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8 怒火难消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16本章字数:2175字

    温心缇深深的皱了皱眉头,然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着映入眼帘的全是刺眼的白,而不是那熟悉的欧式风格,温心缇便慢慢的记起来自己还在医院这一事实。

    捂着额头,缓缓的坐起了身,温心缇愣愣的等着视线聚焦,茫然的环顾着周围。

    恍然间,温心缇看见了床头柜上的电子时钟,呆呆的看了会上面显示的时间,还有些开机延迟的温心缇默默的想了想这数字所代表的意义。

    “15:57……嗯……”

    “不是吧!我记得我见到秦亚娟那贱人的时间是10.26啊,我这是昏迷了五个多小时呢还是要在加个二十四?”

    本来还在纠结自己到底昏迷了多长时间的温心缇,突然觉得自己胃里面一阵,翻滚……

    “咕噜……”

    巨大的胃鸣声在空荡荡的房间内回荡,温心缇不由的庆幸这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人,不然刚才肯定会很尴尬的。

    温心缇无奈的叹了口气,低着头默默的看着自己木乃伊般的双手,虽然过了一天,现在伤口都结疤了,没有像昨天那样一碰东西就疼的钻心,但是由于疤痕和绷带的原因,她现在的手指活动度依然很小,早上就试过现在最大的屈曲程度就是拿起手机。

    温心缇坐在床上45°角优雅的仰望着天花板,欲哭无泪。

    没想到我竟真的成了陆景渊口中的废人,现在连吃个午饭都觉得好遥远……未来啊……

    “当当当。”

    听到敲门声的温心缇疑惑的偏头看着大门。

    陆景渊和秦亚娟她们是绝对不会敲门的,可是换药一般都会在外面说一声啊?听这敲门声轻轻的应该是个女孩子,会是谁呢?

    “请进。”

    实在猜不出到底是谁,便放弃了猜测,静静的等着人进来。

    可当人进来后,温心缇更懵了,麦黄色的皮肤,普通的外观,长长的麻花辫,碎花连衣裙……属于那种丢进人海就找不到的类型。但是她的微笑着的眼眸却是格外的清澈明亮,犹如麦田里的阳光,让人觉得温暖、舒适。

    温心缇回了回神,满脸疑惑。

    “请问你是……”

    “温小姐你好,我叫麦乐,我是顾先生请来的,你的贴身助理。”

    “贴身助理?”温心缇头上飞过一片问号。

    “是的。”麦跃微笑着点了点头“因为顾先生说温小姐你的手受伤严重,所以需要个短时间的贴身护理。”

    “哦,你说你是短时的,那么工资如何结算?”

    “顾先生已近付了一周的工资,他说一周温小姐你足以康复了,顺便还给了我一千元温小姐的伙食费。”

    一千元……伙食费……七天?他这是喂猪的节奏吗?

    温心缇不满的吐槽了一句,随即又双眼发光的看着麦跃。

    “麦跃你来的可真及时,我都快饿死了,还有你别再叫我温小姐了,你可以叫我心缇,,还有你可以帮我去买点饭吗,我到现在都没吃饭……”

    “好的心缇姐,心缇姐你想吃点什么呢,医院下面就是食堂,挺近,东西也不错。”

    “嗯,随便买点粥吧,再要个清淡点的汤便是了。”

    “好的心缇姐,那我先去打饭了,你先休息会吧。”

    “谢谢麦跃,路上小心哦。”

    午饭有着落了,温心缇心情不错的想要伸手去拿一旁的玻璃杯喝口水时,一不小心手臂碰到了桌子的一角,一阵刺疼突然传到全身,温心缇下意识的就放下杯子,猛地收回了手。

    轻轻的将肥大病号服的袖子向上捞起了一点,看着手臂上紫到发黑的印子,温心缇觉得一阵奇怪。

    我记得我昨天穿的是短袖,如果伤到手臂我是绝对看得见的,那么这个印子那么黑……看起来挺新的啊……因该是才青的……才青……

    温心缇突然觉得眼前一道灵光闪过,随即眼中便是浓浓的怒火。

    肯定是秦亚娟和秦芷雯,她们趁我昏迷的时候干的!

    想到这,温心缇连忙将四肢的袖子全部捞到了最上面,果然就见自己的手臂还有小腿上全是紫到发黑的印子。

    怒火瞬间冲上了头顶,温心缇又恍然想起母亲的骨灰还在她们手上,瞬间温心缇胸腔中的怒火慢慢收缩、提纯,酿出了浓浓的恨意。

    温心缇摸出手机,奈何手上的伤和纱布,都导致了她手机的触屏点的非常艰难。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温心缇终于艰难的将电话拨了出去。

    “喂。”秦亚娟的声音在另一边充满了轻蔑“看来,你是醒了啊,怎么样?小礼物不错吧。”

    温心缇深呼吸几口气,勉强压制住了心里快窒息的恨意和愤怒,尽力语气平缓的与秦亚娟交谈。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将我母亲的骨灰还我?”

    奈何,回应她的是秦亚娟那肆无忌惮的大笑声。

    “哈哈哈哈哈,你这就着急了?别急嘛,你这还在养伤呐。等你伤好了,出院了,我们再慢慢说。”

    听见秦亚娟那胜券在握的语气,温心缇便就想顺着电话线穿过去,狠狠的将她揍一顿,可奈何她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因为她妈妈的骨灰还在秦亚娟手上。

    想到这温心缇便愤怒的将手机砸在了床上。

    而麦跃买完吃的回来开门就正好见到这一幕,站在门口不敢动,近也不是,出也不是,左右两难。只有轻轻的唤了一声“心缇姐,你的午饭打包好啦。”

    温心缇听了立刻就转过头来,平复了下心情。

    “谢谢麦跃了,拿过啦吧。”

    可当麦跃将粥和排骨汤摆放在温心缇面前时,温心缇沉默了,麦跃一脸疑惑的看着温心缇,温心缇默默的举起双手去拿向勺子,几次尝试未果后,麦跃明白了。

    “要不,心缇姐,我喂你吧。”

    温心缇泪流满面,但也只有无奈的点了点头。

    时间不知不觉过了七天,温心缇手上的纱布也到了可以取下的时候了,说真的,她挺舍不得做什么都不用手的日子。其实到第四天的时候温心缇便已经可以自己完成大半的自理了,但那些需要沾水的事情,温心缇背下令绝对禁止碰水,所以洗衣服洗澡什么的全都有麦跃的帮忙,一时间温心缇还有点舍不得那亲切热情的小姑娘。

    但是最让温心缇觉得惊讶的还是秦亚娟,因为自从她们通过那通话之后,秦亚娟竟然真的没有再来找过温心缇,连电话都没有一个。

    但是秦亚娟越是这样,温心缇就越觉得不安。

    那个贱人她又在计划着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