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5 我的女人你也敢动!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16本章字数:2731字

    温心缇依然只是冷冷的盯着温志东,对他的怒斥充耳不闻,静静的盯着他的眼睛,希望从他的眼底看出哪怕是一点点的除了愤怒外的情情绪。

    可是温心缇失望了,她在温志东的眼里只看到了愤怒,没有一丝丝对拍卖妈妈遗物的遗憾、懊悔、或者是心虚。

    万分失望的温心缇不想继续与温志东做无谓的争执,就想绕开他们,向前走去。

    温志东见温心缇对自己的话毫无反应,再加上秦亚娟依然在一旁阴阳怪气“哎呀,温心缇,你说你到处说我是小三我也就忍了,毕竟突然进入你家你确实需要一些适应的过程,可是你怎么能对自己亲生父亲的话都不听呢?将你养了那么大,没想到却是养了只白眼狼啊。”说到后面甚至还擦了擦眼角,那毫不存在的泪水。

    温志东听了瞬间怒火中烧,继续对着温心缇怒斥“你知道秦亚娟对温家勤勤恳恳付出了多少吗!任劳任怨打理着家,你却在外面大肆宣扬她是小三!还污蔑自己的兄妹!说他们是小三生的孩子!你这样侮辱温家!你的良心过得去吗?!”

    温心缇听了,停下脚步,转过头冷冷的看着温志东,声音中满是嘲讽“是啊,她对家勤勤恳恳的付出,让温氏从我母亲手下的如日中天,变成现在的外强中干。任劳任怨的打理着家,也不过就是坐在沙发上各种刁难佣人,你说说我们家还有几个佣人是原先的了?还不全是受不了辞职了,又重新找的。至于说她小三?自己做的不要脸的事还不愿意承认了?污蔑兄妹?我从来没有过兄妹,而且说他们是小三的孩子有错么?母亲就是小三还偏偏死不承认。”

    温志东气的嘴唇发抖,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温心缇实在没有耐心再陪他啰嗦下去,一把将拍卖下来的牡丹盒拿到了温志东的眼前,深皱着眉头眼神冰冷的连连质问。

    “那你为何要将妈妈的遗物拿去拍卖?!而且你知道这是妈妈生前最珍惜的东西吗?!你还记得这个别针的来源和意义吗?!!”最后一句温心缇的音调陡然提高,惊得秦亚娟和温志东二人介怔了怔。

    温志东见温心缇神色冰冷,眼神中的光芒犀利,再加上温心缇的质问,句句都如利箭射出,直击要害。

    温志东一时间有些说不上话了,怒火一瞬间被心虚所掩埋,一时间竟然不敢再去直视温心缇的双眼。

    将头转到一边,温志东眼神飘忽,支支吾吾到“不就是一个别针吗……长相又普通,材质又老,也值不到多少钱,我承认拿它出来拍卖是不对……可是,你也不至于这样吧。”

    “原来在你眼里,它就是一个不值几个钱的旧别针?”温心缇自嘲的笑了笑“你可还记得这是你给我妈妈的定情信物?你就这样被这个狐狸精迷的神魂颠倒。”

    温心缇一脸自嘲的笑容,看着温志东的眼神中全是失望。

    温志东得知定情信物,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在看着温心缇失望的眼神,温志东微皱着眉头,一脸踌躇,想要解释些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秦亚娟见温志东那么没用,便几步走了上前,将温志东挡在了身后,理直气壮的对温心缇看着温心缇。

    “那人都死了,死人的东西,留着也没用,我们拿它去做好事又怎么了,这是在替你积福啊!”

    “呵呵,那这这么说我还要谢谢喽?”温心缇是真的被秦亚娟的厚脸皮给打败了,怒火中烧的她一时间竟然被气笑了。

    秦亚娟冷哼一声,转过头,不再看温心缇,手却下意识的在胸前扇了扇。

    通过秦亚娟扇动的手,温心缇注意到了,她脖子上带着的有鸡蛋大小的翡翠项链,温心缇眼睛眯了起来,眼底散发着摄人的寒光,她记得这条项链也是妈妈的遗物,而且还是外公亲手喂妈带上的。

    温心缇冷冷的看着秦亚娟,悠悠的说“既然死人的东西留着也没用,那麻烦你把项链还给我,那也是我妈妈的遗物。而且,你没资格佩带它。”

    秦亚娟伸手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一脸得意,用不屑的语气回击温心缇“我现在是温志东的妻子,温家的东西自然就是她我的东西,怎么就没资格佩戴了?而且东西放在那不用也是浪费,灰尘会埋没了它的光辉,我这也是好心。”

    秦亚娟说着,还用胳膊肘顶了顶身后的温志东,一脸楚楚可怜的看着他。

    哼,傻丫头,和我斗,落在我手里的东西就是我的了,这条项链可是我心仪很久了的,今天才好不容易说服了温志东,才让我带了出来。今天我可是靠它赚足了眼球的,温志东都别想再要回去,何况你?

    温志东看着面前装可怜的秦亚娟,心里还多少对温心缇有些歉意,现在只觉得一阵头大,无奈的揉了揉眉头,配合着秦亚娟对温心缇呵斥到“心儿,不要胡闹!”

    虽然温心缇早就猜到了温志东的态度,但是看着一脸得意的秦亚娟,她便觉得一阵恼火。

    直接无视掉了温志东,温心缇冷冷的盯着秦亚娟“你,到底给不给?”

    秦亚娟不屑的撇了撇嘴,一脸轻蔑的看着温心缇。

    温心缇见秦亚娟一副‘就不给你,你能拿我怎样的’模样,额角青筋狂跳。

    忍无可忍下,便上前打算直接抢过来。

    谁知温心缇才碰到秦亚娟,秦亚娟便大叫一声向后摔去,叫声之大,动作之浮夸,让温心缇一瞬间愣在了原地,伸出的手也僵在了空中。

    秦亚娟趴在地上,转过头来,额角的鲜红触目惊心,还在缓缓的向下流着,她伤心欲绝的对温心缇大喊“温心缇!你怎么这么恶毒啊!你这是想要我的命啊!”

    然而这一全过程在温志东的眼里看来,就是温心缇一把将秦亚娟推翻在地。

    温心缇愣愣的收回悬在半空的手,却被温志东一把抓住。

    温志东气的全身发抖,左手抓住温心缇,右手高高举起,不停的颤抖着。

    温心缇冷冷的看着温志东举起的双手,眼里的绝望越来越深。

    宁愿相信一个小三的表演,也不愿意询问下自己的亲生女儿,其实我的爸爸早已死了,在妈妈离去的时候,就一并离去了,他只是一个有着相同长相的躯壳吧……

    想到这,温心缇的眼里慢慢泛起了泪花,嘲讽的看着温志东。

    就在温志东终于狠下心,将手扇向温心缇时,一只有力的大手稳稳的阻止了温志东。

    温志东愣愣的转过头,便看见陆景渊一脸寒霜的盯着他,眼里的寒芒仿佛要将自己冰封一般。

    温心缇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愣愣的看着赶来的陆景渊。

    陆景渊冷哼一声,便一把将温志东从温心缇身边推开,手自然的向温心缇腰间一搂,一用力便将温心缇搂到了他的胸前,低头看依偎在知己胸口了眼愣愣发神的温心缇,眼里还有几许泪花,陆景渊便觉得一阵愤怒。

    剑眉一皱,陆景渊冷冷的看着温志东警告到“我的女人,你也敢动!再有下次,哪怕你是她父亲,我也绝对不会饶过你!”

    温心缇愣愣的依偎在陆景渊的胸前感受着环绕在腰间大手的温度,和缭绕在鼻尖的古龙水味,听着霸气的话语,温心缇尽然觉得有点想哭。

    也许……这个男人也没有那么坏……

    这么想着温心缇便放弃了挣扎和反驳陆景渊的那句“我的女人”。

    而此刻的温志东却一脸震惊的看着突然出现的陆景渊,和依偎在他胸前的温心缇,目光不停的上下切换,一时间竟不知该作何反应。

    陆景渊警告完温志东后便不再去看他们,低着头对温心缇说到“有没有事,要不我现在带你离开。”

    温心缇抬起头直直的盯着陆景渊的眼睛,深褐色的眼眸里全是坚定,“再等我下,我还有一件事。”

    说完便挣开我陆景渊的怀抱,转身向还愣愣的趴在地上的秦亚娟冷冷的道“你是自己取,还是我亲自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