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授令(上)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10本章字数:2285字

    第一章授令(上)

    清晨,无线班副班长姜智远,拿着一份电文,疾步冲出老山炮群观察所……

    余连长见小姜手拿电文,急匆匆向自己跑来的样子,知道有紧急情况,习惯性的把手上夾着的香烟掐熄,迎面向小姜走来。

    “连长,团指急电!”小姜说话间已把手上的电文递给了余连长。

    余连长,疾速扫描无线密码下的番译电文内容“余庆利连长,务必今日十二点前赶到团指挥所授令”。

    “小姜,请你与侦察班长张新华帮我收拾一下行装”,我五分钟后回观察所,好吗?

    连长,没问题!我马上去办!转身离开了余连长。姜智远跟随余连长三年了,余连长的性格他略知一二,他清楚余连长遇重要紧急情况时,不会马上行动,总是一人静静思考片刻,才渐渐进入处罝程序……自从上老山后,余连长就有一个雷打不动的习惯,就是每天清晨,天一亮,第一个起床,走到距观察所三十来米远的一个不足十平方米的山间空地溜达。此时,他正遥望中国境内线的远方,象是向家乡的亲人倾诉衷肠……

    “连长想什么啊?”侦察班长小张提着“背襄袋”喊了一声!

    余连长,见侦察班长小张满脸笑容的神态说:张班长,你怎么这幅高兴的模样?是不是我要走了,没有人敢管理了?你自由了吗?

    “连长,你犯主观主义了!”我是替你高兴!

    此话怎讲?余连长显露出既象探口气,又象什么都不清楚的样子?

    “连长,你装什么糊涂?”团指电文,白纸黑字,写着余庆利授令,喜事啊!要提副营了!不过你早该提了!打了两次仗,上了炮院,当了三年的连长,够格了……

    张班长伶牙俐齿的一窜话语,象一发发炮弹飞来,前后爆炸,搞得余连长无处可逃……

    “小张啊!看你那张嘴,说起话来,象打机关枪,叫人难于设防!”

    张班长的脸色突然阴了下来,伤感的说道“连长,我七九年来到军炮团与你相处近五个年头了,你是侦察排长,我是你手下的侦察兵,你当连长,我当了侦察班长,可我还是个兵?十五元的军贴到头啰!”

    余连长,看着锤头丧气的张班长,也不知怎么安慰他?他们不光是上下级关系,而且两次对越作战,小张一直与他相随相伴,成为生死相依的战友,他一直想帮小张进步,小张入了党,这次攻打老山,又立了三等功,可他感到入党立功,是小张实实在在的好表现,自己没帮他什么?他心里明白小张脸色阴雨背后的弦外之音了……

    “张班长,等打完仗,我向团推荐你上军校,战斗骨干不用考文化,战场就是你的考场!”

    “谢谢老连长的关照”,张班长脸色由阴转晴,笑着说:“连长你致细检查一下行装,看都带齐没有,还差什么?我马上去给你准备!”

    好的,余连长打开背囊袋,一样一样的检查起来……

    小张,我的望远镜呢?,我的指北针呢?

    “老连长,什么望远镜,指北针的!你当上了副营长,还用得上这个放大倍率才八倍的望远镜吗?团里可配红外线,放大倍率十六倍的新款望远镜了!”

    新华,你别乱说!八字还没一撇呢?让人听到笑话喽!

    老连长,我开个玩笑,你等着,我马上给你拿来……

    张班长,回观察所后,余连长点燃一支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象是把烟雾压在胃包里?

    张班长的胡言乱语,没打乱他的正常思维体系,他是不想在下级面前,老战友面前,吐露心迹……他明白战前,各级政治干部与军事干部都配齐了的,特别是军事指挥员更是如此,全团各营主管军事的营干部,尤其是副营这一级已超编,绰绰有余,他想这次到团授令,一个是平调其它营连,再一个是执行特殊任务。

    “连长,又在思考什么?这是你的望远镜,指北针”张班长一边说,一边把望远镜,指北针放进连长习惯用的一个手提包里,然后,又拿出两听红烧肉灌头,放进连长洗得了发白的军用挎包,一下抱着连长的腰,泪水夺眶而出……

    余连长,紧紧抱着张班长,泪眼花花的说““小张,别难过,又不是生死离别,也许我们不乆又会见面的,我们即使不在一个营,还在一个团吧!”

    连长,你在安慰我!打仗不在一个营观察所,就很难见面了!各自为战!战争不结束,插翅也难飞啊……

    “张班长,你回去吧!最近战场环境出奇的静,不是好兆头,你别大意!注意观察越军前沿阵地的动静!”说完此话,余连长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山间的空地,沿着上老山的一条狹隘弯曲土路,小心下山了……

    “余连长,请上车吧!”我在山脚等你都半小时了!

    余连长,见营部小车驾驶员小赵招急的样子说:“小赵对不起啊!害你乆等了,我给营观的侦察班长交代一点事,耽误了!”

    “余连长,没关系!只是我出发前,团里侦察科打来电话,叫我十点前一定要把你接到!”

    余连长,抬起左手腕一看,哟!都十点半了!余连长有点愧疚的说了一声……

    小赵,麻利的接过余连长的行装,快速放入了后备箱,轻巧的挎进驾驶室,瞬间,吉普车冲出了几十米远,随着小赵熟悉的换挡轰油动作,车风驰电掣的沿着不宽的公路前进……

    “余连长,我赶一下时间,车速要快一点,车有些颠簸,你座好啊!”

    “小赵,没事!转弯时,慢一点!”

    “余连长,你就放心的座吧!这条路我熟得很,许多军师团首长,前来老山视察,这条道是必经之路,我来返不知多少回了,路况了如指掌喽!”

    车开出五六公里后,前方向老山开来的车渐渐多了起来,驾驶员小赵只得放慢了速度,逐个挫车,他不解的说:“怎么回事,往天车很少啊?今天怎么一辆接一辆的,也不怕越军远程火炮拦阻射击!”

    余连长,仿佛被驾驶员小赵的话提醒,把头伸出小车窗口,细致观察挫过的解放牌车子,发现车上运载的都是弹药,这些弹药,多数是炮弹,各种口径火炮的炮弹,火箭炮的弹药最多,尤其使他费解的是这些运输车中,还夾了不少的地方车辆?他自言道“以往历次拨点,就是七九年自卫反击战,运输弹药的任务,都是部队编制下的运输团,运输连负责,从没动用过地方车啊!今天怎么回事?”他一下明白了什么!可又不能完整的从心里表达出来?只是含糊其辞的说了一句“小赵再开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