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5 灵车买卖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6本章字数:3027字

    按照沈括的意思。

    转天早晨他回家发现没人,还不相信,直到到了医院,发现空无一人的病房才确信家里出事了了。

    “医院里的人说,是我爸爸接走了爷爷,但是常识性问题,风暖,你觉得可能吗?”沈括问我。

    我下意识摇了摇头,我是个医生,知道植物人必须有营养支持系统,实际上植物人只是大脑皮层功能严重损害,处于不可逆的深昏迷状态,丧失意识活动和认知能力,但还有自主呼吸运动和心跳,可以消化吸收和利用营养。

    但是也正因为这一点,如果植物人没了营养液的支撑,那就算完了。

    沈叔叔多孝顺,怎么会杀老爷子。

    我咽了口唾沫:“沈括,会不会是沈叔叔将老爷子转移了?故意逼你回来继承祖业的?”

    沈括叹气:“事到如今,就算我再排斥祖业,我倒希望是真的了。可是风暖,事情没那么简单。”

    相对于沈括颓废的一言一语,我听着却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我当天救打听了全村,结果发现他们说知道我爸爸最后的消息是那天早晨,也就是说在我收到短信之前。”沈括皱起眉头。

    “还有这个。”沈括摸了摸钱,“刚才那人是订灵车的,给了定金,本来我是万万不会碰这种东西的,但我却在仓库里发现了半个纸灵车!”

    “怎么可能?”

    这是我的第一反应,毕竟沈爷爷是因为灵车才植物人的,当时沈叔叔信誓旦旦说不会再让这件事情发酵下去。

    但转眼自己做上灵车了?

    “我看到仓库里做了一半的纸灵车时,还是疑惑的,但等到对方来电话催促接单情况,我开始慌了,我知道爸爸是有心思去做,但还在犹豫。”

    沈括将桌子上的钱抓紧:“两万一,那个女人让我三天后再西山脚下数七数三次,然后把这些钱烧了。”

    “烧了?”我右眼跳。

    沈括点头:“所以,风暖,你赶紧走,乔月那里先别说,如果我有个好歹,告诉她,我爱她。”

    “说什么浑话!我不走,西山脚下是吧?你现在把灵车做完,我去准备点东西。”我起身,周身有些冷。

    按理说,中午两点应该是日头最足的时候,但这个院子,却让人冷的化不开。

    我笑了笑,攥紧拳头走出了院子。

    仔细大厅西山,才知道是西村的后山,就在沈括他家房子后面一公里处。

    从院子里出来,远远都能望见,

    但这话,我却是从东边村民聚集处打听来的。

    “小姑娘,你是沈家什么人啊?”抽着烟袋的大叔蹲在门口问我。

    我笑了笑:“朋友,想来看看沈叔叔,但沈叔叔不在家。”

    “他家小还来打听呢,说是失踪了,挺着急的。”烟袋大叔咋舌,“好好的人。”

    “什么好好的人?”旁边门户摘菜的婶子撇嘴,“好好的人还能惹上那事?”

    我一听来了兴致:“什么事啊?”

    摘菜身子一副别人我不告诉他的神情:“每天晚上,他家的哭声都传到这边来。”

    “哭声?”

    “小姑娘,你别听她瞎说,我没听着。”烟袋大叔挥了挥烟袋,“这都是哪门子事儿啊?”

    “呸,可不是光我听见了。”择菜大婶啐了口唾沫,转而又看我,“虽然都说妇女嘴大,但是小姑娘我和你说,我没说话,只是奇了怪了了,听见的几个都是女的。”

    随后她嘀咕了句:“兴许是鬼夜哭,男人养气壮?反正沈家有脏东西,不是什么好人家。”

    说着又指了指西山:“你一个姑娘家的,也别去西山,那常年没人去,都是坟地,我们世代的祖坟什么的。”

    我瞠目,点了点头,没和她矫情什么。

    朝着西山走去,其实我知道西山肯定在沈家的西侧,之所以来东侧打听,是想看看还有没有沈括落下的。

    如今一听,果然有。

    沈家夜哭?

    是否合沈叔叔做灵车有关系?

    等到了西山,我在山脚下停住。

    从山下往上忘,可以看到四处都是荒草,也有些小墓碑,西村的祖坟葬在山上,倒是第一次听说。

    山脚下青草葱郁,这在入了秋的现在,是难得见到的。

    我张望了一会,回了沈括家。

    “我回家拿些东西。”我说。

    沈括让我小心些,临走前又说起大月的事情。

    我叹了口气:“你放心,我会和大月说说的。”

    “不是,我没资格,只是不想她难受。”沈括眼圈通红。

    我抿嘴:“看在你这么痴情的份上,也有资格啊,至于大月难受,在所难免,我一会回去就安慰她。”

    “好!谢谢你了。”沈括送我出村子,直到我打上车才离开。

    我直奔家里,将师父给的箱子放好。

    随后给师父大了电话。

    电话无人接听。等我挂了再打,第二遍立马通了:“师父,我有特别重要的事情。”

    “徒儿啊,你的命运已经开启了,师父已经帮不了你什么了。”无量老道出人意料的没有念台词。

    我:“师父,我是真的遇到麻烦了,你再多教我一点东西,数七,数三次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坟墓要放在高山上?在坟墓脚下又是什么说法?师父,我特别重要的朋友的幸福就在你手上了?”

    “为师已经教过你了。”师父声音平静。

    我一愣,不可能啊?

    “你每次渡化鬼后都会得到传承,但因为你腹中的孩子吸收过多传承力量,导致你没再得到传承,为师掐指一算,你腹中胎儿并非真正的吸收,只要你再次渡化,那个小东西再次吸收却吸收不动的时候就会将哪些渡化全部还给你。”师父一字一句,说的透彻。

    “所以,还差一个契机?”我问。

    “契机不就在你身边?戒指里。”无量老道突然嘿嘿笑了,“得了,为师已经把能说的都说了,罢了罢了,你只要集中注意力就能把那小女鬼招出来。”

    “师父,你是说红风?”

    “徒儿,以后康庄大路也好,阴霾血腥也罢,为师都不能再插手了。”无量老道说着这么严肃的话,却是一副幸灾乐祸的声音,“为师终于能心安理得的天天泡妹子了!”

    “师父……你到底是谁?”我无奈又疑惑。

    “我就是我啊,贫道无量,功德无量的量!”师父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随后电话竟然断了。

    我慌忙再打过去,却是关机状态。

    晚上,顾擎给我来了电话。

    我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顾擎,你那边怎么样?”

    “张弛与我打好了配合,我不会将剩下的股份交给万辉,是他意料之中的,去想办法了,没有怀疑。”顾擎说着。

    “那你小心点,你……”

    “小暖,我想你了。”

    “……诶?”

    突然的蜜语,秀得我红了脸。

    “我也是。”

    电话那端传来顾擎闷笑。

    “今天干什么去了?张弛支支吾吾的。”顾擎问我。

    我憋嘴:“大月和沈括的事情,不用操心了。”

    说起来,有些闷得慌,想起沈括的嘱托,我催促顾擎挂了电话。

    给大月打了过去。

    大月接了:“怎么了?”

    “我已经回来了,想过去和你睡。”我笑着。

    大月拒绝:“想自己呆几天。”

    我没有勉强:“沈括的爷爷和爸爸失踪了,现在很颓废,也许过几天会死,就是你觉得的那些迷信。”

    “你说什么?”大月明显不信。

    “乔月,你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是好事,但是你要体谅一下别人,沈家的事情我一开始就是信的,你也知道。”我说着。

    大月打断我:“等会,你是说他家的大人因为那些事失踪了?你确定不是为了逼他回去接祖业?风暖,你也是上了大学的,会不会用脑子分析?”

    “乔月,我之时转告你一下,沈括就怕你难过,当然,你如果不信,随便你。”我补充了一句,“三天后,沈括有可能会死,就是因为你说的那些无稽之谈!”

    说完,我听着电话那边没有声音,才缓了缓语气:“你自己想想吧,我后天去西村帮他。”

    然后挂了电话。

    第二天早晨醒了,也没看到大月的信息或者电话,或多或少有些失望。

    但也觉得自己好笑,本来这种事在正常人眼里就是神经病吧。

    也许她需要一段时间。

    等到晚上,胖子给我来了消息,说万辉开始进攻顾氏网络想要非法控股。

    临睡前,谭宗铭飘了进来。

    我忙问:“高力那边情况如何?”

    我想,如果这件事是高力作的,那边会有动静。

    但谭宗却给了否定答案:“高力没有任何动作,但我发现了一个费解的点。你一直怀疑高力会写旁门左道,但我却在张敏的房间里感觉到了巨大的杀伤力。”

    “张敏?”

    谭宗铭点头:“而且这种杀伤力让我灵魂巨颤,谭西的那些东西一点都比不上!”

    “不可能!”张家就是个普通的商人啊。

    不对!

    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上次的事情是张家直接联系的高力,只觉得张家和高力有联系,却没想到是不是张家特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