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6 你可真命大啊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16本章字数:2127字

    就在顾成枫离去不久,急救室的灯灭了。

    陆景渊默默的走到了门口,有些不耐烦的等待着。

    不一会,门开了,陆景渊上前询问亲况。

    医生摘下口罩将其放入了胸前的衣袋里,然后拿着病况表看了看。

    陆景渊实在有些受不了这医生,嘴角不住的抽搐着。

    就在陆景渊已经想要打人的时候,医生终于悠悠的开口了。“放心吧,她没什么大事,病人昏迷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受到很大的刺激,头部又受到创伤,再加上被车撞,遭到外力的袭击,又受了惊吓,一时间的大脑处理不过来当机了,才导致的昏迷。”

    陆景渊听了心里微微放心了些,可医生顿了顿,就又是一个重磅炸弹。

    “精神方面修养个几天便好了,严重的是她手,指甲全部外翻,手的指掌磨损程度较大,还有不少沙粒进入伤口,可能会引起炎症,而且不确定有没有伤到末梢神经或是肌腱,那些都只能看后期愈合来判断。所以一定要好好照顾,愈合效果不理想的话,她可能以后都拿不起笔。”

    “可能以后,都拿不起笔。”短短九个字,在陆景渊耳中入平地惊雷。

    陆景渊觉得喉咙一阵干涩咽了咽口水,艰难的开口“最后一种情况,可能性有多大?”

    “目前而讲,概率只有一成,因为她手上的伤口太多了,错综复杂,我们没法一道道检查是否有过深伤口,她的情况明显就是挖土所致,只要清楚她是否有挖到过玻璃刀片什么的,如果没有的话,那你们就可以排除最后的可能性。”

    得知事情还有转机的陆景渊,不由松了口气,眉头渐渐舒展。

    当温心缇醒来时,发现四周全是白茫茫的一片,回想着记忆段片前的最后光景,是一个慢慢放大的汽车头,温心缇便猜到自己这是进了医院了,呆愣愣的盯着天花板。

    “我还活着?”

    “你当然还活着。”

    听到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声线在耳旁响起,温心缇有些意外的转过头去。

    就正好对上了床边陆景渊浅皱着眉,满脸不悦眼底里却全是责备。

    温心缇虽然是被指责的眼神说看着的,但心里有点小小的感动,毕竟这也算是关心的一种表现了。

    “你说你没事学什么兔子刨坑,你就不怕挖出刀片和玻璃渣什么的吗,你还记得你是靠什么吃饭的么?”

    温心缇举起手看了看包成了木乃伊的双手,试着活动了一下手指,却立刻就感受到了刺骨的疼。

    “不会的,那个地方土质还是挺好的,除了一些小石子外,就没有什么了。”

    陆景渊听了心里的顾虑终于消失一空,邪笑着向前倾斜去,抓起温心缇没有受伤的手腕,直直的盯着温心缇。

    “记住,你现在的手可不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了,它们还是属于路易斯,所以你可要好好保管好她们啊。下次再弄伤了它们,我可是会惩罚你的。”

    说完,陆景渊还在那缠满纱布的掌背上绅士的亲吻了一下,淡淡抬眼,一脸邪魅的盯着温心缇。

    温心缇的脸刷一下就红了,忙将手收回。

    “哼,我的东西,从来都只是我的。”

    陆景渊听了,脸上的邪魅之色更胜,起身便向温心缇压去,一只手撑在枕头上另一手插在裤兜里,弯下腰直直的看着温心缇,“可是你都是我的了,你的东西不自然也是我的了么?”

    温心缇红着脸下意识的就想要去推开陆景渊,结果刚刚碰到还没有多用力,就是一阵巨大的疼痛,巨大的疼痛让温心缇一瞬间措不及防,痛的眼眶都红了。

    陆景渊见温心缇疼的眼眶泛红,小脸都快皱成一坨了,便不打算继续调侃她了。后腿几步,坐到了凳子上。

    “我要出院。”

    温心缇愣愣的看着天花板,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陆景渊不屑的嘲讽到“就你这样你还想出院,你开得了门么,拿得起包?我奉劝你还是放弃这个念头吧,就依你现在的样子,穿衣服都难吧。”

    温心缇听了,虽然她知道陆景渊说的全都是事实,但还是气鼓鼓的将被子一裹,背对着陆景渊“我要睡觉了,别打扰我,晚安!”

    陆景渊无奈的摇了摇头,自然知道温心缇这是在赌气,但看了看时间也确实不早了,而且自己也有事情起身便门口走去,走前还想温心缇说到“以你现在的条件我估计你自理都难,我明天会找成枫,让他给你找个护理,照顾你几天。”

    说完便走了。

    第二天

    得知消息的秦亚娟跟秦芷雯一起来来到了医院。

    一进门,秦亚娟看着床上躺着的温心缇额头上和手上全都缠满了绷带,但是其他地方似乎都没有太大问题。

    不由得心生惋惜,对温心缇讽刺到“你的命可真大啊,被车撞了居然都没死。”

    温心缇从她们进来的一瞬间,眼中便燃起了滔天的怒火,冷冷的视线一直在秦亚娟的身上,身体剧烈颤抖着,温心缇神情激动的质问到。“你为什么要动母亲的骨灰盒!”

    秦亚娟叉着手,淡淡的看着温心缇,嘴角扬起不屑的冷笑“谁叫你一直跟我们作对的?你要是当初肯乖乖听话,就不用这么麻烦了。你也就不会这样狼狈不堪的坐在病床上。”

    温心缇实在是被气的够呛,挣扎着想要下床,奈何秦芷雯直接上去按住了了她的双腿,现在身体虚弱的的温心缇分辨无法再动分豪。

    但是被气得够呛的温心缇岂会就这样让善罢甘休。

    温心缇左手一扬便向秦亚娟的脸上扇去。

    秦亚娟不屑的一抬手就握住了温心缇挥来的手,秦亚娟专门握着温心缇手上有伤口的地方,越握越紧,甚至雪白的纱布上又渗出了点点暗红,慢慢扩大。

    巨大的疼痛让温心缇嘴唇都苍白起来,但她依然倔强的盯着秦亚娟,冷冷的神色一成不变。

    温心缇见请秦亚娟依然轻蔑的看着她,心里的怒火铺天盖地。左手被秦亚娟控住,温心缇右手又是一陈蓄力,呼啸着向秦亚娟的脸挥去。

    这下秦亚娟直接就是一个反手耳光就给温心缇扇了上去,巨大的力道直接让温心缇的头咚的一声撞到了医疗床后的挡板上面。

    温心缇只觉得眼前突然一黑,便又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