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白毛僵尸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0:12本章字数:2021字

    我一时之间脑袋有些乱,当年的事情扑朔迷离,我在阴差阳错之下居然踏进了这摊浑水之中。

    “咦?他娘的后面也有字,老陈快过来认认。”

    胖子拿着手电筒照了下石碑的背面,发现背面居然有四个血红的大字,这四个字几乎占满了一整个石碑。

    “擅入者死!”陈驼子说道。

    我明显注意到当陈驼子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我旁边的老金头身体狠狠一颤,他的五官变得很扭曲,甚至腮帮子都在微微发抖。

    我突然感觉到身体有些发寒,这老金头别看外表是个农民,但从他这些年来一个人潜伏在哨子村给村民‘洗脑’,还有刚才踢飞胖子手枪的身手来看,绝对是个狠角色。

    但现在居然被吓成这样,这四个字到底勾起了他的什么回忆?

    “我们当时拿走那十来件瓷器的偏墓室里,也写着这四个字,之后就开始有人莫名其妙的死亡……”老金头低沉着声音说道。

    正当我们说话的时候,我猛地听到了一阵铁链子晃动的声音,叮铃铃的。

    我下意识地抬起头就去看那具蔡氏女尸,让我感到毛骨悚然的是,此刻那具女尸竟然在慢慢的蠕动。

    我看到她的头慢慢抬起来,头发也在往两边撩。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发现她那双黑洞洞的眼窝死死的盯着我,这瞬间我后背寒气直冒,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那具女尸的脖子还有脸上已经起了厚厚的一簇白毛。

    “快跑,这是只白毛僵!”

    老金头大声吼道,他也不管我们,把东西一扔就撒腿往棺材后面的楼梯里跑。

    不过几秒钟的时候,我就听到头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三根拴住棺材的铁链子全部崩直了,仿佛受到了一股千斤巨力的拉扯!

    墓室的顶部不断落下碎石和灰尘,整个墓室都好像下起了一场沙石雨。

    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那些铁链活生生的给扯下来两三米,悬棺恰好就停在了我们面前,我这才发现女尸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无比狰狞,本来那张雪白的脸变得皱巴巴的,眼窝里还有血水不断的渗出来。

    它嘴巴里发出巨大的嚎叫声,犹如一头猛兽。最让我们惊心动魄的是它表现出的那种恐怖力道,这要是一巴掌拍在我身上,估计我脖子都断了。

    哒哒哒!

    王援朝毫不犹豫地开枪对着女尸扫射起来。

    不过让我们恐惧的是,AK47的大口径子弹打在它身上,却迸发出一簇又一簇的火花,就像是打在钢板上一样,根本就穿不透这女尸的身体。

    “跑!这只白毛僵已经彻底变异了,子弹根本就打不进去,再拖下去,一旦给它挣脱开铁链就是咱们的死期。”陈驼子肝胆俱裂地叫道。

    正说话的功夫,那悬棺上的铁链又给猛地一扯,整个棺材顿时重重的砸在地上。

    我们疯狂地朝着楼梯里跑去,有一个背包扔在地上,都不敢回去捡。

    而在我们身后不断传来撕心裂肺的嚎叫声,那叫声夸张到刺的我们的耳膜都疼,我们几个都是脸色苍白,足足在楼梯里狂跑了五六分钟,女尸的叫声才逐渐消失。

    我捂着乱跳的心脏,这种剧烈的运动再加上无比的恐慌,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先停一下,别跑了……”

    胖子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点点头跟着坐在了台阶上,也不怪我们给吓成这样,我们刚跑进这里的时候,那白毛僵的咆哮声就像老虎一样死死在后面撵,这种时候谁他娘的还敢停下来半步?

    “你们有没有发现,我们现在这个位置很不对劲?”

    老金头的脸色有点难看。

    我看了一下周围,这里是四面环墙的楼梯,一眼望下去深不见底,我们刚才跑了五六分钟,按照道理说也跑了一百米了吧?但是此刻居然还是深不见底。

    给老金头一提,我们这会儿都觉得不对劲了。

    “这会不会是鬼打墙,想故意绕死我们的?”我皱着眉头问道。

    鬼打墙,其实指的就是古代陷阱里的打墙梯,这是古人智慧的巅峰体现,工艺高超的墓冢建造师会利用奇门遁甲,在一些位置故意制造视觉误差,来影响你的判断。让你以为自己不断的沿着楼梯往下走,其实出口就在身边。

    不懂行的人可能就活生生的被绕死在楼梯里了,这种陷阱曾经困死过一支巨大的盗墓团队,那些人死的时候都是筋疲力尽,面容扭曲,活生生地累死了。

    不过随着土夫子积累的经验增多,解决的办法也多了很多。

    “这样,叮当和老陈你们在前面走,我们在后面看着。”胖子想了想说道。

    胖子这个不失为一个妙招,如果这里是一个螺旋形的阶梯,那么我们在前面走,很快就会消失在胖子的视线里,绕了一圈之后还会回到胖子身后。

    “继续走啊,怎么他娘的还能看到你们?这楼梯不会真一直向下吧?”

    走了几分钟,后面依旧传来胖子嗡嗡的声音。

    我吓了一跳,难道这不是鬼打墙?如果这条楼梯真的一直向下,那么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有点可怕了,应该到了一个非常深的地底。

    我回过头远远望过去,还能看到胖子提的那盏应急灯所发出的光亮。

    “多走一段路,这一次走久一点!”陈驼子道。

    我硬着头皮和陈驼子继续往下走,这一次我们足足又走了三四分钟,不过让我们毛骨悚然的是,那束灯光已经变得极为渺小,也就一点点,好像是萤火虫一样。

    从刚才胖子站的位置走到现在,算距离我们起码深入地下上百米了,这会儿我和陈驼子脸色都变了。

    “快往回走,不对劲。”我大声叫道,转身就往上爬。

    上坡的路比起下坡的路要难走的多,我连续走了三分钟,就觉得双腿发麻,有点支撑不住了。

    “先停一停,娃子。”这时,陈驼子突然冲我吼了一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