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 脏的令人恶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12本章字数:2100字

    温心缇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人狠狠剜了一下,血淋淋的:“哈哈哈,人家还说虎毒不食子呢。你现在为了利益,卖女求荣,你究竟是不是人?!!”

    “我也不想,是你逼我的,心儿。”

    温志东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

    温心缇彻底死心了。

    回来之前,她还在想,自己终究是他亲生女儿,他不过是被小三吹了耳边风而已,总归不会对自己太狠。

    可事实证明,她的想法太天真。

    这男人,只是把她当作一份可以买卖的物品,比小三带来的拖油瓶还廉价!

    她已经不想任由他们拿捏了!

    想到这,温心缇发起了狠,忽然低下头,狠狠咬上秦子皓的手臂,用力得几乎要把他的血肉撕下来。

    秦子皓惨叫出声,放开了温心缇,并且狠狠甩了她一巴掌。

    温心缇被打得眼冒金星,脸颊火辣辣的疼。

    可她不管不顾,抱着妈妈的牌位,转身就跑,连行李都顾不上拉。

    “快拦住她,别让她跑了!”

    秦子皓嘶声大吼,话里满是暴戾和狰狞。

    温志东慢半拍反应过来,脸色大变的追了上去……

    ……

    此时,洛城环城主干道上,一辆低调奢华的劳斯莱斯,正在向前疾驰。

    车内,陆景渊略显疲倦的捏着眉心。

    十几个小时的航程,外加一场紧急会议,让他俊美的面容浮现出一抹慵懒的倦意。

    助理顾成枫在前座开车,一边关心的问:“回酒店休息吗,三少?”

    陆景渊漫不经心的应:“就这样四处逛逛吧,暂时不回。”

    “好的。”

    顾成枫领命,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道:“对了,三少,您要我找的那位小姐,已经找到了。”

    陆景渊抬了抬眼皮,似乎来了兴致:“在哪?”

    “这是她的资料,您可以看看。”

    “哦?”

    男人勾起了唇,眼里透着浓浓的兴味。

    ……

    温心缇离开别墅区后,便拦了辆车,直接跑了,将温志东和秦子皓的身影,远远甩在身后。

    直到此刻,她眼眶里的泪水,才肆无忌惮的流了满面。

    前座的司机见她这样,便关心的问:“姑娘,你没事吧?你这是要去哪儿?”

    温心缇胡乱抹了把眼泪,道:“没事儿,送我去世纪酒店吧。”

    方才出来时跑得匆忙,行李落在了温家,她身上就剩一个包,幸运的是所有证件都在身上,也不怕没地方去。

    大约二十分钟后,车子在世纪酒店门口停下。

    温心缇付了钱,下车,抬头看了面前的建筑一眼。

    这世纪酒店,算得上是洛城地标性性的建筑之一,它以超豪华六星级、外加服务一级棒而著称,而且里面的贵宾卡更是珍贵无比。

    原本,以温心缇的性子,她是不可能自掏腰包,来住这种奢侈的地方,即便她并不缺钱。

    不过,世纪酒店是路易斯集团旗下的产业之一,她则是路易斯旗下的首席设计师,这次回国前,路易斯特地送了她一张终身免费卡,不仅住宿不用钱,还能享受至高无上的待遇。

    温心缇当时倒也没想占什么便宜,就为了日后有个万一,能有个栖身之所。

    可她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她自嘲的笑了一声,将妈妈的牌位,用衣服掩盖好,这才进了酒店。

    可没想到,才进去没一会儿,迎面就走来一道略显熟悉的身影。

    男人长得俊美如斯,一身铁灰色西装,衬得他身材颀长,玉树临风,身上那股气质,温润如玉,有种偏偏贵公子的儒雅之感。

    温心缇面色沉了沉,本欲装作没看见,但是那男人眼尖,一下就认出了她:“心儿?”

    温心缇步伐没停,男人却追上来,扣住她的手腕:“心儿,真的是你,你回来了?”

    “我回不回来,关你什么事?”

    温心缇面无表情的甩开他的手,只觉得被他碰过的地方,无比恶心。

    男人面色沉了沉,目光盯着眼前这张冷漠无比的脸,皱眉道:“心儿,这么久不见,你还在怪我吗?”

    “怪?我有什么资格怪你?你不过是因为女朋友没空陪你,下半身太过寂寞,所以背着女朋友,跟她闺蜜上了床而已。这种小事,我怎么会怪你呢。”

    温心缇笑得一脸灿烂,可她眼神却充满仿佛啐了冰,冷得让人发寒。

    没错,眼前的男人,是从高中时期,就跟她相恋的前恋人。

    当年,他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很多女生都爱慕他,追求他。

    当时她也是其中一员,鼓起勇气跟他告白,顺理成章成为一对。

    她被他的温柔才情所打动,爱他爱到无法自拔。

    原本,两人说好,等大学毕业就先订婚,互相许了承诺,连双方父母都见过了。

    一年前,她跟家里的关系日渐恶劣,心中却仍有一个盼望,等毕业后,她跟他订了婚,就可以摆脱那样的困境。

    万万没想到,他却背着她,跟她同宿舍最好的闺蜜搞在一起。

    即使事情已经过去一年多,可那些背叛和痛苦,依旧恍如昨日,生生拉扯着她的心脏,也激起了她心里的恨意。

    没有人知道,在国外的这一年,她过得有多痛苦。

    家庭的分崩离析,爱情和友情的双重背叛,她就像个丧家犬,独自在异国他乡,苟延残喘。

    “心儿,当年的事,我也是迫不得已。我是个正常男人,会有那方面的需求,你是我未婚妻,却碰都不让我碰,我忍得很辛苦……”

    苏洛泽蹙着眉,话语里有着慢慢的无奈。

    温心缇听了简直想发笑:“是,你忍得很辛苦。既然那么无法忍受,那当初就别承诺什么‘等定下来后,才碰我’的话!亏我还信了你,觉得你是个正人君子,可现实却证明了我的愚蠢。你和周筱薇那贱人,都脏得令人恶心!”

    听着温心缇声色俱厉的说他恶心,苏洛泽脸色沉了沉。

    以前的温心缇,像只乖巧的小猫,喜欢懒懒的腻着他撒娇、耍赖。

    每次她看着他的眉眼,都是温柔,爱慕的。

    如今,她看他的眼神,除了厌恶,就是恨。

    苏洛泽感觉心里很不舒服,五官也冷了下来:“温心缇,背叛你的人是我,不是筱薇。这一年来,她天天自责,几度想自杀谢罪,你难道就不能原谅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