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2 妈妈的定情信物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15本章字数:2596字

    当温心缇和陆景渊来到B区后,立刻就有一名工作人员迎上前去,查看了邀请函后便将他们引到最靠近主台的位置。

    入座后,温心缇默默的观察这个拍卖会,它并不像一般的拍卖会一样死板,反而更偏向于宴会的形式,一个区域里设置着几张圆桌,每个圆桌可以容纳9个人,让人们可以一边交谈一边品尝美食,顺便拍下自己心仪的物品。

    看着面前精心布置的圆桌,鲜艳的花朵装饰在中间,每一道菜都宛若一道艺术品,看得出其中的用心,在暖黄色的灯关光下略显朦胧。

    温心缇挑了挑眉,眼中闪过赞叹之色,优雅的端起面前侍者掺到好的红酒,微微的抿了一口。

    而同桌的几人见温心缇和陆景渊入坐后,纷纷敬酒寒暄。

    温心缇只有僵笑着一一应付。

    可是为什么会出现”陆总和温小姐真是年少有为,简直是天合之作。”这样的话啊??!!

    八点,晚宴正式开始,主持人穿着一身洁白的礼服缓缓的走上了台,礼服精巧的设计勾勒出了她优美的曲线,在灯光下显得格外庄严与圣洁。

    可温心缇抬头看了眼,差点喷了出来,因为主持人穿的竟然是她设计的礼服。

    陆景渊莫名其妙的看了眼一旁默默咳嗽的温心缇,绅士的递了张纸过去。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晚上好!”

    随着主持人激昂的声音响起,晚宴正式开始了。人们纷纷停止了交谈,坐直了身子,静静看着台上的主持人。

    ”欢迎各位参加由腾觉公司举办的慈善主题的拍卖会,我是拍卖师吴晓云,很荣兴为大家主持今天的拍卖,本次拍卖会的所有物品皆是由在坐的有心人捐赠的,本着公开、公平、公正、诚实信用的原则,我在这这里郑宣布吃次拍卖的所得,将全部捐赠与贫困山区!期望大家踊跃竞买,并预祝大家好运!拍下自己心仪的物品!“

    一阵激烈的掌声过后,会场突然全部暗了下来,灯光全部集中在了台上主持人身上,白丽的礼服在柔和的灯光的映照之下,跟突显出了几分飘渺。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温心缇不禁感慨了一下,当初她再设计着礼服时都没有想到,原来在灯光的衬托下,它可以散发出这样的光芒。

    “那么,接下来正式进入拍卖环节。”

    主持人对着台下一个手势,便有一名穿着青花瓷旗袍的小姐端着一个盖着黑布的托盘走上台,将托盘放在了台上的拍卖桌上,便转身离去了。

    主持人走上前去,将黑布揭下,露出一抹雪白,却让人看不清真实,不少人都下意识伸长了脖子,想要将其看清。

    见已经提起了大家的兴趣,主持人便介绍到“第一件拍卖的物品,是由国际当红女星李源,所捐赠的一条围巾。”

    听到只是一条围巾,底下有不少人扫兴的收回了目光,但仍有不少李源的爱慕者跃跃欲试。

    这时,主持人神秘一笑,又悠悠的补充到“但是,李源小姐还说了,拍下这围巾的人,都是有爱心的人士,可以凭着这条围巾去找她,领取一个鼓励的吻痕。”

    这一信息如同落入静潭的石子,激起整整波澜,底下不少对李源有意思的男子全都炽热的盯着台上的围巾,仿佛那就是李源小姐的柔唇。

    看到提升人气的效果达成,主持人便微笑着继续到“底价一千,大家举手叫价便是,侍卫会有记录,大家可放心抬价,拍卖会结束后请本人到后台付费取物哦。”

    话音未落下面就响起了阵阵狼嚎。

    “二千!”

    “穷鬼就别叫价!我出一万!”

    “二万!”

    “李源姐的吻在你们眼里就那么廉价!我出十万!”

    “十五万!”

    “二十五万!”

    “谁呀!和我李某过不去是吧!三十万!”

    “李源姐的吻我势在必得!三十五万!”

    “我呸!四十万!”

    “穷鬼!五十万!”

    “我……”

    “怎么样啊,穷鬼,没钱就别来丢人现眼!”

    主持人等了等,见依然没有人加价,便缓缓的诱导到“李源的奖励之吻哦,若拍下来便可进一步发展关系的好机会还有没有跟高的价格了?”

    “那么五十万一次。”

    “五十万二次。”

    “五十万三次。”

    主持人重重的敲下手中的小锤“成交!”

    “恭喜这位先生拍下围巾,祝您抱的美人归。”

    一阵掌声过后,第二件物品被盛了上来。

    “第二件物品,是由赵氏集团的董事长亲笔所写的一副字画,苍劲有力的字体,栩栩如生的画面,可见是他的得意之作。”

    “起拍价一千,大家踊跃竞拍哦。”

    虽然不少人对字画没什么兴趣,但是赵氏在网络方面可是数一数二的,不少人为了巴结,纷纷开始竞拍。

    “一万!”

    “三万!”

    “十五万!”

    “二十万!”

    “三十五万!”

    ……

    不一会竞拍的价格竟达到了八十万。

    最后这幅字画以一百万的价格被赵氏的合作公司李氏拍下。

    ……

    拍卖会持续了二十分钟,期间陆陆续续又拍出了几件,价格高低不等。

    温心缇悄悄的向陆景渊靠了靠,故作隐蔽的对他问到“你花九十万拍一幅抽象派的话画做什么?”

    陆景渊转过头邪笑着对温心缇说:“想知道啊,来,把耳朵伸过来点我悄悄告诉你。”

    温心缇虽然看着他的邪笑有种不好的预感,但好奇心的趋势下,还是傻傻的把头往陆景渊那伸了伸。

    陆景渊脸上的邪笑跟大了,附在温心缇的耳边吐气到“因为我想把他挂在你的屋里,让你每天进门就吓一跳。”说完还咬了一口温心缇小小的耳垂。

    温心缇感受到耳垂处传来的触感,触电似的坐直了身体,捂着发红的耳朵,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陆景渊,便继续盯着台上,不再去看他。

    陆景渊看着炸毛小猫般的温心缇,心情很好的转过了视线,继续盯着台上。

    这时,主持人正好揭开了黑布,露出一个复古雕花的翠绿底牡丹雕花盒。

    温心缇看着那熟悉的饰品盒,眼睛不禁睁大了几分。

    “这件拍卖品,是温氏公司的董事长夫人,秦亚娟女士捐赠的一枚别针。”说着,主持人还轻柔的取出了一枚铜黄色的别针,在台上四处展示着,好让更多的人看清它。

    那是一个古铜色的别针,展翅凤凰的形象栩栩如生,凤凰的眼睛由红宝石点缀,各个五个张开的尾翼上还镶嵌着水滴形的绿色翡翠。不是很珍贵,精美的设计和复古的我风格还是吸引了不少女性的注意。

    但是!只有温心缇才知道,这个凤凰尾翼上的水滴翡翠其实是有六颗的!

    她记得小时候,妈妈在收拾饰品时,她看见了那个复古的牡丹饰品盒时非常的喜欢,便趁着妈妈不注意时打开了,并把里面的别针拿着到处跑,却不小心绊倒了。

    温心缇她始终记得,妈妈听见响动过来看着地上躺着的别针时,责备的眼神,和拾起地上别针时温柔的眼神,仿佛它才是跌到在地的亲女儿一般。温心缇仿佛又回到了那时,妈妈摸着自己的头,温柔的和自己述说“心儿,这可是你爸爸送给你妈妈的定情信物呢,可要好好保存呢。”那时那辛福的笑脸在温心缇的脑海挥之不去。

    就连那颗被自己摔落的绿翡翠,妈妈还特意将它打成了项链,连死的时候都是带着的!

    温志东!原来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给妈妈的定情信物的!你就这样任由那个贱人把它捐了出来!

    温心缇猩红着双眼,身体剧烈的抖动着,心里对秦亚娟的恨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