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5 养了个白眼狼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21本章字数:2542字

    温心缇此刻正默默的欣赏着一旁茂盛的绿色植被,碧绿的叶子和温心缇在外面见到的的叶子大不相同。

    没有上面所附着的那一层薄薄的灰尘,看起来就没有了那沉闷之感,翠绿的树叶在阳光的我映照之下格外赏心悦目,让温心缇的心情不禁放松几分。

    沉浸在大自然之中的温心自然没有看到陆景渊缓缓驶入大门时,在陆景渊那边的牌匾,自然也不知道这里就是陆家老宅。

    单纯的温心缇还以为陆景渊就只是单纯的邀请她参加个普通的宴会。

    进门过后,陆景渊又驾车在一片杏林之中行驶了一阵才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温心缇下车后有些惊叹的看着被推平的改造山顶,不知道究竟要多大的手笔才可以包下一个山头。

    宽阔圆形的前院,全部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车,还有不少家仆在指挥着陆陆续续到达的豪车有序入位。

    陆景渊见温心缇突然停了下来,有些疑惑:“怎么了?突然就停了?”

    温心缇默默的收回视线,淡淡的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在想是哪家那么大手笔包一座山头。”

    陆景渊看着温心缇淡淡的挑了挑眉,难道她没有看见进门的那块牌匾?陆景渊随即转念一想,觉得这样或许更有意思点,便就不打算告诉温心缇真相。

    陆景渊嘴角泛起一抹邪魅,转身向前走去:“这种事情谁知道呢?我们还是先进去吧,一会宴会可要开始了。”

    温心缇点了点头,就快步追上了陆景渊,跟着他在车海穿梭。

    绕出车海,温心缇眼前就出现了一座“城堡”。

    古典的欧式风格建筑,在时间的洗礼下,白色的墙面已经有些脱落,颜色也略显暗淡,稀稀疏疏的爬山虎正默默攻略着墙面,时间的沧桑跃然面上。

    “好了,别磨磨唧唧的了。跟上。”

    陆景渊低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将温心缇放飞的思绪召回身体,看着陆景渊已经走的有些远了,温心缇只有小跑着追上。

    就在快要进门之时,温心缇在门口发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虽然她没有像以前一样打扮的那么豪气,反而是一副端庄优雅的模样,红唇依旧,墨镜不在,却和以前给人的感觉相差甚远。

    也许别人在见第一眼时可能还有些认不出,但是温心缇好歹是和她住了那么久的室友了,于是温心缇微微有些欣喜的走上前问道:“凌儿姐,你怎么也来了?”

    陆景凌在看到突然出现的温心缇也微微的有几分惊讶,可是看到后面慢慢走过来的陆景渊时,眼底又闪过了一丝释然。

    别有深意的看了陆景渊一眼,陆景凌又将视线放到了温心缇身上,轻轻的挂了一下温心缇的鼻子,脸上的笑容带有几分神秘的意味:“今天可是我奶奶的八十大寿,家里人可都来了,我怎么可能不来啊。”

    温心缇瞬间露出了了一副惊讶的表情,幽怨的转头看向陆景渊;而陆景渊则是默默的盯着陆景凌;陆景凌一脸坏笑的看着陆景渊,挑了挑眉。

    许久温心缇终于酝酿好了,对陆景渊埋怨道:“你怎么不提前说清楚?我穿的这么随意就来了,怎么给你奶奶祝贺啊。”

    陆景渊和陆景凌齐齐明白过来,温心缇依旧没有找到重点所在,原来她第一件想到的事是祝贺,而不是见家长……

    陆景凌微微同情的看了一眼陆景渊,而陆景渊对自己姐姐的目光视而不见,挑了挑眉,看向温心缇的眼神中有几分调侃。

    “就算提前告诉你,这又有什么区别吗?”陆景渊不慌不忙的说。

    温心缇自然不知道陆景渊的内心想法,但是对于陆景渊那无所谓的态度感到气愤,跺了跺,正想说她可以提前准备礼物,却被陆景渊的嗤笑打断。

    “进去吧,这是山顶,外面冷。”

    温心缇被打断的很不爽,仍然想要倔强的继续说,却被陆景凌从背后将她慢慢的推搡着。

    “好啦好啦,小心儿,来都来啦,计较那么多也没用喽,先进去吧,进去。”

    又一次被打断的温心缇满心苦涩,去又不知道该怎么说,而且她觉得陆景凌说的也没有错的样子,无法反驳,于是只有默默的在心底叹了一口气。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然后就挽着陆景凌的手走了进去,也不管陆景渊眼神幽怨的看着陆景凌。

    进入大厅,里面果然就如温心缇所想那样,一层二层中间露出了一个天井,水晶灯摘从天花板上垂吊下来,将整个大厅照亮

    光是一个天井大厅,温心缇粗略的看了下大概就有二百平米左右,而此刻全部都是涌动的人海,有不少国内的人,还有些是国外的。

    虽然温心缇并不认识,但是他们的面容温心缇大多都在电视或是杂志上看到过,都是一些在各个方面有头有脸的人物。

    看来都是一些陆家在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啊。温心缇在心里默默念叨着,收回了视线。

    就在这时一名身着黑色燕尾服的中年大叔径直向温心缇他们走来,陆景渊也看到了来人,淡淡的挑了挑眉;“老管家,有什么事吗?”

    管家走到陆景渊面前站定,微微的鞠躬:“少爷,夫人在书房等你,说你来了就赶紧过去一趟。”

    陆景渊微微的点了点头,正打算向二楼走去,突然想起了什么,眸光一闪,然后转头对温心缇说道:“你也跟我过去一趟。”

    温心缇挽着陆景凌的手紧了紧,看着陆景渊淡淡的摇了摇头:“不去。”

    你妈叫你去书房,我跟过去算什么事啊,不去,果断不去。

    陆景渊挑了挑眉,见温心缇竟然觉得陆景凌会帮她一抹邪笑浮现在了脸上,直接上前一步抓着温心缇的手就向楼上走去。

    温心缇本来还奢望向陆景凌求救的,就见她正在向自己别有深意的挤眉弄眼,温心缇一瞬间就想起了陆景凌可是个连亲弟都卖的存在,于是只有一脸生无可恋的被陆景渊拉上了二楼。

    书房内,沈月茹坐在书桌旁,正和一名女子谈笑,她就是陆景渊的母亲,曾经是个在商业圈身着一身墨蓝的古韵礼服,金丝镶边,暗线纹出一朵朵栩栩如生的兰花,简约大方,远看成型,近看成姿,不同的角度看到的感觉皆不相同。

    长头发盘起,用一支樟木发簪固定。年龄近五十的人,岁月却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肤质细腻依旧紧致,没有太多的皱纹和斑迹打扰,远远看去和二十多岁的人并无差异,就算是走进细细观察,最对得出三十多岁的结论。

    此刻,沈月茹正拉着对面女子的手,脸上全是欣慰的笑意:“颜兮啊,你这次出国求学有没有什么收?那么久都不来看你沈姨,沈姨可是想你的很啊。”

    “陆景渊那个小混蛋也是,回国之后就没有跟我联系过。哎,养了个小白眼狼哦。”

    苏颜兮抿嘴轻笑,齐腰长发五黑笔直,披散在背,向一道星河瀑布垂落;好看的丹凤眼眯成了一个小月亮,柳眉弯弯,鼻梁高挺,樱色的唇角微翘,笑意莹然,优雅贤良。

    “沈姨,您说的太严重了,只是因为路易斯在国内发展才起步,所以事情太多分不开身罢了。景渊哥哥肯定是最爱沈姨你的啊。”

    沈月茹笑着轻拍了几下苏颜兮的修长白皙的手,眼里全是满满的满意只色:“哈哈,还是小颜兮的小嘴最甜了,不过沈姨我就是喜欢。”

    “谢谢沈姨夸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