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9 又被他调戏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15本章字数:2261字

    低沉又有磁性的嗓音,在耳边回荡,随着声音喷出的温热气体像羽绒轻拂过耳垂与后颈,痒痒的苏苏的。

    温心缇的耳朵一下就红了起来,慢慢地蔓延到了整个脸,以至于脖子都无法幸免,大脑一瞬间当机在了原地。

    看着面色发红的温心缇,陆景渊眯起了眼睛嘴角泛起了邪笑。

    这个女人还真是有趣,这么大个苹果真想啃一口。

    于是陆景渊便又俯下了身,慢慢靠近温心缇的脸。

    感受着温热的气流混合着古龙香水的气息,慢慢的靠近,温心缇觉得血液一瞬间全涌上了头顶。

    他他他他他他……他要做什么???

    看着慢慢靠近的陆景渊,温心缇脸色不禁又红了几分,头上就像要喷出烟雾一般,全身肌肉都不经蹦紧了,微微的颤抖着。

    看着温心缇紧张成这样,耳垂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像一个诱人的樱桃挂在树梢,陆景渊轻轻咬了一口,附在耳边调侃道“怎么,不请我进去?”

    从耳垂传来的酥麻感迅速传遍到了全身,温心缇一个激灵后瞬间清醒,发现自己堵住门确实口有些失礼。

    便捂着耳朵侧身让陆景渊进入屋中。

    这个人怎么会到这来?

    可恶,又被他调戏了。

    刚刚和他的助理打电话时,那个助理为什么没有提起过?

    我刚刚通话的时候信号好像有点不好……难道那个时候助理他是在停车??!!

    貌似想通了什么,温心缇原本还有些恼羞的脸一下恢复正常。

    转头就看到陆景渊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下,张开双臂放到沙发靠背上,二郎腿一翘,宛如回到自己家一样,好像刚才调戏的事不存在一样,温心缇的眉头不禁跳了跳。

    看着陆景渊还顺手揉了揉她放在沙发上的伊丽莎白,温心缇深吸一口气,走上前把它救出了魔爪。

    看了看空荡荡的手,陆景渊,笑到,“没看出来啊,温大设计师原来还有这个爱好啊。”

    “哼,这是我妈妈给我最后的生日礼物,你怎么可以这么无理!”

    温心缇气愤的将被魔爪揉扁的伊丽莎白抢救回来,将其放进了卧室。

    出来后看见陆景渊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左顾右盼。

    陆景渊见温心缇气鼓鼓的出来,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毫无歉意的说到“温蒂你就这么招待客人的么,我可是大老远跑过来慰问合作伙伴的,口渴难耐,连茶水也没有。”

    温心缇默默的腹排。

    就你还大老远,还不是专车接送,上楼有电梯,要你走几步了?

    但想了想确实有些失礼,便平复了下心情回复。

    “我今天才刚刚搬进来,也没什么招待的,先将就一下吧。”

    陆景渊听了,歪着头看了眼温心缇,见她不像在骗自己,于是手指了下厨房的冰箱。

    “看来你还没去过厨房,左边冰箱第一层,咖啡在橙汁旁边。”

    温心缇觉得事情发展的方向越来越奇怪,默默的看着陆景渊的背影。

    这到底是我住的地方还是他住的地方啊?为什么他那么熟悉?

    奇怪归奇怪,想起刚刚忙着清理行李箱确实没去过厨房,温心缇还是进入了厨房。

    一拉开冰箱门便发现冰箱里堆满了各种饮料,水果。

    这真的原来没人住么?

    温心缇半信半疑,看着沙发上悠闲地的陆景渊,温心缇有种想打人的冲动,但脑海却又浮现出她偷袭失败被禁锢住双手惨遭某人调戏的画面,瞬间觉得寒毛炸起。

    甩了甩头,将那个恐怖的画面甩出脑海,便随手拿起了一瓶饮料走向了陆景渊。

    “我不是要的咖啡么?”

    “这不是咖啡店,不支持点单,给啥喝啥,拒绝更换。”

    温心缇将饮料拿给陆景渊,引来了小小的抗议,却被她无情的反驳了。

    边说边走到一旁落地窗边的工作台上,慢条斯理的整理起了上面的设计草图。

    陆景渊看着眼前的饮料,丝毫没有拿起的打算,眉头挑了挑,“木瓜牛奶?我觉得这是你需要。”

    言罢目光还在温心缇某部位晃了晃。

    温心缇瞬间明白了话中的深意,又看见某人的目光到处晃。反手就将一旁的麻布丢了过去。

    “臭流氓!”

    “诶,女人啊,就是不接受实话。”

    陆景渊头一偏,便躲过了飞来的暗器,看着专注的画设计图的温心缇,便收起了继续调戏她的心情。

    “怎么样,对这地方还满意么?”

    温心缇在纸上加了两笔,点点头。

    “很还不错啊,谢谢你的安排。”

    突然,眉毛一挑,双手便在纸上开始了飞舞,飞舞了一会,温心缇放下了笔,将纸拿起,默默的看了一会,满意的笑了。

    陆景渊是第一次看到温心缇工作的样子,也没有打扰她,就静静的看着她表情的不断变换,直到最后绽放出了笑容,陆景渊觉得自己的心狠狠的收缩了一下。

    温心缇完成了一幅设计草图,开心之余才想起陆景渊还在一旁,便转头去看他,谁知陆景渊也在静静的看着她,四目相对。

    空气一下安静。

    温心缇猛地转过头转模作样的整理着桌上的设计稿。

    陆景渊轻笑一声,看着慌慌张张的温心缇。

    这个女人果真有趣。

    为了打断尴尬的气氛,温心缇默默的问了道。

    “你怎么有空到这来了?”

    陆景渊将手枕道头后,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坐在沙发上。

    “你是我的属下,我来这里关心员工的生活,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吗?”

    温心缇撇了撇嘴。

    “路易斯那么多员工,你关心的过来吗?”

    陆景渊转过头的盯着温心缇。

    “这不一样,你是路易斯的首席设计师,业界有多少人想要挖墙角,把你从路易斯手里撬走,我不讨好你能行吗?”

    听到这话温心缇得意的,向着陆景渊扬了扬头。

    “知道就好,要是惹本小姐不开心,分分钟就把你踢出局。”

    陆景渊看着洋洋自得的温心缇,目光不自觉的就向下移到了那雪白的脖颈处,下面一身休闲白衣,配上她自豪的表情,宛如一只高傲的白天鹅,一瞬间耀眼无比。

    收回视线,陆景渊揉了揉鼻子,起身向温心缇的小办公桌走去,双手撑在桌边,严肃的看着温心缇。

    “好了,闲事聊完了,接下来该说点公事了。”

    温心缇看着有点近的脸,默默的将头转到一边,怂了怂肩。

    就知道这家伙没好心,原来过来是要谈公事的。

    陆景渊见温心缇转移了视线,便伸出一只手,钳住了她的下巴,强制她与自己对视。

    “温心缇,你也该尽快将新的设计稿交出来了,再迟了,新一季度的再国内推出的产品就赶不上了,这对路易斯在国内的发展,很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