,比方才坚定了不知道多少。

    “你现在告诉我,南树林为什么是禁地?”我问。

    谭雅亭喘息着靠在床沿,随后将熊又抱在怀里,神情忌惮恐怖:“南树林……从小,我爸妈就告诉我们,不允许进南树林,因为南树林时禁地,所以我们从来没进去过,我也只是听说了,但直到……”

    谭雅亭的话,缓缓道来,却惊的我浑身发抖。

    她说,谭夫人的死就和南树林有关系。

    当时她妈妈死在自己的卧房里,别的人都不知道,那天她妈妈没有别的异常,但是却是刚从南树林回来。

    “这件事只有我爸爸,还有我和弟弟知道。”谭雅亭说,“当时记得是叔叔来通知的,说了什么我不清楚,总之我妈回来后就坐在梳妆镜前发呆。”

    说到这里谭雅亭浑身发抖:“那是噩梦的开始,妈妈死了,爸爸开始抑郁,后来爸爸发送完妈妈的后事,把我喝弟弟叫到跟前来,说,说……”

    谭雅亭唏嘘着,她说谭东提到了南树林喝风家张家,后来又提到了谭西。

    “大概的意思是,张家和风家合伙害死了妈妈,幸亏叔叔学习了道法,知道一些猫腻,才看出端倪的。”谭雅亭说。

    我和谭宗铭对视一眼,越发觉得奇怪:“谭西?张家风家?我知道南树林是风家命名的,也知道你父母死的怪异,所以你认为是风家和张家的事情?闹鬼导致你疯癫又是怎么回事?”

    谭雅亭点头:“就是风家和张家的问题,当时我父母都死了,叔叔来告诉我,风家和张家还要害死我和弟弟,找了旁门左道来吓唬我们造成死亡现场。”

    “所以你就装疯卖傻?”

    “是的。”谭雅亭脸上带着愤怒,“我想活着,弟弟当时还小什么都不懂,所以如果当时已经懂事了的我疯了,弟弟并不会有危险了。”

    说完,谭宗铭飘到了我跟前,一滴眼泪顺着他的眼角往下流,他恍然擦了擦:“我竟然哭了,但是这件事。”

    谭宗铭如释重负:“不应该是风家和张家的问题,尽管有问题,最有问题的也应该是我那位叔叔。”

    我点头:“你还算理智。”

    “是弟弟和你说什么了吗?”谭雅亭看我,慌张的看向四周,“弟弟,姐姐不是故意抛下你的。”

    谭宗铭笑了笑:“告诉她,我有她这样的姐姐很开心。”

    我转达给谭雅亭。

    她笑了笑,没过几秒钟,哭了:“我自认为可以保全弟弟,但全都是白费的,弟弟还是死了,姑娘,我谢谢你。”

    说着,谭雅亭从床上下来,双膝突然扑通跪在地上:“我没有能力,已经和社会脱节了,但是希望你能帮弟弟还有我父母沉冤昭雪,我还有谭家的股份,我都给你。”

    “我不要钱。谭宗铭有求于我,我会帮助他。”我提前说好,“但是这件事情得需要你的帮忙,帮我们套你好叔叔的话。”

    “叔叔?”谭雅亭问我为什么要套谭西的话。

    我不允许事情有一丝一毫的偏差,于是将事情从头到尾和谭雅亭说了。

    谭雅亭难以接受:“你……”

    “我知道你难以接受,所以我可以给你机会想一下,你现在相信你叔叔还是我们。”我给他一个选择的机会。

    谭雅亭眼泪哗哗的往下流,比刚才显示的更加歇斯底里。

    我能理解她,毕竟这么多年,她的支柱是谭西。

    相当于父亲。

    “你装傻的事情,谭西知道吗?”我问。

    谭雅亭摇摇头:“不知道,我怕连累叔叔。”

    说完,她看着空气:“我选择相信我的弟弟。”

    “那好,你明天找谭西,说恢复记忆了,然后见机行事。”我交待。

    谭雅亭点了点头,这件事情就暂时告一段落。

    我和谭宗铭出来的时候,心情陡然放松了写。

    也许在谭西身上,风家和张家的问题都能够解决。

    ”谭宗铭,谢谢你。“我微笑。

    ”谢我?为什么?“谭宗铭看向我。

    我往前走着:“如果没有你的出现,我也不会去调查到谭家,你没发现吗?我姓风。”

    “那个风家?”谭宗铭很诧异。

    我摇头:“不知道,如果是我也不会惊讶,因为我姓的这个风姓,也很神秘,神秘到……”

    我咬牙切齿:“神秘到我想连根拔除。”

    谭宗铭突然笑出声。

    我扭头:“你一只鬼竟然笑我?”

    谭宗铭笑着:“我是笑我自己,在我失去记忆的时候,我迷茫过,可能是天性使然,我狠淡然的接受,可是,刚才,我突然觉得这样很好。”

    我挑眉:“怎么说?”

    “至少没有烦恼,就算刚才认姐姐的时候,我也像听别人的事情一样。”谭宗铭勾起嘴角,“虽然我哭了,可是我的心没有任何痛感,失去记忆成为鬼……”

    谭宗铭往前飘了几步:“对于生前的我是一种解脱。”

    的确。

    我也笑了,谭宗铭虽然学心理学的,想必任何事情都很通透。

    可是如果他当真没有想不开的死结,就不会出现在南树林。

    当然,不论是被人骗去的,还是自己去的。

    谭宗铭说完,双手张开:“明晚见。”

    随后慢慢消失在我的视线当中。

    我离开精神病医院直奔家中。

    刚打开别墅的门。

    就见华清恶狠狠的在客厅抱手溜达。

    “你怎么进来了?”我一愣,随后是怒气。

    华清一副你别管的样子:“当然是用钥匙进来的,还能是别的?”

    “你偷了顾擎的钥匙去复制的?”我相信顾擎不会将钥匙给她。

    果不其然,华清脸色一颤:“你管这么多做什么?是复制的,也是擎哥哥给的。”

    我冷笑:“是不是你自己清楚,说吧,今天来做什么?我家里不欢迎你,说完赶紧走。”

    “擎哥哥他……”华清出乎意料的没有再纠缠,“顾伯母想念哥哥了,我们联系不上他。”

    “顾擎和伯母也断了联系?”这是我没想到的。

    “是啊。”华清面有难色,“你最好乖乖说出擎哥哥的下落,不然……一条人命你可担当不起。”

    华清的语气让我有种想要请她滚出去的冲动,但一条人命还是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人命?”我问,“伯母怎么了?”

    “住院了,都下了病危通知书了。”华清脸色不太好,“你告诉擎哥哥,就算伯母做错了什么,也是迫不得已的,她是疼他的。”

    “你把医院地址和病房号留下,可以走了,我联系上顾擎,会让他去的。”我点头,随后做了请的姿势。

    “你别太得意!”华清气狠狠的,“谁笑到最后,谁才笑得最好。”

    我露出公式化微笑:“你之前能笑,是因为我拿你当空气,你以后再笑,算我风暖没本事的!”

    “你!”华清语塞。

    我勾起玩味的嘴角:“你什么你,还不快滚?不然你的救命稻草顾伯母能不能看到你擎哥哥,可就说不定的,现在我心情好!”

    “算你狠!”华清嘭得将门摔上。

    我摸了摸自己玩味的嘴角,额……怎么越来越像顾擎了。

    只是顾擎……

    没有犹豫,立马给顾擎打了电话,半晌,电话竟然在楼梯响起。

    我诧异的看过去,就见顾擎一步一步从楼上走下来。

    “你……你……你在楼上?”我无语。

    顾擎勾起玩味的嘴角:“谁让她蠢,不过,老婆学我的表情,似乎很到位。”

    “谁是你老婆!”我推搡走到面前的顾擎,随后想起正事,“你为什么不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