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1裙子被扯破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12本章字数:2230字

    “小气,不就是顺路搭个车吗,还收车费。”温心缇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腹诽,可还是跟在了后面,没办法,这地段,这时间,不好打车。

    念及还是会展重要,温心缇跟着男人的步伐往不远处的车走了过去……

    在温心缇的深蓝色礼服虽然只及膝盖处,长长的鱼尾一般优美华丽的裙摆还是有些不受控制地拖到地上,在了路过会所减速带时,,裙摆下方就不小心勾在了减速带的钉子上。

    温心缇很是郁闷的看着自己被勾住了的裙子,小心地弯下腰想解救自己的裙子。

    陆景渊发现温心缇还没有跟上来只当她动作太慢,头也不回地就问道:“动作这么磨蹭?还不上车?”

    听见男人的声音,看见自己还没弄下来的裙子,温心缇不禁脸色发窘……

    “我裙子被勾住了,马上就好。”

    这男人虽然要收钱,但好歹愿意搭自己一程,温心缇想着,于是便语气平和的回答了陆景渊的问题。

    陆景渊正赶时间,看见温心缇小心翼翼的弄着裙子,心中有些着急,长腿两步就走到了温心缇面前,撩起她的裙摆准备帮她扯,温心缇看见男人的动作,唰的一下脸一下子便红了起来。

    “谢谢!”温心缇还是柔色说道。

    陆景渊只是随便一拉,便听见“呲啦”一声,温心缇的裙子被这样扯坏了

    温心缇原本还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脸顿时就怔住了……

    陆景渊也没想到自己只是稍微一用力裙子就坏了,不过也没什么内疚感地看着她。

    温心缇看着自己的被撕坏了的裙子,再看看时间,想着现在回去换已经来不及了。

    看了看脸上毫无愧疚歉疚一脸坦然的陆景渊,温心缇有些愤愤然地钻上了他的车……

    陆景渊看着温心缇就这样上了车,低沉的声音响起:“你就打算穿成这样过去吗?”

    温心缇看着自己原本就只是及膝的裙子,现在已经被撕到大腿的地方了,身边还坐着个男人,脸有些微红。

    这裙子明显不能再穿着去会展了,穿成这样去岂不丢了自己设计师的脸?看来自己必须对它进行改造。

    温心缇想了想有些置气却又自豪地回到:“我自有办法。”

    脸上露出了一抹灵动的笑容。

    已经想好要怎么修改礼服的温心缇想伸手拉下一点后面的拉链,可惜车里空间有点小,旁边又坐了个男人,她不能大幅度动作,看着身边的男人,她略带小心翼翼的说到:“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把后面的拉链拉下去一点点?”

    陆景渊神色异常地看着温心缇,再看到她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禁起了捉弄之意。

    语气充满诱惑的调侃道:“怎么?想色诱我吗?看不出来,你居然这么饥渴。”

    温心缇听完,差点没喷出一口血来:“说谁饥渴呢你,你才饥渴,你全家都饥渴!看你穿的衣冠楚楚的,没想到思想竟然这么下流。”

    “这就下流了?我还有更下流的,要试试吗?”

    陆景渊邪勾起嘴角,忽然往前靠了靠。

    温心缇吓得往后退了退,有些羞恼:“你……离我远点。”

    “你确定?拉链不拉了么?”

    “不用你拉。”

    温心缇傲娇的冷哼一声,说着就自己去拉。

    可使劲儿了好一会儿,一直拉不到。

    陆景渊就抱着双手,好整以暇的看着,看戏一般的。看得温心缇脸都有些发热。

    这混蛋……

    “唉,你这女人,真是倔的可以啊。”

    陆景渊看温心缇面色愠怒,双颊不知因为生气还是羞涩泛起了红晕,竟然觉得她生气的样子也蛮可爱的,也就放下了继续逗她的心,帮她把拉链拉了下去。

    温心缇看男人老老实实帮她拉了拉链,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举动,也就懒得计较刚才的事情。

    说了声谢谢后她便拿出自己的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做衣服用的一把小剪刀和针线等工具,开始了接下来在内外行眼里都足以让人目瞪口呆的操作。

    看见她修长白皙的手指熟练灵活的在衣服上游走,停留过后的地方已经完全换了个样子。

    陆景渊难免觉得惊艳,他虽然感到惊讶,但他还是神色平常的看着温心缇专心致志的改造她的衣服。

    大概十多分钟后,温心缇便改好了礼服,看着比原来款式更好看的衣服,陆景渊不禁动容,但还是用冷静平常的声音说到:“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手。”

    温心缇看着自己改好了的自己十分满意的衣服,非常愉快自豪的回答到:“那当然,这是我的饭碗。”

    看着一脸愉悦的温心缇和经她改造完后衣服,陆景渊心中又对她增加了一丝兴趣:这个女人,每次见面留下的感觉都不一样,有意思。

    这时坐在前面开车的顾成枫踩了刹车,车子慢慢停了下来,也打断了陆景渊的思考……

    陆景渊有些不耐地问到:“怎么停下来了?”

    顾成枫自然是听出了自家老板声音中的不耐,但也只好硬着头皮回答到:“三少,前面中南大道堵车了。”

    陆景渊有些烦闷的捏了捏眉头。

    温心缇看了前面的路况,心里一团蚂蚁焦急地打着转,这一堵不知要堵到什么时候,离路易斯会展开始的时间越来越少,哦。还好这里离会展不远,干脆自己走路过去吧。

    她索性推开门下车,在关门前说到:“谢谢你的便车,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也没等车上的人回答,便急急忙忙的走了。

    陆景渊抬头看着温心缇离去的背影,眯了眯眼睛,这女人还真有点意思。

    几分钟后,温心缇步行到了路易斯会场门口。

    从包中掏出化妆镜,补了下因走过来有些微微花掉的淡妆,然后走向门口……

    温心缇准备进去,却被门口的保安拦了下来……

    “小姐,请出示你的请帖。”

    温心缇神色有些茫然的看着保安。

    保安看出了温心缇没有请帖,于是语气和善的说道:“小姐,不好意思,如果你没有请帖便不能进入。”

    温心缇突然想到自己居然忘了这一茬,原本举行会展的工作人员是要派车去接自己的,不过自己觉得麻烦就拒绝了人家,而对方当时在电话中并未提及请帖一事,正因为如此导致了在会场门口出现了这样尴尬的一幕。

    不断进去的来宾看到这一幕,都不禁投来了注视的目光,温心缇脸上红了一片。

    就在此时,周筱薇和秦萌的车到了会场门口……

    周筱薇远远的就看见了站在会场门口的温心缇,之前在车上不肯定,现在看见那张侧脸,俨然是温心缇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