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3 冰山消融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17本章字数:2407字

    温志东听到温心缇终于不再是带着嘲讽的叫他了,虽然语气依然有些冰冷,但是依然可以听出冰山微微融化的声音。

    温志东双眼放光,神情微微激动,有些颤抖的说“心儿……你终于肯好好叫我一声爸了……”

    温心缇自然明白温志东话里的意思,眼眸微微低垂,听出温志东话里的苦涩,温心缇的心里也有些微微的不好受,却并没有说什么。

    温志东见温心缇并没有什么反应,只能哀哀的叹口气,眼里堆积着苦涩。

    “哎,算了心儿,不提那些了,先吃饭,先吃饭。”说着温志东便招呼着服务员将已经备好的菜端上来。

    温志东脸上挂着慈祥的笑,看着温心缇的眼里也都是宠溺“心儿啊,别客气,我点的可都是你爱吃的菜呢。”

    温心缇看着一道道摆上桌的菜,竟然全部都是自己喜欢吃的,本可以坐下八人的方桌,就摆满了菜肴。

    温心缇看着桌上的七道菜,全是自己喜欢的,一时间心里五味交杂,眼底的冷光渐渐融化,语气也变得柔和了不少。“你点这么多菜,我们两个人人怎么吃得完啊。”

    听出温心缇语气变化的温志东欣慰的笑出了声“哈哈哈,心儿,这些吃不完你就打包带回家吧,热热下次又可以吃,毕竟一个人在外面也挺不容易的,我知道你不待见你秦……秦阿姨,所以我也就不再劝你回来了。”

    温心缇静静的吃着饭,看着温志东脸上的笑容,眯成一条缝的眼睛,眼里的宠溺却是无法遮掩的。

    温心缇心里一阵唏嘘。曾经她们一家三口也是经常到处去游玩的,游玩累了,便找一家餐馆,点几道自己喜欢吃的菜,一家人便围着桌子吃。有时,自己玩饿了,吃起饭来狼吞虎咽的,妈妈就在一旁担忧的叫自己吃慢点,小心哽住,而爸爸就在一旁慈祥的看着母女两,一个着急的吃饭,一个着急的叫吃慢点。

    可惜,儿时的自己,还不懂珍惜,只有失去之后,才懂得它的珍贵,想挽回,却只剩怀恋与回忆。

    温心缇自嘲的笑了笑了,自己还是多愁善感了些。

    “爸,你也吃吧,等那么久,你也饿了吧,”

    “没有,没有,能看着心儿吃饭,我已经很满足了。”

    温心缇冲温志东柔和的笑了笑,便埋头,在熟悉的目光之下静静的吃起了饭。

    温志东见温心缇的笑容中没有了冰冷与防备,心里感慨万分,眼神也渐渐复杂起来,眼底闪过几丝挣扎。

    温志东也默默的端起碗吃了起来,可是眼底的苦涩逐渐浓郁,最后竟然放下碗筷撑着额头,低声的哭泣起来。

    低头吃饭的温心缇听见温志东的哭声不由的一惊,她从小到大都没有见温志东哭过,记忆中的他一直都是严肃而刚强的,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反而让温心缇不知所措起来。

    温心缇连忙放下碗筷,不知所措的坐在位置上,关切的询问到“爸,您怎么了?是有什么事想对我说的吗?”

    温志东听到温心缇关切有带有些许着急的语气,心里的愧疚浓郁了几分。

    “心儿啊,我知道你不喜欢爸爸每次在你面前都提钱还有你妈妈遗产的事。”

    温志东抬起头,牵着温心缇的手,老泪纵横的哭诉到“可是爸爸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啊,温家本来就岌岌可危了,现在又四处都遭到了楚家的打压,你就好心救救温家吧!”

    温心缇眉头微皱,虽然她来之间就已经猜到了这次多半与楚家和她手上的遗产有关,本来已经想好了要怎么拒绝的,结果看到温志东这样子,温心缇略微的有些不忍心,一时间竟然没有说出口。

    温志东见温心缇并没有直接一口否决自己,眼中不禁多了几分希望,继续哭诉“自从上次婚宴之后,温家就招到了楚家无情的打压,原本还有些旧友公司愿意扶持一下温家,结果现在一个个全怕引火烧身,纷纷从温家撤资了,在依照这样发展下去的话温家迟早会破产的啊!”

    “这个温家好歹是我和你妈妈两个人一步一步打拼下来的,上面不仅有心血与汗水,还有那同甘共苦的回忆,我舍不得让温家就这么没有了,所以我才一次又一次的逼迫你,那些都是没有办法的事啊,心儿,你就原谅爸爸一次吧!你这次就帮帮爸爸吧!”

    温心缇皱着眉眉,看着眼前毫无老泪纵横的温志东,他一脸的诚恳与愧疚,如果他是拐弯抹角的表达的话我,温心缇可能会立马否决,但他现在都如此直白的就提了出来,说明情况确实是不容乐观了。

    温心缇一瞬间就心软了,语气关切的说到“那我要怎么做,才能让楚家放过温家?”随即语气一凌补充到“要是让我嫁到楚家,那就免谈了。”

    温志东一脸惊讶的看着温心缇,眼中闪动着希望,听到温心缇最后一句话时,忙摇头“不用不用,要不是当时情况迫不得已,我又如何舍得将宝贝女儿嫁给一个傻子呢?”

    “只要心儿你能将你手里的那块地皮出手给温家,我在将它开发一下,那么温家都还有救。”

    温心缇低垂眼眸,毕竟那块地皮是她外公留下的遗产,她不得不慎重对待,便略迟疑的回答“容我在考虑一下。”

    温志东见温心缇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将他否认,便知道还有希望,也不着急的催促,就开始打起了感情牌。

    温志东牵着温心缇的手,深情的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仿佛陷入了回忆。

    “心儿,你知道吗,我当初和你母亲在一起的时候,你外公是非常反对的,他说我这样的穷小子是配不上他女儿的。而当时你妈妈确非常坚定的站在了我这边,她还说她爱的不是我的钱,而是我的人、我的才能。”

    温志东低头傻笑了一声“心儿你知道吗,那时你妈妈不顾家里的反对跑出来和我一起,家里断了对她的经济补给,她就陪我一起在外面打拼。直到有次我发现了一条商路,我高兴的回家和她说,她眼里放光全力支持我,那一次是我见过她最耀眼的笑容。”

    “后来,为了凑齐本金,我和她一天除了工作外还四处去打临工,累了就依偎在一起,吃着方便面规划未来。后来,钱终于够了,我也赚了第一桶金,我用那些钱,给你妈妈买了定情信物,就是那别针。”

    温志东自嘲的笑了笑“可是,我却将这么重要的一件东西放上了拍卖会。”

    温志东收回视线,深情的看着温心缇满脸诚恳“心儿,原谅我好吗?”

    温心缇听的眼睛酸酸的,想到妈妈生前辛苦打拼,到后来却落得成全他人这么个下场,便打心里觉得不值,对秦亚娟的恨意也慢慢上涨。

    轻轻擦拭掉眼角的泪水,温心缇起身告退“我先去趟洗手间。”

    说完就起身向洗手间走去,走到一半时突然想起顺便去补个妆,可是却没拿包包,便转身回去想拿包。

    可刚走到包厢门口,却听见里面传出了,温志东与秦亚娟母女的交谈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