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9 厕所里的暧昧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14本章字数:2052字

    听到陆景渊不满意的话,温心缇皱眉,“这才几天啊,能查到这些很不错了好吗?你要有本事你自己来查呀!”

    “呵,我还真是高看你了,”陆景渊淡淡说道,“我叫你来不是查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的,你这样查下去的查到什么时候,你能不能提供点有用的线索。”

    温心缇觉得委屈,自己在这设计部被人使唤干这干那的,她都没说什么,不仅如此,她还要在忙碌当中时时注意众人的情况表现。

    再说设计部好歹几十号人,她怎么能观察的过来?

    温心缇不服,刚想出声反驳,厕所外面传来男声,应该是员工要来上厕所。

    她一下就急了,着急的压低声音问道还一脸神色自若的陆景渊,“怎么办呀?有人来了。”

    看着温心缇着急可爱的模样,陆景渊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你快想办法呀?”

    见陆景渊不动,温心缇出手打了他一下,催他想办法。

    陆景渊被温心缇这一打有些错愕,这世上还没有人敢打他!

    眼看厕所门把转动,温心缇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陆景渊伸手一拉,带着温心缇躲进了卫生隔间里。

    “喂,你想干什么?”被陆景渊突然一下拉入男厕狭小的空间中,温心缇脸色通红,慌乱的挣扎道。

    陆景渊有些哭笑不得:“你不是让我想办法吗?如果你不想进来我也可带着你大胆的走出去,我倒是不在意,可是你敢吗?”

    温心缇刚想说话,陆景渊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他们刚锁上卫生间的门,厕所外面的刚才说话的两个男人就进来了,他们好像是来抽烟的。

    两个男人进来继续火热的聊着他们刚才没有聊完的话题。

    “公关部最近来了个美女,那天去看了一下,长的可真正宗呀!”其中一个男人说道。

    “还是公关部这些部门福利大呀!那想我们天天在这待着,办公室里也就那些女的,看久了就没看头了。唉,这设计部都多久没来过新人了。这好不容易来了一个,结果是个那么丑的村姑!”另一个又接着说道。

    “你说温心缇呀,这你可别说,她整天戴着那个黑边眼镜,遮住了一大片脸,我们都没见过她的真容,说不定她还是个美女,故意隐藏在这里的”

    “得了吧,就她那一副村姑的打扮,除了名字好听,其他地方可真看不出是个美女。”

    “哈…的确,她名字的确还是不错的。”

    “也不知道那个夏楠楠是怎么想的,部门里这么多人,她居然会和温心缇成为朋友,真是不可思议。”

    “……”

    两人在外面一边抽着烟,一边聊着公司里的各种女人如何如何。

    但是两人对温心缇的看法让隔间里的她有些无语,原来自己在他们心里一直是这种形象,虽说部门里这两个男人对自己也不算好,但是平时他们忙的时候有什么事她都会主动去帮他们吧,没想到自己费力不讨好,而他们居然还连带着夏楠楠也说了进去。

    同时空气的流动让烟味不时飘到里面,温心缇有些受不住烟的味道,又不能咳嗽出声,只好低低的压着,心里祈求他们快点离开。

    此时卫生间里,因为空间狭小,陆景渊和温心缇挤在一块儿,两人的身子贴的有些近,彼此的呼吸和心跳都能感受的到。

    这样一来,温心缇尴尬不已,因为事出突然,陆景渊是直接揽着她的腰进来的。

    因为不敢动,所以现在陆景渊的手依然紧紧的放在她的腰上,炽热的手掌透过薄薄布料传过来的热量让温心缇的整个脸上布满了红霞,甚至连气息都炽热了不少。

    温心缇做梦也没有想过,自己竟然和会一个男人躲在一个男厕所的隔间。

    温心缇的头恰好到陆景渊下颌处,因为忍着强大烟草味的不适,温心缇的不时的微微抽动着,头发也就不时地在他下巴那扫来扫去,惹的陆景渊有些痒。

    “别动!”闻着女孩身上特有的体香,而她头发又时不时在他喉结那扫动,两人还紧紧的贴在一起,陆景渊呼吸有些厚重,只好小声说道。

    “为什么?”温心缇自然不知道男人再想什么,抬头用一丝茫然的眼神看着陆景渊。

    陆景渊邪魅一笑,放在温心缇腰上的手突然收紧,两人更加紧密的贴在一起,感受到什么东西,温心缇的脸一下就充血起来。

    此时温心缇明确感受到男人下腹处的东西鼓了起来,灼热正透着他的西裤传递过来。

    温心缇虽然没经历过情事,但是她又不是一般纯情的小姑娘,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你……怎么,你的手松开一点呀?”温心缇小脸通红的说道,一边还用小手去推开陆景渊的胸膛。

    男人此时也有些难受,尤其温心缇说话时在他脖颈处吐着气,像蚂蚁在爬一样,也就松开了一点温心缇。

    陆景渊手一松开,温心缇感觉如蒙大赦,终于不用被他那个地方的灼热抵着自己的小腹。

    外面的男人丝毫还没有离开的意思,仍然大声的聊着天。

    为了打破隔间里这暧昧的气氛,温心缇转移话题,小声却又好奇的开口,“我都穿成这样了,为什么你还知道是我?”

    之前温心缇之所以看着陆景渊离开的背影有些错愕和心不在焉,然后又小心翼翼来到厕所。不过都是因为陆景渊在夏楠楠去端咖啡和顾紫歆训人时突然快速凑到她耳边说:“我在外面等你。”

    当时温心缇就愣了,自己都打扮成这样了,他怎么可能认出自己?

    温心缇的问题惹的陆景渊好笑,然后他邪魅地低头凑到温心缇耳边,“因为你身上有一股特有的体香,我闻出来的。”

    温心缇因为他的话羞红了脸,低声说道:“流氓。”

    外面两人终于抽好了烟走了出去,听到他们开关门的动静,温心缇终于松了口气。

    她一把推开陆景渊,然后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陆景渊望着温心缇离去的背影,嘴里嘀咕了一声,“这丫头,越来越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