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待你长发及腰,抱你回家暖床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3:06本章字数:2041字

    咔嚓--天际划过一道苍白闪电,雷鸣不断作响,月色隐入乌云中。

    四周黑压压一片,只有闪电落下时映照出几道黑影在林间穿梭。

    “快,抓住她,会长发话,要抓活的!”

    高低起伏的山林里,五六个黑影正在追前面一道瘦小的身影。

    瘦小的身影很灵活,几个高低起落,就将这些人甩在后面。

    咔嚓!又是一道惊雷,狂风大作,山林间出现好几个火把。

    “他在那儿,追!”

    有人喝道,迅速追上。

    四周火把越来越多,出现一个四面八方的包围圈,并渐渐缩小。

    “该死!就差一点点,啊啊!”

    小小身影上传来一个略显稚幼的娇斥声。

    她恨恨看了眼四周,从腰间拔出一柄闪亮匕首,准备做最后的搏杀!

    忽的,脚下一沉,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将她往下拽。

    谁?

    云汐吓得惊慌失措,手中的匕首捏的更紧。

    沙沙声中,她掉进一个山洞,这时恰好又有闪电划过,她看见一道黑影向自己扑过来。

    “滚开!”

    云汐低声娇斥,抬手往对方脖颈处划去。

    谁料,对方眼疾手快,反手制住她。

    “小傻瓜,是你?”

    云汐双瞳睁大,看清了来人,非常吃惊,同时后怕险些伤了他。

    “小呆比,就是我,我救了你,是不是感动的想以身相许?”

    被叫做“小傻瓜”的小少年一点都没有在鬼门关走一遭的觉悟,斜着眼老气横秋道。

    强大的自信!

    云汐默默瞅了他一眼,不吭声。

    忽的,云汐一跃而起,准备翻身跳上去。

    少年眼疾手快将她拽下来。

    “你干嘛,放我走!”

    “小呆比,你想死?”

    “我当然不想!但今天是个好机会,我要杀了那畜生,替我外公和娘亲报仇!”

    云汐如瓷娃娃般的小脸气得泛红,小爪子捏得紧紧的,一双清澈眸子蒙上一层水雾。

    少年深深看了她一眼,幽幽道:“杀亲之仇必报!但是,他是江南商会的副会长,手中权柄滔天,身边又有很多保镖护着,你已经打草惊蛇,再过去肯定是送死。”

    “我不管,我好恨!”

    少年深邃的眸子宛如星空,盯着她一脸慎重地说:“小呆比,你若信我,我帮你!”

    “才不要!”

    云汐倔强扭过头,然后又要往上爬。

    他伸手又拽她。

    “啊,你放手,我要上去!”

    “别叫,会被发现的!”

    “你放了我就不叫,不然,啊啊……唔……”

    一道黑影忽然重重压下来,将云汐抵在石壁上,强势堵住她嗷嗷叫的小嘴。

    两片冰凉的唇覆上刹那,有电流在其中穿梭。

    云汐瞪大眼睛,一时间竟忘记反抗。

    呼吸变得急促,四周温度升高……

    不知过了多久,上面已经听不见喊声,只有哗啦啦的瓢泼大雨。

    云汐怔愣地盯着对面人,耳根子和小脸如熟透的红苹果。

    少年却是一脸得意,傲然道:“小呆比,我救了你,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人!我决不允许你受任何伤害。记住,待你长发及腰,我要抱你回家暖床!”

    十年后,凌云寺山脚下的一座小山村,迎来一个不速之客。

    “大小姐,老爷特地派老奴来,迎您回府。”

    破旧普通的小木屋前,一个身穿靛青色长衫,外套一件棕红色缎面马褂的中年人,恭敬地冲着屋内一道倩影行礼。

    屋子里静了静后,传出一个冷冰冰的声音:“陆大管家折煞小女了,这一声大小姐担当不起,您还是请便吧!”

    里面的人下了逐客令。

    陆东眼角耷拉了下,神色越发恭敬:“陆大小姐,老爷下了死令,必须带您回去,恳请您别为难老奴了!”

    “左转,一百米,斜坡俯冲,正对面是一棵大树!”

    “……”

    陆东嘴角猛抽,这是要他一头撞死?好恶毒的女人!

    “大小姐……”

    “砰!”

    门甩上了。

    陆东额头青筋暴起,忍耐力到了极限……

    屋子里,云汐狠狠甩上大门,透过门缝斜眼瞧着嘴角一抽一抽额头青筋一突一突的陆大管家,噗嗤一笑。

    活该,噎死你!

    好好的人不做,非做狗。

    当年,陆培顺害死她娘亲和外公,这个大管家也是出了一份力呢,别以为当时她年幼,就不记事,好欺负?

    这一笔笔的血账,她都记着!

    “小汐,你真不回去吗,你不是一直想报仇吗,只有接近陆培顺,才有机会。”

    阴暗的墙角,突然冒出一个细小声音,随着起身的动作,一个十七八岁,长相甜美的少女从黑暗中走出。

    她眨着一双灵动的大眼询问,眼底隐约可以看见一丝怨念。

    她和云汐一样,都和陆家有深仇大恨!

    云汐嘴角轻扬,轻笑道:“回去,当然要回去,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只是,我不能答应太快,否则会让那只老狐狸起疑心的!”

    少女赞同的点头,一脸佩服。

    门缝外,陆东依旧等在外面。

    他的拳头,明显紧了下,声音突然变调,听上去有点阴仄仄的:“大小姐,老爷说了,您这个家回也得回,不回也得回!”

    威胁的意味……

    寂静了许久,里面又道:“凭什么?”

    陆东道:“就凭大小姐在这个清水村住了整整十二年!”

    屋子里,云汐眼角露出计谋得逞的狡黠的笑,冲好友扬眉,那得意的表情似乎在说:看到了吧,这老东西的狐狸尾巴出来了吧!

    拿清水村村民的性命威胁她,很好!

    十二年……不,应该说,是整整十八年,从她出生那一刻起,就被亲生父亲抛弃,疼爱自己的母亲外公,又是被他害死,心中能有不恨?

    如果自己立刻答应,那肯定会让那只老狐狸起疑心,觉得她有图谋,只有让他用某些人事物来威胁自己,这样回去,才会觉得合情合理。

    本来,云汐这几日就在筹划回省城去找陆培顺讨债,没想到人家先一步急急忙忙凑上来,这真是……巧了!

    不作不死啊!

    她瞅了眼身旁的少女,道:“悠悠,要不要做我的丫鬟,跟我一起走?”

    悠悠笑容可掬地回:“是,小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