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4 新人上台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16本章字数:2284字

    温心缇每说一句便戳一下温志东,说道后面越来越激动,语速自然也越来越快,而温志东此时只有一脸复杂的看的温心缇,但温心缇却并不想去读懂他的眼神。

    温心缇冷笑着后退,不屑的目光扫视着温志东和秦亚娟她们,嘴角勾起幅度“至于你说的尘埃落定,依我看,那可未必。”

    温志东眉头紧锁,眼神复杂的看着温心缇,悠悠的叹了口气“心儿,听话,你妈……”

    “不要和我提妈妈!你不配!”温志东话还没说完,温心缇便愤恨打断了,双眼猩红,音调也不禁大了几分“你和秦亚娟一个出卖妈妈的坟,一个去打扰她的安宁,倒是分工完美啊,现在,又一次又一次的用妈妈的骨灰来威胁我,你们还有没有一点人性了??!!你们死后就不怕下地狱吗!!??晚上睡觉不觉得辗转难眠吗??!!不怕妈妈来找你们吗??!!”

    温心缇巨大的声调,让周围一瞬间安静了下来,一双双目光都投向楼梯口,看见是温志东和秦亚娟不禁眼中有多了几分疑惑,但是看见一身婚纱的温心缇在一旁眼神凶恶,身体微微发抖,周围的宾客们也就释然了,毕竟没哪个好好的姑娘愿意嫁给一个傻子的。

    宾客们纷纷的向温心缇投去同情的目光,随即又继续相互交谈起来,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而温心缇那一席话却让温志东和秦亚娟脸上煞白,并不是因为被温心缇吓的,而是害怕温心缇巨大的声音引起宾客的骚动。然而令秦亚娟她们没想到的是,那些宾客好像是自己想通了什么似的,不约而同的向温心缇投去了个同情的目光后,遍纷纷移开了视线,秦亚娟将已经想好的说辞吞进腹中。

    温志东的煞白确是二者兼具的,眼神复杂的看着双眼猩红,身体剧烈颤抖的温心缇。良久,温志东才悠悠的叹了口气,憋出了一句话“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公司啊。”

    秦亚娟见势,立马挽着温志东的手臂,一脸很为温志东打抱不平的对温心缇说“就是啊,温家将你温心缇养那么大,现在,温家有困难了,不就是就是你报恩的时候吗?不就是订婚嫁人吗?有什么好埋怨的,女儿迟早都是要嫁人的啊。”

    “就是啊姐姐。”秦芷雯也学着秦亚娟挽上了温志东另一只手,一脸楚楚可怜的看着温心缇,实际眼底的幸灾乐祸却丝毫不给予掩盖“而且楚家可是豪门,到时候,你就是楚家少奶奶,以后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多好啊!妹妹我可是羡慕都羡慕不来的呢。”

    温心缇深呼吸几口气,堪堪压制住了心中滔天的恨意,平缓了下语气,随即冷冷的看着林亚娟和秦芷雯二人,脸上全是冷冷的不屑与嘲讽。

    果然不愧是母女啊,令人作呕的拙劣演技都一模一样。

    念此,温心缇冷冷的看着秦芷雯,眼里的嘲讽更加浓郁“既然妹妹如此羡慕,不如姐姐将这个享尽荣华富贵的大好机会让给妹妹如何?”

    秦芷雯脸上浮现歉意的微笑,眼底的寒光却渐渐亮起。

    “这怎么可以呢,妹妹我可怎么忍心夺取属于姐姐的幸福与机遇呢?姐姐还是安心去吧,妹妹的未来自有贵人的。”

    温心缇虽然面上是在与秦芷雯对话,但其实她却是在默默的用余光观察着温志东的反应,却见他居然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反而用满是责备的眼光略带温柔的看着秦芷雯。

    温心缇在心底冷笑,怒火渐渐消失,心也慢慢冷却,眼中的失望之情透骨而出。

    然而这一幕温志东却没有看见,将一切尽收眼底的秦亚娟,嘴角的得意之色越来越肆意。

    温心缇冷笑一下便转过身去,不想继续让秦亚娟她们丑恶的嘴脸污染自己的双眼。

    这时,司仪身着一身淡蓝色的礼服,勾勒出优美的曲线,短短的拖尾,在身后随着步伐摆动,精美的妆容,突显出从容优雅的气质。她站在台前,嘴角淡淡的笑容,举起话筒清澈的音质在场内响起“今天是楚家少爷跟楚云跟温家大小姐订婚的大喜日子,感谢各位来宾,百忙之中……”

    秦亚娟眼中略带兴奋的凑到了温心缇身边,强行拉着温心缇的手就向后场区走去。

    温心缇用力的挣了挣,秦亚娟转过头来冷冷的看了温心缇一眼,眼里的警告之意溢于言表。

    温心缇一脸冷笑的任由秦亚娟将她拖走了。

    现在你笑的有多得意,不久我将让你有多惊讶。

    当温心缇被秦亚娟拉到后场区时,司仪正好结束了长偏大论的开场白。

    “最后,有请两位新人上台!”

    全场响起了积累的掌声,在掌声之中温心缇便仍然冷冷的站在原地不为所动,而在对面的入口处一个妇人便牵着楚云登上了台。

    温心缇细细的打量着妇人,虽说是楚云的母亲,但是她皮肤保养的极好,牵着楚云的手登台,若是不清楚的人绝对会以为她们是姐弟而不是母子,满头青丝被翡翠簪盘固定在后脑,一身翠绿底的金丝牡丹旗袍,勾勒出的曲线竟然不输二十来岁的司仪,项链、耳饰品、戒指,全都是色浓而匀的翡翠,在“再加上那高贵优雅的气质,让人觉得仿佛随着她的身影又回到了民国时期。

    这妇人温心缇认识,她可以说是商业界中屈指可数的女强人,商界翠牡丹,说的便是她——周玉。

    而此刻,周玉面上带着谦和的笑容牵着一脸不情愿的楚云上了台。

    和如沐春风的周玉相比,楚云此刻却是嘟着嘴,一脸不情愿的被拉上台的,虽然没有挣扎,但是却低着头摆弄着手上的泰迪熊娃娃。

    台下的人不由得一整唏嘘,母亲周玉气质容貌与一体,父亲也是业界的一颗草,可惜两人却得了这么一个除了皮囊一无所有的傻子儿子,众人心里齐叹“造化弄人啊。”

    然而在另一边,周玉与楚云都已就位了,温心缇却依然不为所动,场面一度有些尴尬,台下有人想嘲笑,但他们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嘲笑我,因为周玉的脸色已经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台下,秦亚娟着急万分,辛辛苦苦策划这么久眼看就要成功了,要是因为温心缇而惹恼了楚家,这可就得不偿失了。

    于是秦亚娟着急的对温心缇威胁到“你要是再在这个节骨眼上给我捅篓子,我回去就把你妈骨灰兑水里一半让你生生喝下去!另一半再倒去下水道,让她永远在那阴湿腐臭的地方和老鼠作伴!”

    听到秦亚娟如此恶毒的言语,温心缇的呼吸渐渐沈重猩红着双眼看着秦亚娟冷笑,咬牙切齿道:“这可是你逼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