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9 还好不是春药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20本章字数:2562字

    陆景渊在出电梯后便直接向顾成枫提供的房间号快步走去。

    来到门前,听着门里安安静静的,没有一丝温心缇的声音,陆景渊有些疑惑,但那也只是一瞬间,陆景渊下意识的按了按门铃,试探下情况。

    结果就听见门里传来男子极其不耐烦的声音,陆景渊心里的烦躁更加浓烈,见之后就没了动静,陆景渊直接一脚踹开了房门。

    见两个男子只穿着内裤便走了过来,陆景渊脸色阴沉的有雷光闪烁,无视掉他们的污言秽语,陆景渊视线越过她们向屋里看去。

    当看见沙发上温心缇的粉色小包,还有散落满地衣服旁,一双红色高跟鞋显得格外显眼。

    陆景渊看到这样的场景,也来不及分辨地上的衣服到底是不是温心缇的,脑海瞬间被怒火填满,下手也丝毫没有留情,三下五除二将二人趴在地。

    见两人就算倒在地上也依旧嘴巴不干净,陆景渊只好废了一些时间,让他们只剩下呻吟。

    总于收拾好两个垃圾,陆景渊快步向屋内走去,就见温心缇大字仰躺在床,双眼无光的看着窗外的天空,眼角的泪痕还未风干,衣扣被解开大半,露出里面雪白的肌肤还有肉色的内衣。

    见温心缇裤子还在,陆景渊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还好……自己来的还不算晚……

    但见温心缇原本灵动的双眼此刻竟变得一片死寂,还有狼狈不堪的模样,陆景渊心里觉得堵着一口气,心脏揪疼,微微的窒息感,却无处宣泄。

    看来刚刚下手轻了点……

    陆景渊大步走上前,用被子将温心缇一裹,然后就直接连人带被横抱了起来。

    看淡生死的温心缇自然也听到了陆景进来的脚步声,感觉到全身依旧无力的温心缇,已经放弃了挣扎,她已近做好了恢复力气便抱着所有摄像机跳楼的准备。

    但是预想中的脱衣服的声音并没有出现,也没有扑上来撕扯自己衣服的身影,反而是突如其来的温暖包裹住了她。

    一阵天旋地转后,熟悉的古龙水香味环绕在温心缇的鼻尖,温心缇眼里闪过一丝难以置信。

    温心缇木纳的转过头,看着那熟悉的侧脸,死寂的瞳孔也渐渐有了光辉,泪水溃提而下,脸上的笑容有几分劫后余生的惊喜,还有些激动,也有几分淡淡的凄凉。

    温心缇苍白的双唇颤抖着,沙哑着声音:“陆景渊……是你……”原来是你……还好是你……

    陆景渊看着面色憔悴笑容凄凉的温心缇,心里的窒息感更加浓烈,抱着温心缇的双手下意识的加大了几分力道。

    陆景渊嘴角的弧度也不再邪魅,看着温心缇的眼神有几分温柔,轻轻的在温心缇额头上落了一个吻。

    “是我,没事了。”

    短短五个字,配上陆景渊低沉磁性的声音,却带给温心缇浓浓的安全感,温心缇展颜一笑,泪水依旧止不住的流淌,两个可爱的小酒窝挂在脸上,更显几分凄凉。

    “嗯……没事了……”

    温心缇说完这句话像是得到了莫大的安慰一样,一直悬起的我心终于放下,紧接着就是铺面而来的困意袭来,温心缇眼皮搭拉了几下,头一歪,又昏睡了过去。

    见温心缇苍白的面色渐渐的红润了起来,陆景渊还以为是温心缇药效又要发了,忙抱着温心缇向门外走去,路过摄像头时,抬头对着摄像头冷冷的做了几个嘴型,然后就抱着温心缇走进了电梯,直接向顶楼他的专属房间走去。

    而监控室里的顾成枫则一脸无奈的扶额,对于陆景渊的口语他当然了解“下来,处理。”简单明了,顾成枫心里虽然无奈,但是却很麻利的起身,向赵文道别后便直接离开。

    顶楼,总裁套房内,陆景渊艰难的刷卡开门后,便大步进入,小心翼翼的将温心缇放在了床上,看着温心缇眼角依旧未干的泪痕,陆景渊俯下身去,轻轻用纸为她拭去,动作轻柔,眼里闪烁着坚定。

    只要自己还在你身边,就一定不会让你受伤!

    看着温心缇越来越红润的面色,陆景渊害怕她又是想上次一样中了春药,这次他可不确定自己还忍得住,但又不忍心伤害她。

    陆景渊眉头微皱,在房内焦急的来回走动,突然脑海里想起了一个人,觉得可行,陆景渊便直接掏出电话拨了过去。

    “蒋鑫,我记得你前几天你是不是回洛城了?”

    “那好,你尽快来一下四纪酒店,有要事。”

    “四纪不是世纪,我的房间。”

    陆景渊挂完电话后便有些焦躁的坐在温心缇身边,取来帕子,用冷水浸湿,让后揪干,细心的擦拭着温心缇有些灼热的脸蛋。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温心缇的体温渐渐恢复了正常,脸色依旧红润。陆景渊默默的排斥除了她是中春药的可能,毕竟都过了那么久了,再慢的药效也开始发了。

    陆景渊微微的松了口气,但见温心缇就这么呼吸深长的躺在床上,却没有丝毫的苏醒的迹象,心里不禁又有些不耐烦。

    蒋鑫那货到底多久到?

    就在陆景渊快要抓狂时,期待已久的门铃声终于响起,陆景渊连忙起身去开门。

    一开门,就见一名一米七八左右的男子,身着白色大褂,下面黑皮鞋配黑西裤的男子站在门口,精炼的短发,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镜片下的桃花眼闪烁着儒智的光。

    一件陆景渊开门,蒋鑫就开始止不住的抱怨。

    “陆景渊啊,你这可真够朋友的,我这刚下手术台,你一个电话就给我过来了,时间查的不错啊。”

    “到底有什么要紧的事啊?这么急把我叫到这来?看你生龙活虎的啊有病的话也找不到我啊,我不是主精神科的。”

    “不会又是你略带顾成枫了吧?他又低血糖昏了?在哪呢?”

    陆景渊嘴角不停抽搐,自己怎么就忘了蒋鑫这货老妈子的特性了呢?但是现在这种情况除了他可以外,自己则完全摸不着头脑,先忍忍……

    陆景渊心里想着,揉了揉被吵的有些胀疼的太阳穴,指了指在床上的温心缇。

    “是她,被下药了,半天醒不过来,你赶快去检查。”

    蒋鑫在看到温心缇的一瞬间,眼睛就亮了一下,随即别有深意的看着陆景渊。

    “哦呦,不错哦,脸蛋看起来不错哦,你个石头什么时候开窍了?竟然对一个女人那么好了?”

    陆景渊冷冷的瞪了蒋鑫一眼,后者淡淡撇了撇嘴,一副不惧威胁的模样,但还是乖乖的开始检查起了温心缇的症状。

    过了一会,蒋鑫默默的直起腰,收拾自己的工具,背对着陆景渊悠悠说到。

    “没什么大碍,就是喝了些迷药,然后似乎是受到什么刺激将药效强压了一阵,现在放下心后一下子爆发出来,就成了这样了。这种情况让她睡一会就好了。”

    听到蒋鑫的汇报,陆景渊的心才算真的落回腹中,失声嘀咕“还好不是春药……”

    然而这句嘀咕则被蒋鑫听的一清二楚。

    他立即一脸八卦的转过头,看着陆景渊“春药?什么春药?难道你心里其实希望那是春药的?然后你就好……”

    陆景渊脸色一瞬间阴沉,起身便向蒋鑫走去。

    “好了,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可以走了,她需要好好休息。”

    说着陆景渊没有给蒋鑫任何反抗的余地,直接强硬的拉着他向门口走去。

    “陆景渊!你个重色轻友的小人!忘恩负义!过河拆桥!我……”

    陆景渊直接一个潇洒的关门,将蒋鑫的一切咒骂抱怨隔之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