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8 他怎么能吻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12本章字数:2000字

    众人闻声望去,看到男子踏着沉稳的步伐而来。

    他长得极帅,气度非凡,再加上一身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一下就震住了全场。

    “他是谁?”

    “不知道,看起来不是一般人物。”

    “他跟那女人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护着她?”

    众说纷纭间,男人一步一步走到温心缇面前,站定。

    颀长的身影,将她娇小的身躯都笼罩了进去,浓烈的男性荷尔蒙的气息,朝她直面扑来。

    他眯了眯眼,神情略带不悦:“我的女人,住我开的酒店,何时需要经过别人的同意?”

    温心缇无比惊愕的望着他。

    她完全没料到会在这遇见陆景渊。

    更不明白他为何要胡言乱语。

    她什么时候成了他的女人?

    怔然间,赵文忠突然上前一步,战战兢兢的看着陆景渊问:“三……三少,您刚刚说,这位小姐……是您的……女人?”

    陆景渊没吭声,修长有力的臂膀,却搂过温心缇的腰肢,以一种宣示主权的强势姿态,宣告了所有人,她是他什么人!

    “对不起,三少,刚才是我有眼无珠,冒犯了这位小姐,希望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

    赵文忠冷汗涔涔的道歉。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子,竟有如此大的来头。

    围观的群众见这经理前后态度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也是一脸懵圈,全都惊疑不定的看着温心缇和陆景渊,纷纷猜测这是什么来头,居然能让世纪酒店的经理,恭敬的点头哈腰?

    苏洛泽在一侧,更是神色难辨。

    特别是看到那男人亲昵的搂着温心缇,眼里更是烧起了熊熊怒火,活像温心缇背着他偷情似的。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温心缇的心情,也是各种凌乱。

    她跟眼前的男人,也不过见了两次面,而且还起了冲突,要说是他的女人,还不如说是他的仇人。

    她甚至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

    温心缇下意识的想挣脱,可男人的手臂却稳固如山,丝毫挣脱不开,末了甚至还给了她一记淡淡的警告眼神。

    温心缇心一沉,意识到自己可能惹上了不得了的麻烦。

    这男人……该不会是来找自己算账的吧?

    念头一出,就听男人附耳在她耳边道:“给我老实点,否则就真要被丢出了。”

    一句话,证实了她的猜想。

    这厮不仅行为恶劣,还非常小肚鸡肠,不就被撞了一下吗,又不会少块肉。

    心里暗暗腹诽着,不过她没再挣扎。

    她没忘记苏洛泽那渣男还在,还用一种捉奸在床的眼神看她。

    温心缇觉得好笑。

    实在不知道他究竟哪来的脸,这样认为的?

    不过如果这样能让他不痛快,她完全不介意将戏演的深一点。

    想到这,温心缇索性往陆景渊怀里钻,还娇嗔的捶了他胸口一下:“都怪你,到现在才来。你都不知道,刚才有只讨厌的臭苍蝇,一直缠着我,还说我只配找一个给他提鞋的男人。”

    冷不防的见温心缇变了个人似的,依偎在自己胸口,陆景渊怔了片刻,眯起眼睛,深深看了她一眼。

    这丫头……还真会颠倒黑白。

    她以为他没听到原话吗?

    不过,既然她要这么演,那他也不介意顺着他。

    “那你觉得,我看起来像给人提鞋的吗?”

    他倾身,在她耳边,低声的问。

    面对他突如其来的暧昧姿势,温心缇有些不自在,双手抵在他胸膛,干笑道:“怎么会?你这么高贵,这么帅气,要提也是他给你提。不过,我觉得他不配给你提鞋!”

    “我也这么觉得,不是谁都有资格给老子提鞋的!”

    目光扫了脸色阴沉的苏洛泽一眼,陆景渊低笑一声,在温心缇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忽然吻了她一下。

    这吻并不热烈,也不深,一触即分,可是温心缇脑瓜子却木了,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他……怎么能吻她?

    这混蛋……

    温心缇回过神来,又羞又怒。

    实在很想一脚踹过去,可她不能。

    要真踹过去,两人演戏就彻底穿帮了。

    更何况,这次是自己主动贴上去的……

    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温心缇欲哭无泪的看着陆景渊道:“我累了,想回去休息。”

    “好,那咱就回。”

    说完,他扶着她的腰,强制性的往电梯方向走。临走前,对着还站在一旁的赵文忠道:“今天的事就不追究你了,好好安抚一下客人,不管用什么方法。”

    “是,三少。”

    赵文忠如获大赦的说道。

    事情落下帷幕,围观的群众也散了开去,至于温心缇,被陆景渊带上电梯后,就羞恼的问道:“你刚才为什么要那么做?”

    “我做了什么?”

    陆景渊淡淡瞥她一眼,略有些玩世不恭的道。

    温心缇气急败坏的瞪着他:“你还装!”

    “哦,你是说,那个吻啊?”

    陆景渊一副才想起来的欠扁样,目光玩味的道:“作为你拉我做戏的报酬,我这人,从不做吃亏的买卖。”

    温心缇一口气噎在喉咙口,上不去也下不来。

    她真是太愚蠢了。

    早就知道这男人气死人不偿命,当时怎么就脑抽,想借由他去打苏洛泽的脸?

    见温心缇一副恨不得自杀的表情,陆景渊更是生出逗弄她的心思。

    “怎么,是不是觉得感觉不错,想再回味一下?”

    电梯内的空间很小,他一步一步的逼近,不一会儿就把温心缇逼到了角落。

    此时,两人之间的距离靠得有些近,他身上那股好闻的香水味钻进鼻息,刺得她整个人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你想干嘛?”

    她一脸紧张的看着他,满脸防备。

    陆景渊笑道:“想!”

    温心缇双颊一热:“臭流氓!”

    “流氓?”陆景渊凤目眯了起来,眸底闪烁着危险的幽光:“这就流氓了?我在床上,才是真正的流氓,要不要试试?”

    “你……你下流!”

    温心缇脸颊发烫,像充了血一般。

    这男人,怎能如此不害臊的说出这种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