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2 这个女人,可真有意思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12本章字数:2053字

    温心缇听了差点没吐血。

    什么叫来机场碰瓷?

    虽然她不否认他长得好看,可那副不以为然的嘴脸,也实在太欠扁了些!

    温心缇实在气坏了,立马强硬的道:“你撞人还有理了?我告诉你,今天这事要是不好好处理,你就别想走!”

    陆景渊眉头拧得更深,抬手看了看时间。

    温心缇看他这动作,料定他应该赶时间,更加有恃无恐。

    反正她的航班延迟就延迟了,大不了改签,但这口气,绝对要争回来!

    “三少……”

    顾成枫冷汗都冒出来了,心里暗暗佩服这不怕死的女子。

    这平时要换做别人,恐怕早被丢出去了!

    “尽快处理,别耽误时间。”

    陆景渊尽管非常不悦,可也懒得理会这点小事,比起这个,见温蒂小姐这事儿,明显重要多了。

    交代完后,他领着八个保镖率先离去。

    不过临走前,他深深看了温心缇一眼。

    这还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有女人用如此嚣张的态度对他。

    好,很好!

    他记住了!

    眼见着陆景渊远去,顾成枫也没再磨蹭,立马从口袋里掏出支票,在上面签了个数字,然后递到温心缇面前:“小姐,这是给你的电脑赔偿,至于你电脑中是否存在资料,我们无法取证,所以只能给你额外的一点点赔偿,除非你能够证明,那里面真的有东西,而且价格不菲!另外,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事再联系我。”

    说完这话,顾成枫头也不回的离开。

    温心缇站在原地,瞟了眼支票上的数目……十万。

    这钱赔电脑,倒是绰绰有余,可赔那些设计稿,可远远不够。

    “我怎么就这么倒霉,遇见那混蛋!”

    温心缇恨恨的跺脚,朝陆景渊离去的方向瞪了一眼,打心眼里祈祷,这辈子别再遇见那衰神。

    然而,事与愿违。

    十五分钟后,温心缇在飞机上的商务舱内,再次遇见了陆景渊。而且,好死不死,两人的座位就相邻着。

    看到她,经验丰富的顾成枫,第一时间将温心缇挡在外面:“小姐,我想我刚才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怎么还纠缠不休?”

    显然,他是误以为温心缇是缠着陆景渊不放的花痴了。

    温心缇内心也是各种凌乱,可表面还勉强保持着冷静,道:“谁纠缠不休?我买了这儿的票,还不能来么?”

    “什么?”

    顾成枫一下怔住。

    温心缇懒得理会,绕过他,来到陆景渊身旁:“不好意思,借过。”

    陆景渊没动,只是微勾着嘴角,目光玩味道:“你不是挺能耐?直接跨过去怎么样?”

    温心缇:“……”

    跨过去?

    怎么跨?

    难不成要从他腿上直接跨?

    那得用多奇怪的姿势啊?

    温心缇不愿意,眼角瞥见旁边还有空位,索性直接坐下,不与他纠缠。

    结果屁股还没坐热,就听陆景渊道:“成枫,除了我旁边这位置,其他座位你都包了吧?”

    “是的三少!”顾成枫毕恭毕敬的回答。

    “很好,那么这位小姐,请你回到自己的座位,你那位置,我付了钱的。”

    陆景渊邪肆的勾着唇笑,那戏谑的模样,真是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温心缇肺都快被气炸了。

    这厮绝对是故意的!

    她脸色沉沉的起身,可陆景渊的长腿就横在那边,摆明了不想让她回自己座位。

    温心缇强压下内心不断膨胀的怒火,道:“先生,既然你的座位不让我坐,那能不能麻烦你,换个位置?”

    “不能!”陆景渊学着她的口气,说道。

    温心缇继续耐着性子:“那么多地方不坐,你干嘛非得坐我旁边?就不觉得膈应?”

    “不觉得。”

    “你……”

    温心缇被他这流氓般的语气,弄得没脾气。

    她告诉自己,别跟这种人一般见识,然后咬了咬牙,豁出去般的从他腿上跨了过去。

    这诡异的姿势,实在有说不出的暧昧,而且进去时,两人距离很近,温心缇能闻到他身上散发的古龙香水味,充斥着浓浓男性荷尔蒙的魅力。

    陆景渊完全没料到她这么豁达,居然真跨,眼底划过一抹兴味,低沉的笑了两声。

    这女人,可真有意思!

    温心缇不想跟陆景渊抬杠,回到座位第一件事,就是叫了份三明治和一杯果汁。

    纽约飞帝京的航程,有十几个小时,她想吃点东西,再补个觉,这样才有力气回家应付那些人。

    空姐很快就把餐点送了过来。

    温心缇率先拿过三明治,再去接果汁,也不知是有意无意,手在经过男人大腿上方时,不经意的抖了一下。

    瞬间,杯子内的果汁倾洒而出。好死不死,还洒在男人某个重要的部位。

    气氛仿佛凝固了一样,整个商务舱内,静得如同一片坟地。

    空姐愣了,保镖们也木了,顾成枫嘴角一顿抽搐。

    这尼玛……泼得也太有水准了,哪儿不好,偏偏在那个重要部位。

    他们家三少,可是有严重洁癖啊!

    顾成枫惊恐的去看陆景渊的脸色,如愿的看到,某人脸色黑得仿佛锅底灰似的。

    偏生温心缇还装得一脸无辜的责怪空姐:“哎呀,你看你,这么不小心,泼到客人了,还不赶紧擦擦?”

    “啊!不好意思,先生,我马上帮您擦干净。”

    空姐如梦初醒的回过神,连忙道歉,然后拿出纸巾为陆景渊擦裤子。

    不擦还好,一擦,陆景渊的脸色阴沉得更彻底,活像索命阎王似的,狠狠攥住空姐的手腕,怒道:“你以为你在往哪擦?”

    “我……我……”

    空姐被吓得花容失色,整个人僵在那,一动不敢动。

    “滚!”

    陆景渊磁性的嗓音夹着浓浓的沉怒。

    温心缇清晰的感觉到来自他身上的蓬勃怒火,不仅不怕,反而还幸灾乐祸:“人家又不是故意的,至于发那么大火吗?”

    “滚——”

    陆景渊又说了一个字,然后沉着脸起身,粗鲁的推开空姐,朝卫生间走去。

    顾成枫提着一口气,很是无语的看着那个胆大包天的女人。

    她惹谁不好,怎么就作死的去惹陆三少?

    她就不怕待会儿被折叠打包,从飞机上扔下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