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吃糖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0:13本章字数:2054字

    “你的意思是,这下面也埋着一头血尸?”

    胖子顿时被吓了一跳。

    要知道,血尸这种东西不管是本领多高的土夫子,都害怕遇到。

    这可是传说中成了精的粽子!要做一头血尸,其工序是非常复杂的。首先要找一个有冤屈的人,然后再把这个人的皮活生生的扒掉,叫他血流不止而死,临死前再用草木灰堵住他的喉咙。

    这样,死者的一口怨气含在口中,咽也咽不下去,吐也吐不出来,就会越积越多,慢慢形成了怨念,化为一种特别厉害的粽子。

    这种粽子通常情况下比野兽还要残暴,见人就咬,不死不罢休,也难怪四姑娘会受伤。

    “不确定,可能下面的东西比血尸还凶。”

    四姑娘淡淡说道。

    “一个人的话我应付不了。”四姑娘看着我们,那意思很明显,他这是要和我们一起行动。

    其实到了这份上,不管陈仓道里的那个脚印是不是他设下的圈套,我们现在都只能跟他合作了。

    因为听他的语气,似乎已经发现了去‘墓中墓’的通道。

    “别说得这么好听,还不是差几个替死鬼?等遇到粽子了把胖爷一脚踹出去当肉盾。”胖子冷笑道。

    “差不多是这样,有什么危险的话,你们在我逃脱的概率会大一点。”四姑娘点头说道。

    ……

    “你他妈还会不会聊天?”

    我这会儿真想找个地方一头撞死。

    明知道四姑娘说的是实话,但他说话的时候就不能委婉一点吗?这家伙的情商简直为零。

    “没问题就先坐下来吃点东西吧!一旦我们下去,可能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四姑娘坐在地上,然后把包里的东西倒出来。

    看到地上的东西,我总算是舒了一口气,地上的压缩饼干和矿泉水并不少,四姑娘这次准备的很充分,不管是吃的还是喝的,都足够我们补充了。

    最重要的是,还有一盏应急灯和几节电池,这些东西当真是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

    胖子也不客气,抓起一块香辣牛肉干就嚼了起来。

    我喝着矿泉水,就着压缩饼干,然后瞥了一下旁边的四姑娘。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观察这个人,我突然想起了灌篮高手里流川枫的卡通形象。

    他那张脸似乎从来都没有笑过,那种冷冰冰的神色,犹如地狱里的死神一般,对一切都漠不关心。如果单从表情上来看,我绝对不会相信四姑娘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人。

    四姑娘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个铁盒子,然后从铁盒子里捻了一个东西放进嘴里。

    我眼尖的发现,铁盒子里竟然都是散装的大白兔奶糖,我突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这家伙居然喜欢吃糖?

    更让我无语的是看,吃完之后他还吮吸了一下自己的食指,似乎想把糖给舔干净。

    不过似乎是发现了我盯着他的目光,四姑娘突然转过头来,把我吓了一大跳。

    “咳咳,这个地方我们之前就搜查过一次,别说什么墓道了,就是机关都没找着,待会要怎么下这个墓中墓?”

    我装模作样地问道。

    “首先,上面这座墓是一个障眼法,目的就是杀死进入这里的所有盗墓贼。”

    四姑娘又往嘴里塞了颗大白兔奶糖,才出口解释道。

    “嗯,像那条布满镜子的无尽阶梯,还有悬棺里的白毛僵尸,足以干掉上百人的盗墓团队。”陈驼子轻轻说道。

    “如果我没有镇尸尺,估计也很难走到这里来。而且即便进来了,恐怕也会以为这里是一条绝路,既然墓主人布置的这么天衣无缝,那么这条通道,肯定是从下往上打的。”

    四姑娘说完,从包裹里拿出一根短小的金色洛阳铲,然后用铲头在地上轻轻敲了敲。

    他走走停停的,每个地方都要敲上几下,突然之间他停下了脚步,在一块空地上用洛阳铲画了一个标记。

    “我说你这个小同志可别搞的跟真的一样,你就这么咚两声就找到机关了?”胖子满脸怀疑。

    四姑娘完全无视胖子,他高高举起洛阳铲然后狠狠插了下去,直接将坚硬的地面给打碎了。

    接着他拔出腰包里的一把铁尺,用手反握住往下一捅,那铁尺的叉尖就好像是捅豆腐一般,唰唰唰就没入了地面。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难怪陈驼子会说这玩意是发丘中郎将的看家宝贝!这种锋利程度,跟古代流传的‘削铁如泥’,‘吹毛即断’那样的宝刀也差不了多少吧?

    胖子看的更是直咽唾沫,要知道刚才那把铁尺可就钉在了他的喉咙上。

    很快的,四姑娘就用铁尺在地上钻出了一个小洞,然后他把连接洛阳铲的钢管,插入了那个小洞之中,猛的向下一压!

    顿时我们就听到了一阵极为清脆的咔嚓声。

    咔!

    与此同时,先前被四姑娘标记出来的那块土地居然下陷了两米多,露出了一个通道。

    一股说不清是什么的怪味从通道里冒出来,那味道非常刺鼻,带着一种浓浓的醋酸味。

    “果然是墓中墓!这下面到底埋的是什么东西,今天就要真相大白了。”

    老金头有些兴奋地吼道,见四姑娘率先跳了下去,他也随着钻入了通道。

    “叮当。”

    见到陈驼子和老金头分别下去了,王援朝突然出声叫我。

    “嗯?”我有些疑惑地望着王援朝。

    “小心那个四姑娘,如果真干起来的话,我绝对不是他对手。你有没有发现刚才胖子两百多斤的身材给他一只手就举起来了?这人,太可怕了。”

    王援朝苦笑着说道,他似乎也是觉得不放心,还特地提醒了一下我。

    说罢他也跟胖子钻入了通道,我拽着包裹就要下去。

    骤然之间,却感觉浑身一凉,这感觉似曾相识!

    我突然毛骨悚然起来,下意识地四周瞄了一眼,朦朦胧胧的手电筒灯光中,居然有一道长长的影子拉到了我的脚下!

    在离我不到二十米的地方,有两个矮矮的身影立在那里。

    我只是仔细看了一眼,脑袋就像是被手榴弹炸到,只剩下‘轰隆’‘轰隆’的回音了……