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8 孙媳妇可比你亲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21本章字数:2429字

    “哈哈哈哈,丫头这小嘴就和抹了蜜一样,甜滋滋的。”

    奶奶越看温心缇越觉得顺眼,伸手轻轻捏了捏她的小脸蛋,眼睛都弯成了一条缝了。

    “不过啊,要想奶奶抱上曾曾孙,可是要靠你们努力哦。”

    温心缇看着奶奶别有深意的眼神,她又不是小孩纸,自然可以理解奶奶话的指向,瞬间就羞红了脸。

    温心缇对奶奶还是很有好感的,因为在奶奶身上温心缇感受到了她逝去外公的慈祥,虽然身份不一样,但是温心缇竟然感受到了相同的温暖。

    看着奶奶这么开心,但是温心缇的心里八却有的是满满的愧疚,因为她认为自己只是在和陆景渊演戏,辜负了奶奶的一片期望。

    于是温心缇只有低下头,轻轻的唤了声:“奶奶……”

    对不起……

    因为温心缇此刻低着头,所以奶奶根本看不到她眼里的愧疚之意。所以在奶奶看来,温心缇就像害羞一般。

    奶奶爽朗的笑了笑:“哈哈哈,小丫头别害羞啊,这种事情都是迟早要到来的嘛。”

    温心缇知道奶奶明显是误会了,连忙抬起头,解释:“奶奶,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奈何温心缇此刻脸上的的羞红还未褪去,在奶奶眼里看起来反而更加坚定了温心缇是害羞的想法。

    看着奶奶那个“没事,我都懂”的眼神,这下温心缇是真的害羞了,准确来说是羞愧。

    陆景渊一直都默默的在一旁看着温心缇和奶奶的互动,视线一直都在温心缇身上没有移开,自然将一切都尽收眼底,眼底的温柔越来越浓。

    看到此刻温心缇微红这脸低下头,眼中却满是对奶奶的愧疚,陆景渊一下没忍住轻笑出声。

    陆景渊将手搭在了温心缇头上,轻轻抚摸着,丝滑柔顺,如绸缎的触感从指尖传来,嘴角的笑也越发的邪魅,别有一番深意。

    “放心吧心儿,就向奶奶说的一样,一切迟早都是来要的。”

    你终究会是我的。

    温心缇自然不知道陆景渊的内心想法,感受到头上传来的温暖,心情也渐渐平复了下来。

    听着陆景渊的话,温心缇还以为他是在调侃自己,于是恶狠狠的转过头瞪了陆景渊一眼,而后者则是微微斜眼,给了她一个狂拽酷炫的邪笑。

    温心缇看着陆景渊贱贱的笑容,真的很想打他,奈何两人的武力值在那摆着,温心缇只有一阵咬牙切齿,却没任何实际行动。

    这一切落到奶奶眼里和打情骂俏无异,虽然陆景渊将眼底的温柔藏的很深,但是奶奶可是看着陆景渊从开档裤长大的,对陆景渊的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见他们这么“恩爱”奶奶也算是彻底放心了,一开始她也以为温心缇不过是陆景渊找来应付苏颜兮的,但是现在陆景渊眼底的深情可不是随便就可以伪装出来的。

    奶奶微笑着从茶桌下拿出了一个玉镯,轻轻的放到了温心缇手上。

    “丫头啊,第一次见面,我没什么好送你的,这个玉镯,就当是个见面礼吧。”

    温心缇感受到手上传来的冰凉的触感,惊异的看着手上出出现的玉镯,通体乳白,内平外圆,光素无纹。

    虽然温心缇并不懂玉,但是光凭它润泽的光感,优美匀称的线条,还有入手后的温润感,温心缇就知道着玉镯架子不菲,忙推迟到。

    “奶奶,您这是在做什么啊?您的大寿之日,心缇没有给你准备礼物,我有如何好收你的呢?”

    奶奶无所谓的笑了笑:“小渊,来帮我下。”

    说完,奶奶就拖起了温心缇的手,慢慢的将镯子带了进去。

    “丫头,奶奶说过,你就是小渊给奶奶最好的礼物喽,奶奶的礼物也不急啊,等奶奶八十、九十大寿时,你多给奶奶补几个就好了,当然了,抱个大白孙子回来是最好的。”

    温心缇收回手,看着手腕上的玉镯,心里的愧疚之意更浓,想要取下还给奶奶,却被陆景渊的大手包住,阻止了。

    “好了心儿,别任性了,奶奶的一片好心,这大喜日子也不好辜负不是?”

    温心缇静静的想了想,似乎陆景渊说的并没有错,但是莫名其妙收下这个礼物,温心缇的心里始终是不安的,想着事后还给陆景渊就好了,才微微的的接受下来。

    温心缇看着奶奶,神色微微有些无奈:“谢谢奶奶。”

    奶奶笑着拍了拍温心缇的手,转头看了眼陆景渊,又将视线移回了我温心缇身上。

    “丫头啊,以后要是小渊有什么待你不好的地方,你就和奶奶说,要是奶奶太远了,你可以和他姐姐说。”

    “对了,丫头,你见过凌儿那小丫头了吗?”

    “嗯,凌儿姐还很照顾我呢。”

    “哈哈哈,那就好,那你以后就可以去找凌儿。以前小渊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存在,唯独怕他姐。”

    “小丫头,我给你说啊,小渊他小时候啊,真的很二的,所以我给他起了个哈士奇的外号,以前凌儿一叫他哈士奇,那傻小子就要追着别人在院子里跑几圈。”

    “噗,哈哈哈,所以现在凌儿姐打不过就不敢叫啦?”温心缇终于知道了为什么陆景凌说现在只有一个人敢这么叫陆景渊了。

    陆景渊在一旁见矛头又莫名其妙的指向了自己,脸色不由得阴沉了几分。

    现在她们找话题怎么都喜欢抖黑历史?还专抖自己的,陆景凌是一个,现在奶奶也是。

    见奶奶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陆景渊怕奶奶把他穿开裆裤的事情都给抖完了,忙打断道:“奶奶,时间差不多了,您该出席宴会了。”

    奶奶自然知道陆景渊是怕自己把他的糗事给抖完了,也不点破,“哈哈哈,好好好好,听小渊的。”

    说完奶奶就杵着拐杖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陆景渊和温心缇都想上前扶着奶奶,奈何陆景渊腿长,几步就到了奶奶身边。

    陆景渊伸出手想要扶着奶奶,奈何奶奶却并不给他这个面子,轻轻的推开了陆景渊,微微带着一点点嫌弃的样子:“去去去,谁要你一个大男人来扶了?”

    说着奶奶将手伸向了晚到一步的温心缇,还冲陆景渊仰了仰头:“我是有孙媳妇的人,孙媳妇可比你亲喽。”

    温心缇看着陆景渊吃瘪的模样,忍不住抿嘴轻笑起来。

    上前搀扶着奶奶,就慢慢的向门外走去。

    陆景渊在身后默默的挑了挑眉,有些尴尬,但却全然不生气,看着奶奶和温心缇有说有笑的在前面走着瞧,相处的十分融洽。

    陆景渊嘴角的笑意分外温柔,眼底甚至有几分自己都无法察觉的宠溺。

    就在陆景渊发神之时,奶奶却细心的察觉到了陆景渊还在原地,停下脚步冲陆景渊问道:“怎么了?吃媳妇醋啦?咋又生闷气?奶奶兜兜里有糖,你还要不要?”

    温心缇听着奶奶调戏陆景渊,却又怕陆景渊记仇,一个劲的憋笑,本来因为一句媳妇而羞红的脸,更是憋的涨红,却又没法辩解。

    陆景渊挑了挑眉,手插入兜中,大步赶上,淡淡的说了句,“不要,奶奶的糖可能被陆景凌加了辣椒。”

    温心缇莫名其妙的看着会心一笑的奶奶和陆景渊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