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1 再遇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6本章字数:3052字

    胖子被我吼的一愣一愣的,两只手无措的放在胸前。

    “我……我当时没想到。”胖子试图解释。

    可大家都是思想成熟的人,怎么会不知道胖子从一开始就不信任顾擎?

    其实我是可以理解的。

    虽然我的头号怀疑目标一直时高力。

    但按照讲究的事实来看,露出破绽最多的虽然不是顾擎,但却是顾家。

    所以不管黄处还是胖子,他们都有权利保持怀疑。

    而且这是他们职责所在。

    “顾擎明明时失踪了,明明都这幅病态了,我还……”胖子愧疚,“小暖,我……”

    “行了。”我冷静下来,“刚才是我太着急了,你现在去酒店重新查一下吧,如果不出意外,那个服务员应该被换了。”

    “我知道了。”胖子点头,迈着沉重而快速的步子离开。

    我看着胖子消失的地方和还在亮着灯的手术室,长长的叹了口气。

    顾擎,到底遭遇了什么,才会老迈成这个样子?

    时间在我的担忧中度过。

    一个小时后,抢救室的灯灭了。

    我怕蹭得起身,快步踱到门口,揪住出来正在摘口罩的大夫。

    “你是家属?”这大夫看起来不到三十岁,穿着手术服液挡不住仪表堂堂,他看到我明显愣住。

    我点头:“他怎么样?顾擎怎么样了?”

    医生又问:“你是他什么人?”

    “我是他未婚妻。”我快速回答。

    他点了点头:“我需要他的直系亲属过来,他的情况比较特殊,你……”

    虽然他没说下去,但他摇头的意思太明显,我没有资格知道。

    一天的疲惫和焦虑的等待,刚才压下去的火气,顿时蹭蹭的窜上头。

    攥着医生的袖子突然往后一推,医生明显没想到我的动作,一个踉跄。

    我后退一步,露出公式化的微笑,看着抢救室门医生的名字:“曹生?曹医生是吧?里面的人叫顾擎,前不久新闻刚爆出他无父无母,而且他时成年人了不是吗?”

    “顾擎?”曹生摇了摇头,“我工作太忙了,不看新闻。就算不是亲生父母,在法律上也是直系。”

    “呵,曹医生,你是不是亏心事做的太多啊?”我攥紧拳头,保持平和面色,“诶?你后面怎么会有一女鬼?”

    “家属,这里是医院。”曹生生气了。

    我笑着,从我一进来开始,就看到有个女人站在抢救室门口,只不过我一直没太在意。

    直到刚才我才发现,在曹生出来的瞬间,这个女人露出了阴森的表情,仔细一看不是鬼时什么?

    而且我能断定,他们一定是有仇的,不然这个女鬼也不会在曹生嘴边吸阳气。

    “这个女鬼头发黑长,穿着复古的娃娃领连衣裙。”

    听到我的描述,女鬼瞪了我一眼,又忌惮的看了下红风,最后继续旁若无人的吸食阳气。

    “玛丽珍鞋字,据我判断,这个女人应该是死于初秋。”

    我笑看曹生的脸色一点一点变得苍白。

    “你有没有感觉,最近异常疲累?”我问他,“尤其是在抢救完病人之后,是你体力呵阳气最弱的时候。这个时候吸你的阳气,简直是大好的时机。”

    曹生惊恐的看着我:”你到底是谁?和潇晓什么关系!你是故意来吓我的。“

    ”原来这个女鬼叫潇晓啊!“我看像女鬼。

    听到叫她名字的瞬间,她也看向我,阴森的笑容下,露出悲哀的神色。

    ”信不信随你。“我抱着手,”不过如果你如实的和我将顾擎的病情说出来,我倒是可以如实的告诉你。“

    其实我也没有把握,医生嘛,往往是唯物主义。

    所以面对这些听起来荒诞的言论,虽然是真的,但我也不能保证他会不会是第二个大月。

    至于顾擎的病情。

    我隐隐感觉到了复杂。

    做手术都是要直系亲属签字的,这个我知道。

    但紧急时刻,是不是直系亲属也无从考究。

    可顾擎之前老迈的体征和现在曹生的坚持,让我越想越是心惊。

    眼看着抢救室的门开了,顾擎被推了出来,苍白的脸色仿佛在诠释者生命的流逝。

    我跟着推床进入特护病房,看着监视仪上的数据,心跳200这个数据,手心都出汗了。

    ”病人家属,曹医生让您去趟办公室。“护士叫我。

    ”照顾好他,拜托了。“我看向护士。

    ”这是我的职责,您放心。“护士看着顾擎的检测数据,咽了口唾沫,”心跳两百这个数据……这位先生还活着,一定吉人天相。“

    我点了点头,去了曹生办公室。

    让人诧异的是,曹生竟然是主任级别的。

    年轻有为,长得又帅气。

    那位叫潇晓的女鬼已经不在了。

    曹生的脸色回复了些。

    我左右看了一圈,这间办公室的家具都是桃木的。

    的确不适合鬼生存。

    ”请坐。“曹生将检查报告报告放在桌子上。

    我坐下翻开,又合上:”这些我大概都知道。“

    ”顾擎,男,28岁,t市人,非亲生的悲剧。“曹生扬了扬手里的手机,”我刚才搜查了,风暖小姐的表现也相当棒,今天这么疲惫,孩子还好吧?“

    我嗤笑:”了解的很全面,孩子很好,劳您担心了,我想知道顾擎……“

    我的话被曹生打断:“我想你会遵守刚才的事情。”

    刚才?

    “潇晓?”见他点头,我弯起嘴角,“我相来言出必行。”

    “那好。”曹生皱了下眉头,“顾擎的病情是我从医以来从未见到的怪病,我接档了顾擎之前的档案,发现他从小就体弱,而且像这样虚弱的情况时有发生,不过资料显示后来好了,这次病发比以前的更加凶恶,恐怖。”

    “和以前的病有关系?”我攥紧拳头,本以为是遭受了什么非人待遇,根本没往他以前的病想。

    “有关系,所以我也无从下手。”曹生突然起身,看向窗外。

    他说这是他在手术里里最无措的一次,明明输血系统没有任何问题,但只要针刺入顾擎的静脉,血液半点都不往下流。

    “他的身体在排斥任何外来的东西。”曹生皱眉,“所以我在抢救室里该做的都做了,也什么都没做。现在我只能给他输上营养液,保持生命体征,看他自己的造化。”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没这个能耐?之前的医院都能治的!”我有些生气,这不是不责任么。

    “以前的医院?”曹生笑了,“他们用的也是营养液,这件事情是他母亲同意的,但是不让对外说,所以我才会找他的直系亲属来。”

    “全都是营养液?”我瞠目结舌,“曹医生,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曹生自嘲:“当然知道,这个叫顾擎的病人,有着自我愈合,自我病态的功能,已经超出了科学范畴,心跳两百都不死的人你见过吗?所以平常和通常不能用在他身上。”

    曹生的意思,现在只能等。

    “你的潇晓,也得等,她现在不在。”我摆了摆手。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会到的病房。

    顾擎的心跳指数直线上升到了两百八,小护士吓得脸色煞白。

    “他……”

    “没事,你出去吧。”我安抚小护士。

    这里是特护病房,就是所谓的贵族vip,沙发也是类似于沙发床的,好方便陪护的家属。

    我脑子有些发懵,打了盆水给顾擎擦洗干净。

    没过多久,胖子来了电话,说酒店的服务员并没有换人,并且服务员一口咬定就是顾擎。

    “做假证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我头疼,事情又超出了预期。

    电话那边传来了胖子疑惑的声音:“小暖,我觉得这批服务员有问题。”

    胖子的意思是,如果不相信顾擎的,那么她们的供词配上录像天衣无缝。

    但相信顾擎的,就会发现这批服务员口径太过于一致,而且眼神中的坚定看起来像视死如归。

    “继续盯着。”我咬紧牙关,“裴琴和华清回来了吗?”

    “没有,估计对方答应了不会不施行,我在各方位盯着。”胖子说着问起顾擎的病。

    我只说还需要修养,没什么大事。

    挂了电话心里却没底,只知道,他这病情的怪异,越少人知道越好。

    只是,裴琴……

    她竟然早就知道顾擎的怪病,这倒是令人诧异。

    我坐在病床前。

    灯光柔和的打在顾擎精致的五官上。

    玉雕般的侧颜让人迷醉。

    我将唇凑过去,缓缓的亲下去,离开。

    他灼热的温度,让我越发担心。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昏昏沉沉的睡去。

    只觉得周边越发冷,直到一双大手摸上我才惊醒。

    周围的一切都模糊了,只剩下一双墨绿的眸子,温柔的不可一世。

    是男鬼!

    竟然是许久没有出现的男鬼。

    这个时间……

    ’不要!‘我心里哀嚎,顾擎还躺在旁边,不要这样。

    他绕到我背后,动作轻缓的摆弄我,随后只觉得整个身子无法动弹却轻易被他压在身下。

    随着进入,一室涟漪。

    不同于以往,事后,我竟然感觉到了他宽阔的怀抱,哄着我入睡,大手还附在肚子上。

    “吾妻……”随着一声呢喃,我彻底失去了意识。

    :“后面那个女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