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9 尝尝你的味道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17本章字数:2501字

    而在一另边的温心缇,她当然不会知道在温家发生的一切,此刻的她正拿着一串烧烤毫无形象地嘲笑着对面的陆景渊。

    “哈哈,陆景渊,你的洁癖可以说是刷新了我的认知啊,哈哈哈哈,你说你吃个烧烤而已嘛,用筷子还可以理解嘛,但是你看至于还要用开水涮涮吗,把调料啥的涮完了你还吃什么呀哈哈哈哈。”

    温心缇因为解决了妈妈骨灰的事情,她心上压抑很久的的石头终于落下了肚,一时间将先前积压的郁气全部散发出来,一时间竟然笑的有些过火了。

    而陆景渊本来是不想吃烧烤的,奈何抵不住温心缇的热情推荐,万般无奈之下,他只有想各种方法来让自己不那么嫌弃它,可他才将一块骨肉相连放进水里涮了涮,便遭到了温心缇的疯狂嘲笑。

    陆景渊额头青筋狂跳,缓缓的放下筷子,微眯着眼,一脸邪笑的看着温心缇,就见温心缇嘴角两道直直的油线,丝毫不知危险将近的还在在肆无忌惮的笑着。

    陆景渊眼里的精光越来越亮,用纸优雅的擦了擦嘴,悠悠的看着温心缇到“也是,这样确实尝不出烧烤的味道,那我换一种方式吧。”

    温心缇赞成的点了点头,“就是嘛来烧烤店不吃烧烤吃什么嘛。”

    “吃你啊。”

    “嗯?唔!!”

    温心缇还没有反应过来陆景渊话里的意思,便看见一道黑影向自己压来,连惊呼都来不及发出,便觉得唇上一片温暖。

    温心缇惊讶的睁大了双眼,呆愣愣的看着微偏着头的陆景渊,浓密的睫毛下,漆黑的眼里全邪魅,感受到陆景渊喷洒在鼻翼左侧的温流,古龙水浓而不腻沉而不闷的奇特香味,混合着陆景渊喷出的热流,随着温心缇的呼吸进入肺部,所以温心缇觉得自己每一次呼吸都是热的,感受到缠绕在鼻尖不散的气息,温心缇渐渐的忘记了呼吸,感受到唇上传来的酥麻敢,温心缇全身慢慢绷紧,大脑一片空白。

    而一脸邪笑的陆景渊,见温心缇居然没有太大的反抗,便更加大胆了起来,吻着温心缇的嘴轻轻的吮吸起来,从左侧慢慢的移动到右侧,感觉到温心缇开始还有些沉重的呼吸慢慢的微弱了下去,到后来甚至感觉不到她在呼吸,陆景渊怀疑温心缇会生生把自己憋死,于是微微在温心缇的右下唇轻轻的咬了一口。

    吃痛的温心缇瞬间回过神来,猛的一把推开陆景渊,心虚的看了眼在厨房的老夫妻,却见她们正在一脸认真的烤着烧烤,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婆婆嘴角忍俊不禁的弧度还是出卖了她们。

    温心缇彤红着脸恼羞成怒的瞪着陆景渊“你在做什么啊!”

    陆景渊一脸邪笑挑了挑眉“尝尝烧烤是什么味道的啊。”说着,还轻轻舔了下下唇,一副回味的模样,最后一脸诚恳的评价“总的来说味道还是不错。”说完,陆景渊便起身向门口走去。

    温心缇在后面愤愤的盯着陆景渊微笑着与老夫妻到别,用力的嚼着最后一串烧烤,仿佛那就是陆景渊一样。

    和老夫妻到过别,温心缇便面色不善的出门向陆景渊的车走去,离车还有一点距离时,温心缇就看见陆景渊已经坐好了,静静的平视前方,右手有节律的敲到着反向盘,嘴角还有一丝残存的笑意。

    温心缇看见陆景渊嘴边的笑意,又想起了在店里的一幕,才平缓下来的面色又开始发红,愤愤的跺了跺脚,温心缇便打算转身离开。

    其实陆景渊早就注意到了温心缇,用余光默默的观察着,就静静看温心缇在外面做思想斗争,见她那蠢蠢的模样,陆景渊嘴角的弧度微微大了点,最后见温心缇转身要走,眼神一凌,淡淡的开口到“你要往哪走?”

    温心缇愤愤的转身恶狠狠的瞪着陆景渊“当然是去坐出租啊,再和你这在一起我都怕你会突然变身。”

    陆景渊被温心缇逗笑,挑了挑眉一脸正直到“可是你不上车的话,我又要如何与你讨论关于你母亲遗骨的事?”

    温心缇正想回陆景渊说晚上电话,结果就被陆景渊无情的打断了。

    “我的电话在顾成枫那,他今晚有事,多半传不到话。”

    听陆景渊话里明确不过的意思,温心缇愤愤的跺了跺脚,无奈的走向车子,打开后排门,一屁股坐了上去,叉着手,愤愤的瞪着陆景渊的后脑勺。

    陆景渊从后视镜看到了全过程,挑了挑眉也没说什么,便发动了车。

    一路上车内的气氛异常凝固,他们两人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温心缇看着窗外渐渐眼熟的风景,最后终于忍不住了,示弱“要怎么讨论?”

    陆景渊眼里闪烁着得逞的得意,但表情上却没有太大的变化,淡淡的回到“明天早上我带着你母亲的遗骨来找你,原来那个坟是肯定不能回去的了,你今晚在物色一个地方,明天告诉我,还你母亲一片清静吧。”

    提起母亲,温心缇心里就是一阵压抑,低垂着眼眸,淡淡的点了点头。

    隔天,在一处陵园中,温心缇连夜为母亲挑选了一块新的陵墓,碑来不及重制,便将原来的那个搬了过来。

    当温心缇亲手将母亲的骨灰下土,安葬好后,工人便将碑缓慢的立了起来,看着碑上触目惊心的暗红,温心缇知道那是自己已经干涩了的血液。

    弯下腰,颤抖着手指慢慢的随着血迹拂过,仿佛回到了那天,巨大的伤痛与绝望扑面而来,窒息的感觉让身体剧烈的颤抖,就像坠入泥潭,一片黑暗之中,大量的泥沙蜂拥而来,无情的侵入着她的耳、鼻、嘴,让她不能呼吸、不能叫喊,世界一片宁静,越挣扎却越陷越深,满心绝望时,一只温暖的大手猛地出现在了她面前,天旋地转之间将她的现实。

    回过神来的温心缇,她发现自己已经依偎在了一片温暖的胸膛前,鼻尖围绕着的熟悉的古龙水,腰间传来的温暖,和头上的阵阵摩擦感,都让温心缇激动的情绪渐渐的舒缓。

    “好了,事情都过去了,平静面对吧。”

    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每一个字符都宛如在心间敲打,心情渐渐平静的温心缇仰起头傻傻的对陆景渊笑了笑。

    就是这个男人,自从飞机场的相遇后自己就被他一次又一次的帮助,而自己却除了努力画出更好的设计稿外,竟然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他。不对!公司的内奸还没有抓到,自己一定要早点抓到那个内奸,这样也算是对他的一种回报吧。

    想到这,温心缇眼中的泪光渐渐隐去,眼底的坚定越来越浓,傻笑也变的干劲满满了起来“我没事了,谢谢你,陆景渊。”

    说完便离开了陆景渊的怀抱,转身将手上完好无损的康乃馨放在了碑前,直直的盯着碑上那温柔的笑脸,眼中光芒万丈“妈妈,对不起,让你受苦了,但是你现在好好休息吧,因为这样的事以后再也不会有了。”说完就跪了下去,向妈妈的坟诚恳的磕了三个头。

    陆景渊神色复杂的站在温心缇身后,手中还贪恋着她头顶的柔顺,目睹温心缇脆弱到坚强的转变,回想着她最后眼中那带着泪光的坚定,陆景渊不禁觉得心尖一阵收缩。

    这女人……明明内心脆弱不堪,却总要故作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