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哨子村惊魂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0:12本章字数:2180字

    “胖子,出事了,快……快他妈起来!”

    我结结巴巴的说道,不过胖子一动不动,睡得跟猪一样。

    咕噜,咕噜,咕噜。

    老太太像狗一样趴在地上,然后在一个坑洼里喝水。

    我这才发现,刚才那声音很可能就是这老太太喝水的时候发出的。我这会儿心神稍微安定了点,可能这人是哨子村的村民吧?只不过神经有些问题。

    我赶紧走到胖子身边踢了踢他屁股,却没想到这样都踢不醒。

    “水、水……咔咔咔。”

    突然那老太太说话了,我犹豫了一下,往那边走了几步,却见老太太拼命的把头往土里拱,嘴巴里吃的都是泥。

    “水,水。”

    她突然歇斯底里地喊起来,嘴巴里发出我听不懂的咕噜声。

    刹那间,她脸上青筋好像是麻绳一样暴凸起来,那眼珠子里充斥着红色的血液。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阵巨大的力量撞在地上,差点没晕了过去。

    而后我闻到一股恶臭味,紧接着老太太就要张开嘴朝我脖子咬下去,好像野兽一样。

    “滚!”

    危急关头,我身后传来一声爆喝,王援朝一脚把那老太太踢开,却没想到给她死死抱住大腿,然后一口咬下,老太太脸上露出了痴狂的神情。

    王援朝怒吼一声,抓住这老太太的脸想要推开。

    却没想到他一个当过兵的人,居然没办法把这老太太给推开。

    我也冲上去帮忙掰这老太太,不过这老太太却好像天生有神力,根本就没办法撼动。

    我看到,她的脸上的皮肤由于用力过度在眼角下裂开了一个口子,那脸皮豁口缓缓延伸开来,没一会儿半张脸皮都被拉开了,看的我毛骨悚然。

    嗤!

    突然,那老太太身体僵住不动,咬着王援朝的嘴也松开了。

    四姑娘面无表情地站在后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两根血淋淋的手指从老太太的喉咙里收回来,老太太的脖子上立马出现了一个血窟窿。

    “你干嘛杀他!”

    我有些恐惧,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杀人,刚刚起来不久的陈驼子也是有些发懵,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四姑娘没有理我,他蹲下去按住那老太太的肚子,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别激动,这老太太已经不是人了。”

    王援朝按住我的肩膀,地上的那个老太太微微蠕动着,如果是一个正常人被刺穿喉咙,这种时候应该已经死透了,根本就不可能还能有什么反应。

    “这应该是哨子村的人,这些人就跟疯子一模一样,刚才发起狂来两个壮汉都顶不住啊!天呐,这个村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陈驼子脸色有点惊恐。

    “嗯?”

    胖子睡眼惺忪地站起来,还不知道发生什么,等看到地上的那具尸体的时候才吓了一大跳。

    这会儿我们当然是一点睡意都没有了,陈驼子有些犹豫:“娃子我们真的还要去吗?如果整个哨子村的人都是这样,我们就算带枪进去也是找死。”

    “村子里的人还算正常,不会这样。”四姑娘突然说道。

    “什么叫还算正常。”胖子在一旁问道。

    四姑娘皱着眉头说道:“他们跟正常人不一样,这里很可能是出了什么东西,我们不把源头找到,是别想安生的。”

    我眉头一跳,四姑娘这么厉害,这也给他看出来了?

    “我要知道你爷爷留下的关于李斯墓的全部资料。”四姑娘盯着我。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你说的八九不离十了,当年我爷爷第一次下墓的时候,遇到了黑煞。他们第二次来的时候,是从另外一条道挖进去的,不过最终就我爷爷还有明叔两个人走了出来,地图在这里。”

    “这个斗居然是李斯墓!”

    陈驼子眼睛瞪得浑圆。

    四姑娘接过我递过去的资料,在那里看了起来。

    “如果我们真能摸出一两个东西,那么这辈子就安逸了。”陈驼子有些激动。

    “驼子你激动什么,毛都不知道就在那里瞎扯。”胖子没好气地道。

    “你个小胖子懂甚?李斯是中国历史上权力最大的宰相,在秦始皇病重的时候,他的话甚至比秦二世还管用!有传言说在被满门抄斩之前,李斯找了一个模样和自己相似的家伙顶替了自己,他本人压根没死,而是带着秦朝的重宝隐居了起来。”

    陈驼子不愧是研究文献的硬杆子,这些东西侃侃而谈。

    “先去村里面看看吧!这个墓既然在哨子村里,不管怎么样都要去村里看看的。”

    我皱着眉头道,现在的好消息是村子里的人没有全疯,否则就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了。

    我们随着四姑娘穿过了山,来到了山后面的哨子村。

    这个点的哨子村一片死寂,只剩下一些狗偶尔吠几声,我突然看到有一户人家的油灯还亮着,我们悄悄地走了过去,有一个老头坐在屋子里抽旱烟,我们死死地盯着他,发现他没什么异常这才去敲门。

    “老乡开门,我们是好人。”

    胖子锤了几下门,却没有想到门根本就没上锁,直接给推开了。

    那老头却好像没发现我们一样,只顾自己抽烟,然后喝着旁边脸盆里的水。

    “老乡,你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吗?我们是北京来的医生,给你们看病来咯。”

    我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谎言,然后走上去笑眯眯地说道。

    “没用咯,人都要死了,还看个啥子医生。”老头呆滞地说道。

    我们问了几句话,却发现这个老头似乎神智有点不清楚,只是在那里不停的喝水。

    “胖子,你试着把那盆水拿开!”

    我对胖子说道。

    胖子刚拿开脸盆,那老头就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上来抢水,我赶紧把脸盆给他塞了回去。

    “这哨子村的人似乎不是生病,反倒像是中邪了。”

    我想了好久,终于憋出了这几个字。

    “怎么说?”陈驼子皱着眉头问我。

    “援朝,你摁一下这老头的肚子。”我说道。

    王援朝走过去在老头肚子上猛地一摁,老头哗哗吐了一地的水。

    “你看,他根本就不口渴,但是却一直在抱着脸盆喝水,我们刚才在山里看到的那个老太太也是这样。好像一没水喝,就会发疯。”

    我有些发毛地说道,这根本就不是病啊。

    “叮当听你一说,好像还真是这样,你看这老头肚子圆鼓鼓的跟孕妇一样。”胖子在一旁说道。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四姑娘,他站在门口处,脸色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