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2 真相大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16本章字数:2257字

    妇人停止了和食客争吵,转过头冷冷的盯着大堂经理,淡淡的打量了一番,不满的对经理指责到“这就是你们芙蓉楼的营业方式?保安都不找好点?规矩都没定好吗?什么人都放进餐厅吃饭,不仅影响别人的食欲,还威胁个人财产。”

    妇人不依不饶,用手指着向南,继续对经理说到“就是那个小乞丐,他偷了我的包,被抓了死不承认,他姐还说我诬陷他。”说着还拿起钱包在空中抖了抖“你说说你,还会不会做经理了?什么人都敢往里放啊,你这个破地方我以后是绝对不会再来了!”

    经理微笑着的嘴角轻微的抽了抽,眼底慢慢浮起了恼怒,但是他却只能继续保持着职业的微笑,任由妇人在他面前唾沫横飞。

    温心缇见了,不由同情的为经理摇了摇头,这年头大堂经理也是不容易啊。

    而妇人对这一切恍然不知她依然自顾自的说着“等我回去以后,我还要好好的和亲戚朋友们宣传下你们芙蓉楼,你们芙蓉楼可是爱心机构,容许一切乞丐、小偷什么的进入就餐,叫他们包里有啥贵重物品的,可千万别来。”

    经理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只有和颜悦色的打断妇人的长篇大论“那么,夫人,您觉得这件事该如何处理,您才可以满意呢?”

    妇人冷哼一声,叉着手转过身,留给温心缇一个和正面差不多宽的侧面“你们运气还算好,遇到我,我还是很宽宏大量的一个人,我只需要小乞丐和村姑他们给我道个歉就是了。要不然我就报警,把那小乞丐送警察局去,教育教育也是好的。”

    经理的眉角跳了跳,这也叫宽宏大量?你多半宽的只有体型了。

    经理只有转过身,略带歉意的看着温心缇,微笑着和温心缇商量“这位小姐,您看要不咱就道个歉,将事情平息了?这样大家也好聚好散不是?”

    温心缇知道经理也不容易,也没想怎么刁难他,只是淡淡挑了挑眉“为什么?我们又没有错,她诬陷还有理了?凭什么给她道歉?”

    温心缇说完便向四周打探了下,她发现在前方走廊拐角处正好有一个摄像头,对着这个方向。

    温心缇向摄像头方向扬了扬下巴,淡淡的对经理说到“你们这不是有监控吗?调出来看下就知道了。要是向南并没有偷她的包的话,我一定要告你诽谤。”

    经理和妇人同时向温心缇示意的反向看去,果然就见一个黑黝黝的我镜头静静的对着她们的方向。

    妇人的表情僵了僵,随即不屑的冷哼一声,叫嚣到“调就调,身正不怕影子斜,等证据出来了,我看你们还怎么狡辩。”

    温心缇冷冷的撇了妇人一眼,冷哼一声。

    经理微微一弯腰,对温心缇她们说到“我这就去调取监控,请二位稍等片刻。”说完便大步离去。

    经理离去后,四周的气温一下就降了下去。

    温心缇冷冷的与妇人对视着,而小胖子却不停的对着向南坐着鬼脸,向南静静的盯着小胖子的表演,毫无反应。

    不一会经理就回来了,他用手机将事发时间段的视频做了录像。

    经理将手机摊放在手上,温心缇和妇人凑上前去看,还有不少围观的人也纷纷伸长了脖子。

    视频拍摄的很平稳,画面也很清晰。

    可惜视频里只看得到走廊外面,洗手台的位置被墙面遮挡住了,属于一个盲区。但却可以看清妇人拉着小胖子从洗手间出来,打算离开,而这个时候她的手上是没有包的,然后就看见小男孩举着一个包跑了出来,跑到了妇人边上,似乎是在询问这个包是不是她掉的,然而妇人拿回包后点了点里面东西,转过身就对着小男孩破口大骂。

    视频到这就戛然而止,但众人都立马明白了前因后果,视频很明显,明明是妇人自己落下了包包,小男孩只是好心归还,却被无情的诬陷。

    众人转过头看着妇人的眼神全都是厌恶,而又替小男孩感到寒心,好心当做驴肝肺,还被这么无情的诬陷和侮辱。

    经理这时看相夫人的眼神也变得不友好起来,收敛了笑容,眉头微微皱起,看着妇人冷冷的问到“夫人,您觉得这件事该如何解释?”

    妇人此时面色通红,刚才一脸的得意之色荡然无存,她忙低下头,装模作样的清点着包里的钱。

    随即妇人又抬起头,皱着眉头恶狠狠的对向南说到“我包包里本来有三千元现金,刚取出来,可是拿回来就少了二百,我刚刚又重新请点了一遍,依然只有二千八百。说不定他就是在洗手台上拿走的!”

    众人一时间又有些迷茫了。

    温心缇目光淡淡的看向了妇人身边的小胖子,那小胖子从刚开始就闲不住,不停的对向南手舞足蹈的做着鬼脸,而现在的他却出奇的安静,右手紧紧的捂着口袋,眼睛也在到处乱看。

    一瞬间看出蹊跷的温心缇神情一动,冷冷的对着妇人到“会不会就是你自己的孩子拿的?”

    妇人听了眉头近视,不悦的看着温心缇,大声反驳“怎么可能!我家的宝宝最乖,最听话了!怎么可能像别人一样,偷东西。”

    温心缇怂了怂肩,淡淡回到“是么?”

    于是温心缇一把拉过胖小孩,在小孩惊慌失措的防御下,从他兜里摸出了二百元。

    温心缇拿着两百元在空中抖了抖,冷冷的看着妇人,意思不言而喻。

    众人哗然,刚刚和妇人争吵的那人立马跳出来,指着妇人就是一堆“肥婆,这就是你的乖宝宝,你还冤枉好人!”

    妇人面色通红的低着头,对于那个人嘲讽也就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温心缇叉着腰,冷冷的看着妇人“那么接下来是不是轮到我们了?我这个人挺宽宏大量的,你给向南道个歉便是了。”

    妇人红着脸反驳到“凭什么我要向一个乞丐道歉?”

    温心缇听妇人三番五次骂向南乞丐,眼色不禁又冷了点“可以啊,不道歉那就报警。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冤枉他可是会影响一个孩子一生的,等警察来了我们就打官司吧,赔赔什么精神损失费,心灵损失费什么的,大概也就三四万吧,我看你那么富态,那些钱对你来说都不过挠痒痒是吧?“

    众人听了也是一阵起哄。

    “就是啊,道歉吧。“

    “不道歉也没什么的,大不了就是警察来了我们做个目击证明就是了。”

    “就是就是。”

    妇人越听面色越红,最后慢慢的由红转白。

    最后妇人只有对着向南猛地一低头“对不起!是我冤枉你了!”

    说完便拉着孩子快步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