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8 这么个极品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20本章字数:2612字

    而在另一边,陆景渊发现温心缇被秦亚娟她们架向电梯时,就立刻察觉到了不对,想要上前阻止,没走几步便被众人围了起来开始套气了近乎。

    “哎呀,这不是陆总吗,你也来参加楚家的婚礼啊,楚总可真是好福气啊。”

    “陆总,这次你们路易斯的新品发布会可真是令人惊讶啊,无论是现场布置或是整容情节,可都是让人意想不到。”

    “陆总,你们的新品广告也很成功啊,短短一天,竟然下载数都超过了大多数电视剧,让人无法想象那只是一折广告。”

    “陆总你们路易斯近年有没有兴趣合作些其他项目啊?像是玩具之类的?”

    陆景渊看着温心缇越来越远的背影,心里焦急万分,奈何周围也都是在各个领域占有一席之地的人,若路易斯想在国内发展,迟早会有与其合作的时候,也不好得罪的太过,只有耐着性子,将焦急之色隐于心底。

    陆景渊脸上挂着彬彬有礼的微笑,游刃有余的与他们周旋,余光却时不时飘向温心缇那边,见温心缇被秦亚娟她们带进了电梯,陆景渊淡淡的偏过头,在顾成枫耳旁轻声说到。

    “打电话给赵文,让他监视监控,看温心缇被她们带到哪个房间去了。”

    顾成枫心里微微诧异,温心缇小姐?她刚刚在这吗?被她们?她们是谁?为什么要带走温心缇小姐??温心缇小姐又遇到麻烦啦??

    虽然心中疑惑满满,但这情况也不允许顾成枫向陆景渊提问,顾成枫只有点点头,轻声应到,然后开始艰难的逃离人群。

    当顾成枫终于从人墙中挤出来后,他心有余悸的擦了擦额角的汗,拿出电话,拨打了赵文的电话,但想了想陆景渊那含糊不清的命令,只有自作主张的换了个。

    “喂赵经理,你过来下,带我去趟监控室,三少有事,叫我去监视一个人的去向……”

    当陆景渊终于将四周的人都打发了,摆脱掉了厚厚的人墙,可当他站到电梯口后,四处扫视了下,却并没有看见顾成枫的身影。

    陆景渊眉头微皱,顾成枫这家伙跑哪去了?自己就是叫他打个电话可以把人打掉了?

    就在陆景渊拿出电话,想要给顾成枫打过去时,手机响了,陆景渊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眼中的阴冷少了几分。

    “顾成枫,我叫你打个电话你打哪去了?”

    “抱歉三少我现在在监控室,温心缇小姐被她们带到了十八层1806号房,现在她们已经出来的,但是没有看到温心缇小姐的身影。”

    陆景渊眉头跳了跳,心里一阵烦躁,不好的预感从心底里蔓延开来。

    “嗯,我知道了。”

    电梯门终于缓缓开启,陆景渊挂断电话直接迈腿大步跨了进去,摁下了18层。

    而在秦亚娟那边,她们刚刚踏上了电梯,另一边的电梯门就缓缓打了……

    1806号房。

    温心缇在被秦亚娟暴力甩到床上时,后脑勺正好狠狠的赚到了床头,巨大的疼痛让温心缇微微恢复了点意识,但是却根本无法支配自己的身体。

    一片混沌中,温心缇将秦芷雯的话听的一清二楚,奈何神经还处于麻痹阶段,自己连眼皮都无法动一下,满心的怒火和怨恨只有往肚子里咽。

    而在房里的两个男人在秦亚娟她们离开后关门的一瞬间,便已经迫不及待起来,虽然温心缇看不到们的容貌。

    但因封闭了视觉,听觉反而更加敏感,他们语气中的猥琐和淫荡无一不让温心缇作呕。

    “哎呀羊子,你看看这精致的小脸,好像还没怎么化妆,吹弹可破的肌肤,啧啧啧,可真是极品,一会啃起来一定很有感觉,还不用担心啃一嘴化妆品。”

    “哼哼,我觉得以蛇皮你的性格,以后别人点你你都要自带卸妆水,指不定哪天中毒。”

    “呵,算了吧,那一群浓妆艳抹的,我怕把她们卸妆了给我吓萎了。”

    “蛇皮,要我说啊她这美腿才是真的极品,光滑柔软,肥瘦得当,捏起来真的很舒服……啧,碍眼的鞋子……”

    “哼哼,鞋子脱了就好多了,这一个个圆润的小珍珠,一会我会好好疼爱你们的……”

    “羊子,你这舔脚不嫌脏吗?我觉得还是耳垂舒服软软的,还很Q弹。”

    “啧啧啧,所有的一切都觉得是那么诱人,她就像一副艺术品,从头到脚尖都是那么的诱人,看她那正点的身材,估计胸才是正餐。”

    “就是,这可真是一份好差事,不仅能够玩到这么极品的女人,还有钱拿,这差事要是天天有,精尽人亡我也在所不惜啊。”

    “不过她们不是说已经下好药了吗?怎么过了那么久还是没有丝毫的反应啊?”

    “估计是慢性药,一会药效起来时就更猛了。”

    “不如我们先做会前戏?等一会她药效上来了,配合起来岂不是妙哉?”

    “嘿嘿嘿……好主意……”

    听到他们猥琐的交谈,继而感觉到在自己身上不断游走的双手终于离开了,可还来不及松口气,温心缇便听见了一旁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

    温心缇一瞬间就着急了,拼命的想要控制自己的身体,让自己至少有反抗的能力。

    动啊!你到是动啊!动啊!

    在不断的努力下温心缇终于艰难的睁开了眼睛,视线一片朦胧,眼睛还无法对焦,只能看到两坨肉色的生物不断向自己靠近,时不时还发出淫荡的笑声。

    温心缇心理升起浓浓的绝望。

    “羊子你前我后?”

    “蛇皮,好兄弟,够义气,你左我右?”

    “嘿嘿嘿嘿嘿嘿嘿……”

    看着两人扑了上来,温心缇认命的上了双眼,看来……人生就到今天为止了……

    然而就在这时,门铃声响了起来,二人停止了对温心缇的撕扯,语气中有深深的不耐烦。

    “谁啊!”

    “什么人嘛,这时候来破坏雅兴。”

    “会不会是老板娘怕我们喂不饱她,又找了几个?”

    “不是吧,这么个极品,我们自己都不够分,还来个?”

    “不管他,我们继续。”

    说着,他们便继续麻利扒着温心缇的衣服。

    “嘭!”

    巨大的踹门声让屋内三人皆是一愣,两男不耐烦的走下床,向门口走去,由于床和门隔着一个巨大的拐角,温心缇根本看不清门口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听见二男不断的叫嚷声。

    “兄弟,你这性子未免太急了吧?里面那个妞我们伺候着呢,你可以滚了,没你的份。”

    “哎呦!你还打人?我们兄弟两怕你?上!一起打死他!”

    “哎呦……哎呦……兄弟轻点……我们让你尝第一口好不好……那极品还是个处……”

    “哎呦……哎呦……”

    听着不断传来的打斗声,还有两人越来越弱的叫嚷声,温心缇的视线终于恢复了焦距,对身体也恢复了一点控制。

    温心缇自嘲的笑了笑,这时候恢复了焦距又如何?看着别人怎么糟蹋自己?看着自己是如何的不堪?

    温心缇颤颤的张开贝齿,对着柔软的舌头狠狠的咬了下去……

    然后温心缇笑了,凄惨而又绝望,泪水滑落,老天就这么绝情吗?连一个自我了断的机会都没有,浑身无力无法移动就算了,想要咬舌自尽,无论如何用力,却连皮都咬不破。

    既然注定自己今天贞洁不保,为何又要让她在这时候恢复一些意识?直接昏死过去说不定还是一种结脱……

    温心缇偏头看着一旁敞开的窗户,风吹拂着洁白的窗帘,洁白的有些刺眼,窗外的蓝天依旧,在温心缇眼中却有几分灰暗……

    对不起了楠楠……对不起了凌儿姐……

    对不起了陆景渊,你帮了我那么多次,我最后还是栽了……

    妈……心儿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