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4 联系沈括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6本章字数:3025字

    “风暖。”大月直呼我名字。

    我猛然回神:“这么严肃做什么?”

    大月皱眉:“小暖,我一直以来很尊重你。甚至你当时去沈括家,我也是知道有别的目的的,但我没问。”

    这点我是知道的,那一阵子我比较低迷,所以大月一个不该问的字都没有问,天知道她这个性格的有多想知道我说了什么。

    “所以后来……”大月双手合十,颇有一副和我问询摊牌的节奏,“到底为了什么?”

    “诶…说这些做什么?”我笑嘻嘻的后腿一步,“大月,我这脑子里想的什么你还不知道吗?都是些有的没的。”

    “封建迷信?”大月逼问我,“我想知道实情。”

    说着,她颓废的坐下来:“沈括抛下我,抛下戏走了,以前我让他在祖业和我选,他选我,所以我才敢付出真感情的。”

    我皱起眉头,心揪着疼。

    其实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当初去沈家虽然失去追查灵车的。

    但如果真的涉及到大月的幸福,我当然会选择顾忌大月。

    “沈括不是这样的热,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我说。

    大月冷笑:“妈个鸡,你到底是谁的朋友?他现在抛弃我啊。”

    “额……”

    “额什么额,快点说。”大月精神疲惫。

    我攥紧拳头,松了口,把去沈家的目的说了说。

    “为什么对那件事感兴趣?”果不其然,大月的逻辑思维能力也不是盖的,“小暖,自从你离开高家就变得奇奇怪怪的。”

    大月细数,从我在医院里慌张跑去找她说有鬼,到我辞职,再到我和胖子沆瀣一气,直到现在。

    “你让我有种感觉,我眼前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虚假的,我就像个白痴。”大月声音平静。

    我却听出了绝望:“乔月,你听我说,你的感觉全都对,也不是我不想告诉你,你知道了没有任何好处。”

    “OK!我识趣!”大月往沙发椅住,“明天,你去找沈括问明白。”

    我连忙点头:“我去,我当然去,你一起吗?”

    大月满脸冷漠:“我是爱上沈括了,我也承认我没了他痛不欲生,但当年我爸妈丢弃我的事情我都经历过来了,一个沈括算得了什么,我只是想死的明白,你走吧。”

    我手足无措,这样的大月是我没见过的。

    就算以前她感情再怎么受伤,最起码还会和我敞开心扉,和我嬉皮笑脸。

    但是现在她虽然愿意和我说,却感觉隔了天涯海角。

    “大月。”

    我喊了她一句,她摆了摆手,让我走。

    回到家,我几乎浑身湿冰冷的,不想说话。

    大月对于我说是后天亲人,或者,除了我消失的父母,是我最亲的人。

    就算有一天,顾擎抛弃我,她都不会。

    至少我以前是这么以为的。

    但是现在……

    是我做错了吗?

    我不住的问自己。

    可我哪里做错了?把所有的一切告诉她,她会幸福吗?

    答案是否定的。

    我笑了笑。

    拳头攥紧有松开,一切都是灵车事件引起的,一切都是那位的阴谋。

    只要查清楚一切,我就可以毫无后顾之忧把这些事情当故事一样,前前后后讲给大月听。

    想清楚,准备睡觉。

    但刚洗漱完,出来却发现谭宗铭在我床边飘着。

    ‘“谭宗铭你怎么来了?”我疑惑,走到床前,擦了擦头发,将毛巾放在床头柜上,才正视他。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一个?”谭宗铭问我。

    我挑眉:“好消息。”

    ”姐姐在安排好的时间地点,给了我消息,说谭西家里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而且发现了妈妈的照片,据佣人说,谭宗铭每个星期都会出去两三天,昨天刚刚出去。“谭宗铭脸带嘲讽。

    “坏消息呢?”我问。

    谭宗铭说:“我姐姐很可能会被重新送到精神病医院。”

    “诶?”

    “之前安排的交接方式不好。”谭宗铭面带尴尬说了。

    我噗嗤一声笑了。

    关于谭宗铭合谭雅亭的见面,是安排在谭家十字路口街边的花坛,谭宗铭会早去一会,等谭雅亭到了,谭宗铭会给她信号。

    然后谭雅亭就会像神经病一样自言自语,所以并不会引起怀疑。

    但因为距离家太近,谭家的仆人告诉了叹谭西,谭西有意将谭雅亭送回精神病医院。

    “下次小心点就好了,相信我不会的。”我劝慰谭宗铭。

    “高力那边呢?”我问。

    谭宗铭摇了摇头:“我说过那边我盯着就好了,但是你们的人还在盯,高力整天就和女朋友进出高家,很恩爱。”

    “就这些?”我略微失望,高力一定是有问题的,但他就像狐狸,太过于狡猾了。

    谭宗铭笑道:“不是,不过如果不是你们安排的跟踪的人,我还不会发现,高力每次出门的时候,眼神都会不由自主的朝着你们人那边看,好像早就知道哪些方位有人。”

    “这说明他不是善茬!”

    “但是他看不见我。”谭宗铭说,“所以我打算和你汇报后,进一步观察。”

    “你想进高家?”我惊诧,“不行,万一你有危险。”

    “放心吧,谭家的威胁力远比高家给我的感觉要大,叹息房间里有很多我怕的东西,但是高家就相差甚远。”谭宗铭说着,让我放心。

    鬼的直觉要比我的思维准,我打算相信他。

    “对了,我明天要出去,所以你最近可能联系不到我。”我嘱咐。

    交代完,才让他离开。

    随后又和胖子说了下今天的情况,胖子的意思是,明天务必让我去一趟,至于黄处那边他来请假。

    第二天一早,我就打车去了沈括家。

    还是那间平房。

    院子没有落锁,我打开门,却发现四间屋子都落了锁。

    和上次一样,没有人。

    眼下将近中午了。

    我估计着12点肯定回来了。

    但等到了下午两点还不见人回来。

    “好饿!”我嘟囔着。

    “有人吗?”突然门外传来老婆婆的声音。

    我连忙起身,定睛看去,是个穿着朴实,突发略白的婆婆,看起60岁左右。

    我看她的时候,她也在打量我。

    “姑娘,你是沈家的媳妇?”

    “不是,我是沈家的朋友。”我迎着老婆婆进来坐,“您也是来找沈家的?”

    “是啊,那口子快不行了,订纸人和纸牛。”老婆婆说着眼睛开始四处打量,像是第一次来似的,新鲜。

    就这样又坐了将近三十分钟,老婆婆似乎坐不住了,主动找我说话:“闺女,你多大了?”

    “我?24周了。”我礼貌回答。

    “24周啊,有对象吗?”老婆婆继续问我。

    “额,有了有了。”我回答。

    “没孩子吧?”她又问。

    我有些不耐烦:“这个好像和您没关系吧?”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尊老呢?”老婆婆清淬了一口。

    我气不打一出来:“尊老?你为老不尊,还想让我尊老?你老伴都快死了,你还想替我相亲?”

    “呸!”老婆婆一听我气她,立马起身叉着腰大骂,“你个没娘养的。”

    “我还真没娘养,你能怎么样?”我也起身,露出公式化的微笑。

    正吵得不可开交。

    门口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风暖?”

    我扭头一看,是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一头黑色寸发,黑眼圈极重,手里拎着一捆竹片子,可不正是沈括。

    “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本来就有气,看到沈括又想到大月,更是气不打一出来。

    但眼下还是分得清内外,我丧气的指了指老婆婆:“先做生意。”

    那老婆婆瞪了我一眼,但意外的看到沈括就挂起了笑,从衣服里拿出一沓定金:“我订了啊,三天后,我来取。”

    说完白眼翻我,小步挪开了院子。

    再看沈括脸色煞白,拿着一摞钱发抖。

    “沈括?”我喊他。

    沈括猛的回神:“啊?”

    “怎么了?”我问。

    沈括摇了摇头,开了锁请我进了大厅,坐下,随之也将手里的钱露了出来。

    刚才在他手里握着没看清楚,这下看得仔细,最少也得一万五的厚度。

    “什么买卖,刚才只听说是定金。”看着沈括脸色越来越白,我深知不对劲。

    “风暖……我……”沈括欲言又止,“乔月没出什么事吧?”

    “没什么。”我撇嘴,“就是让我来问明白,然后打算和你老死不相往来。”

    沈括脸色更白了,唇抖了抖,最后也只说了也好两个字。

    我皱眉:“到底怎么了?叔叔呢?爷爷现在怎么样?”

    “别问了。”沈括摆手。

    我有些急了:“看你这怂样,快点说,是不是灵车的事情?还是家里谁出事了?我看新闻,你好像走的挺急的。”

    沈括眼圈瞬间红了。

    我缓了声音:“拿我当朋友就说吧,也许我能解决的。”

    沈括看了看我,擦掉流出来的眼泪,叹了口气:“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前几天我突然得到我爸的短信,说让我回家继承祖业,下午他会和爷爷遭遇危险,我本来一位说笑的,但等我晚上打电话会到家里,已经没有人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