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0 你就那么舍不下他?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19本章字数:2374字

    顾成枫的声音突然从温心缇的身后传来,语气飘忽还带有浓浓的倦意。

    温心缇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下吓得差点跳起来,心里也突然涌起偷窥被发现的心虚,僵硬的转过身,看着顾成枫端着两杯咖啡站在她身后,眼神有些飘忽,却依旧强制性的让自己表情显得平静,尽力平淡着语气。

    “嗯,我本想来谢谢陆景渊的,毕竟一晚就压下那么多事情,也是挺不容易的……”

    顾成枫静静的看着温心缇一副做贼心虚确强制性想要若无其事的滑稽表情,眼底闪过一丝笑意,面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沙哑着声音。

    “三少昨晚为了那件事忙了一晚上,现在正在休息。”

    温心缇露出恍然的神情,陆景渊为她做成这样,她心里也充满了感动,脸上淡淡的飞红,声音也压了下去。

    “那我先下去啦,等晚点时再来当面到写完,顾助理你要帮我保密哦。”

    顾成枫微笑着点了点头,眉眼中全是浓浓的疲惫,温心缇看着他这样自然也可以想象出陆景渊的状态,心里的感动更加的浓厚起来。

    “那顾助理也要注意休息啊。”

    温心缇向顾成枫挥了挥手就打算向电梯走去,就在这时门内传来了陆景渊低沉沙哑,还略带慵懒的声音。

    “顾成枫,你在和谁说话?”

    “是温蒂小姐有事来找你,他貌似有话向对你说。”

    温心缇听到顾成枫这暧昧不清的说法,心里有些无语,恶狠狠的盯着他,而顾成枫则是一脸诚恳和无辜的表情。

    “哦?让她进来。”

    听到陆景渊声音里的浓浓的邪意,温心缇已经可以想象出陆景渊那一脸邪笑的模样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温心缇转过身拉开门就走了进去,走到离办公桌还有二米左右的距离时,温心缇才将视线从陆景渊身后落地窗外的天空上收回来,落到了陆景渊脸上,可视线对焦完毕的一瞬间,温心缇愣住了。

    此刻的陆景渊的确是一脸邪笑,但是却和温心缇记忆里的邪笑相差甚远,他此时正半俯在办公桌上,右手撑着额头,撩起了了额前细碎的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和浓密的发际线,微偏着头,抬眼看着温心缇,脸上有着淡淡的邪笑,却更多的是没有睡醒的慵懒;眼里也没了平时的凌厉,深邃的眼眸上浮起一层水雾,就像是深夜的静潭,里面倒映着璀璨的星河;原本刚毅的面容在阳光的照耀下,也变得柔和起来。

    此刻的陆景渊全身没有了原先凌人的气势,反而多了几分柔和,若不是墨眉依旧浓密,突出一股阳刚之气,温心缇晃眼间还以为看见了陆景凌。

    陆景渊见温心缇一进门就带呆呆的看着自己发神,嘴角的邪笑愈发放荡,眼眸低垂,略带疲惫的跳了跳眉,慵懒低沉的声音慵懒的调侃。

    “怎么?看的那么入神?你不是有话想当面对我说吗?”

    见陆景渊还特意加重了“当面”两字的语气,温心缇神情微微有些窘迫,干咳两声来掩饰气氛的尴尬,正了正神色,面色微红的看着陆景渊。

    “谢谢你,我听顾成枫说了,你为了这件事忙了一晚上。”

    “那个……我觉得我除了感谢你……也不知道我还有什么别的事可以报答你的了……”

    陆景渊端起顾成枫带来的咖啡优雅的喝了几口,微微提起了些精神,坐直了身子,双手撑着头,眼睛微眯邪意满满的看着温心缇。

    “你要真要写的话答应我件事便好。”

    “好啊。”温心缇呆呆的点了点头内心和表情一样迷茫。可温心缇从来就没有懂过陆景渊的想法,索性直接放弃去猜测。

    但看陆景渊脸上的邪意,下意识有些不好的预感,立即补充说明:“不过先说好,暖床或以身相许什么的,不给予考虑。”

    陆景渊被温心缇一脸防备的模样逗笑了:“放心,我不会强迫你。想报答的话选项一直在那,不会更改。”

    “这次我只是想让你晚上陪我去吃顿晚饭,不必这么戒备。”

    温心缇听到这次陆景渊的条件感到一怀疑,但见陆景渊表情没有丝毫的开玩笑,便默默的松了口气。

    “好啊。”微微放下心的温心缇豪爽的一口答应下来,笑成月牙的眼里关辉闪烁。

    顾成枫站在陆景渊身边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心里微微惊艳,老板呸,温蒂小姐仅靠眼睛就可以凭着一折广告收获那么多的赞赏……

    配上她的面容和浅浅的酒窝,杀伤力更大啊,三少的眼光果然厉害。

    陆景渊当然不知道顾成枫的想法,他要是知道了,顾成枫这一个月都别想好过。

    陆景渊此刻的目光也全集中在温心缇脸上,眼中多了几分温柔,嘴角的的邪笑也变成了一种别有深意的微笑。

    “那么下午下班后,在停车场出口等我,我来接你过去。”

    温心缇点了点头“那你先继续休息,我就先去忙了。”说完,就转身离去,轻轻的带上了门。

    温心缇离开后,陆景渊脸上的笑容依旧没有褪去,只是眼睛微眯,笑容慢慢变得别有深意,就像一个猎人,看着可爱的猎物慢慢的走向他精心布置好的圈套。

    顾成枫在一旁看的心嘴角抽动,自家三少怎么笑的就那么诡异呢?

    陆景渊猛地想起一旁还有顾成枫的存在,面上的表情迅速收敛,淡淡的对顾成枫说到:“至于你的话,今晚你自己爱去哪去哪。”

    “好的,三少,那我也出去了。”顾成枫淡淡的回应到,迈步就像门口走去。

    啧啧啧,这老板有异性没同性,自己还不乐意去发光呢。

    ………………………………………………………………

    下班后,温心缇和夏楠楠道别后就来到了后面的停车场出口,静静的等着顾成枫那辆漆黑的劳斯莱斯。

    百般无聊下,温心缇开始到处展望,就见一辆大红的饿马开了出来。

    那不是顾成枫的车么?他不和陆景渊一起去吃饭吗?是又有什么工作吗?

    就在温心缇满心疑惑时,陆景渊的车慢慢驶入了眼帘,见温心缇还在发神,陆景渊摁了摁喇叭。

    “怎么?看什么那么入神呢?”

    “啊?”温心缇回过神来,坐到了副驾驶上,系好安全带,一脸好奇的看着陆景渊。

    “刚刚我见顾成枫开车走了,吃饭不带他吗?”

    陆景渊神色郁闷的挑了挑眉“为什么我们吃饭要带他?还是说你就那么舍不下他?”

    温心缇一脸茫然的看着陆景渊,不明白他语气中莫名其妙的酸味是为什么。

    陆景渊有些无奈的瞟了温心缇一眼。

    姐说的还真没错,不过她这不是木头吧?木鱼不过如此……

    温心缇见陆景渊眼中有些许无奈,心里的疑惑更加浓重,他这又是在想什么啊……自己说了什么吗?

    车内的气氛莫名的陷入了一种奇异的尴尬中,陆景渊静静的开着车时不时瞟一眼仍旧一脸茫然的温心缇,有些怀疑起来这个木头到底会不会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