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1 黑毛狮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20本章字数:2292字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温心缇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

    屋顶上强烈的白炽灯照的有些刺眼,下意识的偏过头,双眼慢慢对焦,看清楚了落地窗旁飘舞的白色窗帘,还有窗外火红的残阳……

    残阳可真好看,只可惜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温心缇看着窗外火红的夕阳,心里不由得发出感叹,可感慨还没有持续多久,温心缇突然意思到了情况不对。

    等等?!夕阳??落地窗??自己这是在哪??

    温心缇瞬间一个激灵,猛的坐起了身,低头看了看穿戴整齐的衣服,又一脸茫然的打量这周围,独立卫生间,床面前就是黑皮沙发、32寸挂墙式液晶电视,花岗岩茶机上摆满了各种餐盒,唯一一扇门就是大门,标准的酒店配置,干净整洁的欧式风格,但一切装饰家具都可以看出价格的不菲……

    这不是所谓的总统套房吧?

    温心缇愣愣的打量完屋内装饰,觉得环境里似乎没有没有什么威胁存在,警惕性慢慢松懈。

    温心缇眉头微皱,一手撑着下巴,开始梳理起一团乱麻的记忆。

    如果没记错的话,自己似乎是被秦亚娟她们下药了,然后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然后似乎是被摔醒了……就听见了秦芷雯说话……接下来接下来……

    温心缇下意识的裹紧了被子,唇色渐渐泛白,虽然当时她并看不清那两个人的面目和表情,但是淫秽的话语却让温心缇记忆犹新。

    当时在她身上不断游走的大手,就像是一条吐着信子游走的毒舌,刺骨的寒冷,不断透过温心缇的皮肤一层一层的传递到骨髓,一层一层冰封……

    那时的情况光是回想就让温心缇觉得一阵后怕,要不是最后他们开始解自己的衣服时陆景渊及时赶到了,说不定自己已经……

    温心缇想起自己最后见着陆景渊哭的稀里哗啦的模样,脸颊就一阵发热,默默的将脸埋到了被子里。

    那时好像有鼻涕蹭到了陆景渊西服上……也不知道他看到了没……以他的洁癖来讲……被知道了的话自己会死吧……

    温心缇一脸纠结的在床上耸动,不知道如果陆景渊发现后她到底该怎么办,下意识摸了摸下巴,却碰到一个奇怪的布料凸起,上面还有个扣子样物体……

    温心缇一瞬间石化在了原地……

    不对……自己记得他们那时衣服的扣子好像已经被解开了大半的……然后陆景渊是将自己裹着被子抱走的,就是说自己再最后昏过去前……衣服都是没扣的??!!

    然而现在……温心缇默默的掀开了被子,看着自己已经被扣好的扣子,仔细检查后,果然有一颗还扣歪了!?

    那么说自己其实都被陆景渊给看完了??!!

    “No!”

    温心缇下意识的就捂头哀嚎,就见沙发上有什么东西动了动。

    吓得温心缇立刻收声,还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定睛看了一下,温心缇才发现原来是陆景渊斜靠在黑皮沙发上闭目养神,因为他一身黑色的西装,所以在黑皮沙发上显得不是那么的显眼,因该是被自己的声音吵到了。

    看着桌面上一堆饭盒,温心缇心里还是挺感动的,看来他是一直在这守着自己醒来……不过看数量应该不止他一个人,那顾成枫跑哪去了……

    陆景渊本来只是微微闭目,听到问温心缇的动静之后便直接就醒了,偏过头就见温心缇正坐在床上,被子遮住脸,露出一双贼兮兮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

    陆景渊起身走到了床边,随手拿起一个椅子坐在了一旁,一脸调侃的对温心缇挑了挑眉。

    “醒了?说说你的想法。”

    温心缇看着陆景渊脸上的笑容有些心虚的远处挪了挪,看他西服上依旧整洁,似乎并没有吧鼻涕蹭上去,温心缇不由的松了一大口气。

    在陆景渊邪魅的目光注视之下,温心缇弱弱的缩了缩脖子,在被子里闷闷的说“谢谢你……”

    陆景渊嘴角的邪笑又放荡了几分“你这谢谢说的也太容易了吧?你算算你个麻烦集合体到现在说了多少次啦?”

    温心缇脸红了红,还好有被子帮她挡着,陆景渊也看不清楚,她当然知道陆景渊说的,可是她也很绝望的,本想努力做好工作报答的……结果一件件事最后都是他来收拾的残局……搞的温心缇现在在陆景渊面前都快没有自信了。

    看着陆景渊深邃的眼里精光涌动,温心缇就知道他又在打什么主意,闷闷的询问出声“那你想要怎么办……”

    陆景渊见小奶猫终于进入了陷阱外围,嘴角的邪笑再也抑制不住。

    “很简单,一句道谢,换一个事情,不管你愿不愿意,必须帮我完成的事情,以前的都先不急,从今天开始,如何?”

    温心缇看着陆景渊一脸邪笑逐渐奸诈,心里有些没底,但一时也想不到更好的提议,只有默默的点了点头。

    “不过这几件事……”

    “放心吧,我陆景渊从来不做强人所难之事,我是不会强迫你的,我看起来也不是独裁主义之人对吧?”

    温心缇淡淡的点了点头,默默腹诽:不是吗?

    陆景渊看着温心缇那明显怀疑的眼神,挑了挑眉,也没有点破,翘着二郎腿向椅背一靠,双手自然搭在腿上,温心缇有些无语的看着这个随便一张椅子都能坐出王座气势的人。

    陆景渊挑了挑眉,对温心缇那奇怪的眼神也懒得给予理会“怎么样?这事要不要我帮忙?”

    温心缇淡淡摇了摇头不“不用,这件事要是传出去,对我的声誉肯定有不小影响,再说了,我也没有证据告秦亚娟她们。”

    “而且那是时我的视线又模糊,那两个人的相貌我也没有看清,秦亚娟母女颠倒黑白的能力我还是清楚的。”

    “最让我绝望的还是温志东的态度,他任由秦亚娟她们挖我妈妈的坟就算了,现在还可以放任她们作这种事情。”

    温心缇苦涩的笑了笑,“温家,已经是秦的天下了……”

    温心缇放下了遮在面前的被子,双手不慢慢收紧微浅的指甲渐渐的透过被套,进入到了棉絮之中,温心缇眼中寒意大胜,咬牙切齿。

    “至于秦家的那几个,我自然不会放过。”

    陆景渊静静的看着温心缇,眼底有些复杂,毕竟经历过那种事,如果自己晚点赶到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所以温心缇有那么大的怨念他是理解的,但是……

    陆景渊有些憋笑的移开了目光“我觉得你在发表这些言论时应该注意下发型,毕竟你现在可是真的怒发冲冠了。”

    温心缇愣了愣,随即明白过来自己躺了快一天了,翻身下床,一溜烟的跑到了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的“黑毛狮王”石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