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0 小贱人又跑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20本章字数:2153字

    楼下大厅,秦芷雯和楚云的结婚典礼已经开始,他们自然都不知道楼上的变故。

    热闹的大厅瞬间安静了下来,主持人缓缓的走上台宣读铺垫的开场白。

    而温志东此刻正挽着秦芷雯的手,站在白地毯的尽头,等待着主持人念新娘入场的台词。

    温志东下意识的四处张望,可是却怎么都没有发现温心缇的身影。

    按照他对温心缇的了解,既然温心缇她来了就绝对没有中途退场的可能,但是现在却怎么都找不到她。

    难道是上厕所去了?可是时间未免太久了点吧?

    温志东眉头微皱,一脸疑惑的看向秦芷雯“雯雯,你看到心儿了吗?”

    秦芷雯被温志东这突如其来的一问,问的有点心虚,毕竟她们这次的计划可是全部都背着温志东进行的。

    难道他有所察觉吗?不太可能吧……

    秦芷雯脸上的笑容僵了僵,立即恢复了正常。

    “心儿姐姐吗?爸,你不说我还没有注意到诶,是不是心儿姐姐不喜欢参加我的婚礼所以趁我们不注意自己走了?”

    温志东听到秦芷雯的回答脸色不禁黑了点,微微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说什么。

    秦芷雯见温志东这反应,淡淡的笑了笑,眼底则是闪过一丝阴狠。这会温心缇应该享受着欲仙欲死的美好时光吧,明天您就可以知道你的乖女儿到底干了些什么了。

    就在秦芷雯心里狠狠的想着时,主持人便大神声的宣布“请温先生携爱女秦芷雯上台!”

    秦芷雯听了,立马收起了眼底的阴狠,装出一副端庄大方的模样,跟着温志东款款的向台上走去。

    一路上,所有嘉宾都热烈鼓掌,也收到了热情的祝贺,但是大家都纷纷察觉到了不对,便到后面连一个祝福都没有了。

    但在秦芷雯看来,没有祝福反而解脱,那些虚情假意的祝福落在耳里却是那么的刺耳,恭喜秦小姐结成连理?谁愿意和一个傻子结成连理?

    其实温志东现在也是心里苦涩,虽然名义上他确实是秦芷雯的爸爸,但是他姓温,而秦芷雯则姓秦,虽说是“温先生”携爱女上台,但携却是“秦小姐”。

    其实在场宾客看着温家一行人的眼底多少还是有些异样的。

    先不说温志东为了养女将亲生女儿赶出家门,还有不少订婚宴那天也是在场的,当时要订婚的是亲生女,现在结婚的却变成了继女,期间发生了什么在坐的都不是傻子,心里多少都有点数。

    再加上前些日子温心缇因路易斯广告和后面广告风波而一下走红,不少人都暗暗叹息温志东是老花了眼,这么一个有本事的摇钱树被他亲手驱赶。

    现在却不得不落个和楚家傻子和婚的地步,最后是丢了亲生的,害了继承的,就连温家,变成秦家也只是迟早的事。

    不少人在私下纷纷的摇头叹息,但是到了明面上只让还是要给他们些面子的。

    温志东目不转睛的踩着地毯向台上走去,柔软的地毯在他看来和上刀山差不多,短短的距离,温志东硬生生体会到了度日如年,周围暗藏心思的目光,在温志东觉得下就是一把把利剑,无情的批判着他。

    而秦芷雯则完美的将一切目光隔离在外,嘴角的弧度有几分不屑。

    你们就尽情的嘲笑吧,等到明天,一切尘埃落定之时,看你们又会如何去看温心缇那个小贱人呢?

    温志东终于将秦芷雯引到了台上,将秦芷雯安排到了楚云对面后,便做到了一旁的家长位上。

    主持人又经过一番无形式的介绍,终于进入了新人宣誓的环节,主持人牵着楚云的手,将他拉到了秦芷雯面前,与之对视。

    “楚先生,你愿意娶你身边的她做为你的妻子吗?永远敬她、爱她,呵护关爱,陪她一起玩耍一生一世吗?”

    听到可以一起陪他玩,楚云立刻就激动了,兴奋的回答“愿意!我愿意!”

    秦芷雯见楚云这傻傻的模样心里的嫌弃之意分外浓烈,主持人又转身对着秦芷雯问到。

    “秦小姐,你愿意嫁给身旁的他做为你的丈夫,永远敬他、爱他、无论贫穷与富贵、疾病与痛苦,永远伴随一生一世吗?“

    愿意才有鬼了,秦芷雯在心里恶狠狠的想到,奈何周玉她们都在身边,又想起了那天秦亚娟和她商量好的事,只有装出一副温柔贤惠的模样,巧笑嫣然。

    “我愿意。”

    …………………………………………………………

    随着各种复杂的程序走来,因为楚云的关系特殊,大多都只是秦芷雯一个人的表演,但是她又不好表现出来,只有将温心缇一会的惨样作为安慰,僵硬的笑着坚持了下来。

    在婚宴终于接近尾声时,秦芷雯和秦亚娟才让秦子皓支开了温志东得到了短暂的空缺时间。

    电梯上秦芷雯眼里全是狠辣“现在他们肯定都已经结束了,说不定还在翻阅着他们的成果呢。”

    “等到了我可要拍几张温心缇悲惨肮脏的模样,然后再每周发给她,让她永远忘不了今天!”

    秦亚娟微微笑着,却也没有阻止秦芷雯疯狂的想法,她心里也在默默策划着要怎样让温心缇生不如死,痛苦一生。

    可是等到了门口后,两人直接都傻眼了,门锁被人破坏,门微微掩着,秦亚娟母女惊异不定的推门进入,便看见了凌乱的门口,屋里空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床上有些凌乱,被子不知所踪,就连她们放在墙角的摄像机也全部不见了,什么都没存在过一样。

    秦芷雯微微有些惊慌的看着身旁眉头紧锁的秦亚娟“妈,现在可怎么办?温心缇那小贱人又跑了,录像和那两个人都无影无踪了。要是她将这件事给爸说了的话,我们会不会被爸一怒之下赶出温家啊?”

    秦亚娟淡淡的摇了摇头,安慰秦芷雯“没事的,雯雯你别怕。”

    “温心缇就算是想要告发我们她也没有足够的证据,就凭录像和那两个夜店的人,就算她到时敢找上门来,我们一口否定就是了,还可以借机抹黑她。”

    “而且,雯雯你已经嫁到了楚家,现在是楚家媳妇,温志东就算知道了哪有如何?至少现在温志东还要靠你来和楚家打好关系,这样才能解决温家现在的问题,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的。”

    秦芷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