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9 那位的指令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6本章字数:3086字

    我皱起眉头,复杂了。

    “小暖,顾擎到底是什么人?”胖子无奈的笑,“一个在床上躺了20多年的病秧子,一夕之间打败了老奸巨猾的顾鹰不说,连运营商都查不到他的通话记录。”

    胖子贱笑:“厉害啊,连我都做不到。”

    “胖子!”我紧张,“能不能……保密?”

    “能!”胖子摊手,“只是小暖你……”

    “顾擎肯定没问题,他只是身体不好,又不是智商不好。”我怕白了眼胖子。

    “卧槽,风暖,你这是落井下石啊,嘲讽我连个病秧子都不如?”胖子暴躁了。

    我自知失言:“哪能啊,那我不是连我自己也骂?你想多了!”

    “那还差不多。”胖子息怒。

    随后又说到了顾家。

    现在顾鹰和万辉还在监狱了,如果裴琴出院也没有去别的地方的必要。

    “那我去顾家看看。”我起身就走。

    其实这大半夜的,去顾家还挺难的。

    “我送你去吧。”胖子收拾了一番。

    然后就在周青诧异的眼神中带着我上了车。

    “你不怕暴露了?”我疑惑。

    胖子一遍开车一边笑:“哥哥什么时候怕过?”

    “我怎么都觉得你在装梆子。”我嫌弃状,“要不我问问黄处?”

    胖子嘿嘿贱笑:“别介啊,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随后胖子细细道来,原来这个原因不是胖子,而是我,胖子说,黄处安排局长让我入职协警,虽然不是正式警察,但这意味着以后我可以光明正大的来公安局了。

    “这两天的事儿,周青爱怀疑就怀疑去,和我没什么关系。”胖子那叫一个得瑟,“到时候他就知道谁是公安局最厉害的警察了!什么叫手眼通天。”

    我嗤之以鼻:“狐假虎威!”

    “嘿嘿,看破别说破。”胖子一脸正经,“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警察,怎么回干狐假虎威这么龌龊的事!”

    “噗!”我大些的服!

    到了顾家门口,已经半夜一点半了。

    胖子去停车,眼看着顾家露在外看的窗子都没有光露出来。

    “没在家吧?”胖子从车上下来。

    “去看看。”我心绪不宁,带头走到门口。

    可手还没摸到门把手,就愣住了。

    地上,一封白色的信封,安安静静地躺着。

    “风暖亲启”四个大字,狠狠地冲撞入眼帘。

    我心里陡然猛跳,哆嗦着捡起来。

    和胖子相识皆惊,随后快速打开信封,先看落款。

    果不其然,是一辆大刺啦啦的灵车!

    “嘶!”胖子惊呼,“写了什么?我马上通知黄处。”

    我拉住胖子,浑身发抖:“等等。”

    胖子诧异,然后见我情绪不对,立马把东西拿了过去。

    “小暖,他又出现了,这……”胖子吃惊,哑然失色。

    我攥紧拳头,浑身颤抖,这上面没有几句话,但字字戳心。

    风暖亲启:

    顾擎一家在我手上,如果想要让他们活命,将顾家交给万辉。

    没有反悔的余地,除非,你死。

    “胖子,你把这封信交给黄处,然后准备。”我试图让自己镇定下来。

    “小暖,不行,太危险了,先说第一条就行不通。”胖子急的转了圈。

    他的意思我明白,如今虽然我和顾擎好了,但他是他,我是我,那片舆论别墅区已经超出了我对他的了解。

    更别提整个顾氏集团的出售。

    我看像胖子。

    胖子猛的摇头:”我真的没这么牛,或者说我没有你男朋友牛,顾擎的神来之笔把我打的没脾气,所以出售顾氏股票我无能为力!“

    我点头:”你有。“

    ”我说了我没有,哎呦,小暖,都这个时候了,我能骗你吗?“胖子抓狂。

    我已然冷静了下来,露出公式化微笑。

    胖子一愣:”嘶,你这个笑,怎么?找到办法了?“

    “我们不是收购了一堆股票吗?”

    “你疯了,之前是不知道顾擎故意控股,现在知道了,这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我点头:“我在清楚不过了,那位到底要的是什么,我的命还是钱?我想弄清楚。”

    其实那位从一开始无非就是要我的命,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命开始和顾家持平。

    顾擎所展示出来的,能让我确定,顾家一定是有秘密的。

    只是秘密是什么,我无法确定。

    “你既然决定,我也不拦着你了。”胖子一脸肉痛。

    然后说出了他的担心:“股票我可以给那边,但是他说的第二点,我是说,如果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也不要有那样去做,能保证吗?”

    我笑着答应:“你放心吧,我怎么可能傻到去死,父母还没有下落,顾擎没救出来。”

    胖子见状安了心,将我带到了家门口,自己一个人开车去找黄处了。

    用胖子的话来说,我是在这群人里面思路最清晰的,倒不是说我最聪明,而是整件事情知道的最为详细。

    等到回到屋子里的时候,发现谭宗铭在等我。

    “出什么事了?”谭宗铭语气肯定。

    我坐在床上,以手扶额,不可否认我是冷静的,但每次那位碰到我在乎的人,理智就要出走似的。

    “是顾擎?”谭宗铭猜测,“也许我可以帮忙。”

    “你?”我抬头,“你怎么帮我?”

    “你别忘了,我可是鬼!”谭宗铭笑了笑,“你一定有怀疑的人选吧?我可以去把你盯着。”

    对啊!谭宗铭是鬼!我隐身一亮,但随后黯淡。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摇头,“那位不怕鬼,你去了,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我的本事你不相信吗?我可以远远观察。”谭宗铭让我安心,“总比派人过去暴露的好。”

    我本意还是拒绝的,但谭宗铭阙斩钉截铁的看着我:“就当让我报恩吧。如果姐姐的话没有错,已经好久没有人对我好了。”

    我心里百转千回,最终点了点头,一开始帮助谭宗铭也只是为了案子,意外之下得了人情,还要矫情着不用,实在不是我的风格。

    “你自己小心。”我嘱托,“我怀疑的人是高家高力,正好和你家案子有联系。”

    谭宗铭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发怔。

    我点头:“这个案子牵扯甚广,谭雅亭明天被谭西接走后,你们的见面地点要约在外面,我差点忘记了谭西又可能也能看到鬼。”

    想起老头子说的话,为自己捏了把冷汗。

    谭宗铭走的时候飘的步伐有点缓慢,不知道在想什么。

    但我能感觉到,随着他知道的事情越来越多,越发看不透了。

    凌晨,黄处和我同了一通电话,说胖子那边的股票都已经准备好,问那位和我联系了没有。

    我摇头:“电话没有,门口没有。”

    这话刚落,就听门外突然想起了敲门上。

    我匆忙赶过去开门,却发现空无一人,唯一多了的就是地上的白色信封。

    我讲信封捡起来,环顾四周,确定没有可疑人。

    才回去拆开,不出预料,里面是一张灵车信,上面叙述着讲万辉救出来的方法。

    内容如下:你以顾擎未婚妻的名义指控万辉其实和顾鹰经济犯罪,并咩有关联。到时候自会有人配合你。

    我立马联系了黄处,黄处在电话那端气的骂了街:“一群傻逼,这是被买通了?”

    “黄处,明天早晨以最快的速度行动。”我恳求,“拜托了。”

    第二天一早,顾擎的电话依旧打不通,就连华清也没有找到。

    第九处没有惊动警方,三个人的消失就好像从来都没发生过。

    我在崔队面前申诉的时候,连周青都觉得我疯了。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你要保释万辉?顾擎让你来的?还是你们受到了威胁?”

    我心里一跳惊觉他的敏锐,面上无聊的笑着:“威胁?现在谁敢威胁我们啊?还不是顾擎,说顾家不能没有后。”

    “顾擎真这么说?”没等到周青开口,崔队皱着眉头问。

    我点头,直视崔队的眼睛,但却是心惊肉跳。

    崔队是什么人?做事圆滑,看破世事。

    好半天,崔队才收回探究的眼神:“也是难为这孩子了。”

    我苦笑:“谁说不是呢?我都心疼死了,可是顾擎说了,他恨顾鹰和裴琴,但是说到底万辉也是受害者,从头到尾都是他和顾鹰在斗,万辉很被动。”

    崔队点了点头:“这孩子,也就是病了着二十多年才让他保持着善良的心性,他这么想,其实那万辉未必。”

    说这,崔队话题一转:“顾擎怎么没亲自来?”

    “公司事情太忙。”我万幸早就找好了说辞,“再说了,能把他放出去就不错了,还指望再见一面?说什么啊?”

    周青噗嗤一笑:“你未婚夫这么心善,见面倒是还能叫声哥哥。”

    “得了吧!”我鄙夷。

    一来二去间,崔队点了头,让我做口供,然后经过核实,确定了万辉出狱的时间,下午五点。

    等到出了公安局,我后背的冷汗已经出透了。

    和崔队对垒,言谈说笑间全是陷阱。

    如果崔队这样的人没有世俗束缚,而是进入了第九处,简直太可怕了!

    想着,就要联系胖子,但刚拿起电话,一跳陌生短信顶了进来,没有电话号码,像是自动备注了一样。

    显示着:陌生人未读短信,七个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